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九城 书名:女侠饶了我吧
    少年游

    叔公的故事

    一九四九年,十一岁的叔公结束了躲在防空洞的子。重新牵起一只红棕色的小牛,走在那片被战火摧毁过的田野。

    不过野草烧不尽,就象人在防空洞中渴望光明一样,草,也是光明等候者。

    然而,那时的叔公,眼里开始多了一种特别的目光。

    因为,那从他从出生以来的总是给予严厉与疼的父亲,在战争中不幸失踪。听村中有人说,那天有三四个本要从林家村渡海到厦门,为了生计去打渔的父亲恰巧被小鬼子在码头碰着,他驾船渡海,从此,叔父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听说,大多数渡船都会被丢下海。。。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帮助承担了家这个责任。

    他要每天早上六点到几里外的树林砍柴,回来后又要照顾比他小一岁的弟弟和仅有八岁的弟弟。还要帮别人放牛。但他们还是总得饿肚子,因为能干多的只有母亲,而吃饭的,却有四个人,况且弟弟妹妹又要读书。。。

    后来妹妹长大了,他和妹妹一起进入了村里的戏班子。

    叔父上台表演不大行,因为他一上台脚就直抖擞,但他精通二胡,再会点小曲,村里的人没事就听他唱。

    在演戏的时候,叔公看着长得越来越漂亮的妹妹在舞台上唱着,穿着霓裳,像仙女一样,甭提有多高兴了。

    岁月在叔公的指尖悄悄走过,转眼,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兴起了,演戏被冠名为迷信的样例,在毛的喝令下,戏台被拆了。。。大刀。霓裳也被收了,,

    叔公苦苦哀求,才从那帮人手里拿回他心的二胡。

    失去了生计的同时,他也为在远方读书的弟弟着急。

    于是,早已呆不了的公社的叔公去了厦门,他父亲一去不复返的地方。

    在那里,他找了分建筑公司手推车的粗活,但一月赚的还是比在村中赚工分的人多。

    晚上的时候,叔公会拉起他的二胡,哼着小调。那时没有电视,收音机也很少啊。在晴朗夜空下,叔公的旁总围着一帮工友,,,享受着这一仅有的娱乐。

    每当他弹起二胡时,总会想起戏台上的子,想起他的妹妹和远方的弟弟,还有,渐渐年老的母亲。眼里,不觉流淌着泪水。。那年。,,叔公19岁。

    后来,叔公那握二胡实在旧得不能用了,看守建筑材料的警卫特地搞来了一个海南的椰子壳,一向手巧的叔公照着自己做了一把,嘿嘿,弹出来的声音还原来的好听。。。。

    再后来,妹妹嫁人了,当时正在搞干部下放,弟弟去参军没想到被分到建筑队做干部,从此叔公便在弟弟的队里干活,看着弟弟有出息里,叔叔公有说不出的的高兴、、

    但十年的特殊时期毕竟折腾人,弟弟不久就被抓去批斗。

    叔公着急得像锅上的蚂蚁,但也只能在原地空流泪,那个年代,连有权的干部都要倒霉,像他这样来自乡下的普通工人能做些什么。。。。。

    不久,乡下的母亲着急他老大不年轻了,找了一家闺女,叔公瞒着弟弟被抓的消息,匆匆回家相亲。

    对面的女孩是隔壁村的,长的不很好看,但也端庄亲切,皮肤白白的,头上扎两小辨子。。。。。。

    叔公心里漾起了不曾有的涟漪。。。。。

    结婚那天,母亲又问起弟弟,叔公皱了一下眉,只能再次瞒着她,说弟弟出差去了,忙。

    婚后,叔公为弟弟到处奔走,刚好村了一个很有声望的华侨归来,叔公连夜跑去拜托,帮忙,弟弟才被放出来,但没了职位。

    于是,叔公开始了和弟弟在建筑队里一起干活的子。

    那时候,叔公在外,而他的妻子在家帮忙料理家务,先后为他生下了两男一女。

    后来,大儿子长大了,娶了媳妇,盖了新房,生下了一个男孩。叔公也老了,回到了家里,而他的弟弟此前被平反那时已经是区的建筑队书记。

    叔公老了,也安心了,回到乡下放牛。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美好。

    但是,后来婆媳之间不和,他也受不到应有的尊重。

    搞得整个家乌烟瘴气。

    后来,他的小儿子患病去世了。

    他的妻子也半疯了,如今不和他们的家人讲任何一句话,一个家分住在了三间大屋子。各自为生。

    但是,他还有他的牛吧

    他还有我们

    叔公

    看着他年迈的背影,和他拉二胡的表

    我忽然想起

    当年叔公是怎样的呢

    少年游到了如今

    叔公真的老了,老得我看不清他眼神是悲伤还是闲适。

    他依然笑着,笑着,我知道他有自己的意味

    叔公。。。。。。。。。。。。。。。。。。

    每个夏季的夜晚,叔公都会拉起他的二胡

    清澈而透明,却又体会不出

重要声明:小说《女侠饶了我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