【005】新闻异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元小零 书名:黄金蛇修神传
    这是北海的一个六月,由于天气很,阿源没有枕着枕头睡,呈大字形平直平直的躺在板凉席上,看着天花板,想着白天发生的一件为房产而搏斗起来的事,真想自己哪一天能有一些能力解决这些事就好了.

    这件事她没有跟姐姐告诉爸妈。这样的隐瞒便成了她一个压力。默默的,由着压力逐渐沉沉的入睡了。这时她的前有一条断头的忽明忽暗的鲜红心线一闪一闪起来。无论她怎么翻来覆去它就是只朝一个方向对着。

    那个方向并不远,它在附近一个山包上面,竟然有着同样一根断头的心线隐约的闪着,才两尺多长。这远在天边却又近似眼前的两根心线偏偏还相对着,似乎时时有着要牵在一起的感觉。但就是无法触及。

    安宁的山包上,一条黄金闪闪的威冠大蛇和一条红金闪闪的威冠大蛇正并排修行着,尽管洞内的空息紧的它们无法动弹,那不断的天地灵气亦是化成满天彩光透过深厚的地层被它俩吸引了去。最后飞入它们的体内,变成一道道洗髓清脉的水河慢慢的流入了它们的体内,流过哪一处,都会默默的留下舒爽的感觉。

    黄金蛇只是功课般的进行着,而红金蛇此时悄悄的看了看它,眸中承载着一起哀愁,似乎是对它透露着一种不舍之。因为它老感觉这两天就有事发生,不蠕动了动,悄悄的吐舌亲了它脸颊两口。人间最是易久生,这道红金蛇她本是下界保它平安,却没想到会坠入河理不清了。

    见刚才它对她的亲吻无动于衷,仅是睁开一下眼皮又闭上,只好又睡了过去。太白金星可是时常盯着她的,突然他现了,就在她和金龙同睡的这一个山包的上空站立下来。他自言自语道:“时辰已到,你该回天庭去了。”

    对待她对金龙的感,太白金星一点也不看好,所以毫无感的就灰袍臂一挥,一蓄白色光带便将她的记忆带到了他的掌中,他再将手掌一紧握,那一蓄记忆之光便消失了去。

    洞中的红金蛇随即便在梦入金龙的境中消失:“啊...金龙...”这是梦中惭碎的叫唤。同时她的法力其实也被太白金星悄悄的收去。

    熟的晚上,送上的是一个清新的晨阳。为迎逢朋友的约定,阿源今天起来的不晚。穿着一白色短裙装,耳朵上带着冒牌水滴式晶耳环,柳眉微描,印月小口微涂下透亮唇油,整个显得异常清朗。其实她是有福不享,凯林达多次送给她极品的衣赏与手饰,都被她给拒绝,因此穿着什么都是廉价的。

    突然门铃响起,她准备探到门外接待,这时冒出来一位十分帅可的气质男孩凯林达。就是昨天一句话吓走四个“恶鬼”的那个炫典“太子”,他可是当地迷死一万女子的佼佼者。

    这个太子追了她三年,从大一到大三,直到她大三没毕业回到家里都一直没放弃。她的好吃、懒惰习全都被他壹壹掌握。只是势上,他是一厢愿而己。

    但阿源也不想忽视边的每一位朋友,像他、肥哥卢羿晟、小陈陈应明、大户万俟子豪;还有人生姐妹卢小蝶和婷娟,她都在乎。因为他们是不嫌弃她家庭背景的人。卢羿晟和卢小蝶是两兄妹。这些朋友都几乎和她与珍贞成了生死之交。

    不久另一些朋友也陆续到达,然后火在了一起,还争抢起遥控器。唯有凯林达一旁笑着便宜,紧窥着阿源这个小美人。

    “不行,这是我最看的。”

    “那我怎么办,这还是我最看的呢。”

    “切,你是谁啊,当然是我的,给我给——?你!”

    ......

    “诶...对了,娟娟怎么没来啊。”娟娟就是婷娟,她本姓冷,由于不好听,朋友们帮她省去了姓。

    “娟娟太家管严了。我们邀她不出来。尤其是她父母太厉色了。”

    这时电视频幕上正换着频道,猛地突有人竟发现了“新大陆”!

    “诶诶诶!快看!好大的蛇啊!”它已死,正吊在树上,新闻里播报着一条红金蛇被一挖掘机拦腰截断后,死于非命的消息。

    “这条蛇是死的可惜的,噢?”凯林达瞧探下朋友们感到惊讶,“不过那条黄金蛇,跑了到是好。”无哀怜之意。

    “恩”卢小蝶哀同道,有些同这死于非命的红金蛇。毕竟这是世界难得一见的生物。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以前我们那也有个人挖到过一条成精的小蛇啊,它头上也是长着蛇冠,据说还是黄金色的......”说了许多,最后紧接道:“结果,挖断那小蛇腰肢的人,不仅眼瞎了,而且一家四口,只剩一人了,还是个女儿。那是,发生在我们祖宗时代的事......”万俟子豪道。他家祖宗是湘西人,他和父母这一代才生活在广西。

    轰——

    回忆起来,刚刚他所说,是一百几十年前的事。而且时间地点都相隔太远,不易引起注意。

    据推理,当时那条小金蛇两半子都未找到,也没有人救它,十有**可能已经死亡。他们无法想到那小金蛇会不会跟这两条,一黄一红的百多岁金蛇有关系。

    电视里面,关于红黄大金蛇的消息没有停止播报。哥几个越看越好奇,只问那条红金蛇死后会不会成龙,黄金蛇会不会逃过追捕。

    “据专家研究,已死的红金蛇,已年有140岁多岁,长14多米,粗1.5多,是在广西山包上挖出来的......红金蛇和黄金蛇是夫妻...当事人,已吓的当场心机哽塞而死。请大家尽量不要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免的被它所伤。现在帼防部正在对逃跑的黄金蛇进行搜捕......”新闻报导。

    位居广西北海的阿源和哥儿们听完消息,全发愣,好不容易有时间出去游玩,却又撞上这件事,今天还真的不敢出门了。冥冥中只感觉麻烦就要从这里开始。

    “啊?那我们还打算去海边玩呢,不是泡汤了。”卢羿晟一颗浩浩的心泡汤了。

    “刚有时间出来玩,哎,这下--”没戏了。万俟子豪无趣的瞅了瞅朋友们,忽大怔:“如果这样,那我们回去该怎么办!”

    可无人理会他。不仅如此,阿源突然脱口一句话,把大家都给吓倒:

    “我想,这大概是天意吧。说实在的,那些人也该是如此的死法,一命换一命。

    它们好好的活着,本来可以修道,说不定就快成仙了。

    可他们这些人偏偏就在这时候,把他们给分开。这不是造孽吗...”她反感那害死红金蛇的人,怨咒他们该死。她溺动物的程度谁不知道。

    这令正无上喜欢她她的凯林达都有些吃惊和失望,站在她边发起呆来,晌尔忧虑的问:“阿源你怎么了?”

    他觉得就算她不同那个被蛇吓的心哽而死的人,也不该这样说他们吧。似乎是有些不正常。

    她不以为然道:“没怎么。我就是替这大红金蛇感到惋惜。我想它和大黄金蛇好不容易到了刚刚成龙的份上,竟然又被人们无的给断送,所以替它们太可惜了。”

    其实她心里哪仅仅是这样想,冷漠着眉目,紧接着又道:“子豪不是说吗:之前那个截断小蛇精的人也没得到好下场。这不是明摆着?

    ——拜托你们...别这样瞧着我,这是事实啊。”甩开朋友们异侦的眸光。

    正当这时,新闻里最后又播报道:“大红金蛇的死,大家都感到很遗憾,此时正要将它送交博务馆安置。拆散了这对百年好和的‘夫妻’,很多人心里也都很不适。施工人员的无故死去,也被送去安置......今本台消息就报道至此,谢谢大家收看。再见!”新闻已完。

    引以新闻中消息,阿源得意起来:“你们看到了吧,很多人都为他们同呢。”

    “我们也同啊。”卢小蝶面带微笑的斜视向她,“就是没像你那样不正常唉。”纯属故意挑逗。

    阿源不想和她争辩,只觉得心中是正义感,看着窗外发起呆来,还自言自语道:“幸好,那黄金蛇跑了

    ——不过要是能亲自见到它该多好。”梦想突然如此怂恿着她。

    梦想几乎成了**。总有一天遇到这类风吹草动,她便会立刻朝这点子上去。

    谁知凯林达不小心偷听到她没心没肺的话,害怕她真会闹出什么乱子。一旁无奈的一叹:“哎...”连直摇头:这丫头啊我该拿她怎么办?她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理会过我。

    【本人不敢吹,但是我敢吹我的自信,我自信我自信我自信。不过我是没事自谈,大家不用放在心上。呵呵。觉得此书可以滴,就各种支持都送上来吧。kiss...】

重要声明:小说《黄金蛇修神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