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阿杰(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小逍遥草 书名:灭天瞳神
    这一天,天高气爽,照耀着大地,虽然冬天已经过去,但是这样的阳光还是很少有的,温暖的阳光照在人的上让人全上下都觉得舒服,在这样美好的天气下,不管做什么事都会让人倍加起劲,不过往往在很多时候,很多人总在走着大煞风景的事,那就是在杀人。

    “啊!”一声凄厉的的惨叫从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传了出来,那声惨叫声音刚起来就戛然而止了,然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原本的中午该做午饭是时间,可是这个村庄看不到有一家屋里有炊烟升起的迹象,倒是是不是传来一声声的惨叫。

    “哈哈哈,二哥,刚才我那一刀速度怎么样?比老七怎么样?”一个肩上扛着一把还在滴血的鬼头刀的壮汉笑着问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壮汉一脸横,粗犷的脸庞张满长长的胡渣,一粗布大褂将雄壮的体完全衬了出来,不过大褂此刻除了沾满的血的颜色几乎都看不到原来的颜色,由于鬼头刀是抗在肩上的,刀刃上的血滴慢慢的顺着刀刃流向他握着刀柄的手,他竟然浑然不觉,还是笑着看着旁边的中年男子,似乎期待着他的回答。

    那中年男子材又高又瘦,完全不成比例,打眼一瞧简直就是一根人棍,他的脸相长的却是很文静,不过脸色却白的不像话,完全是病态的惨白,没有意思血色,如果晚上让人看到,估计胆小的当事就能给吓死,他穿着一白布长衫,一副秀才打扮,他的一副比起边的那粗汉来简直天上地下,当那壮汉靠近他问他话的时候,他眉头稍稍一皱,往开退了一步,然后说道:“你刚那一刀是很快,几乎已经做到了刀过留头的地步了,不过比起七弟你还差一点!”中年秀才摇了摇头,看向那壮汉,忽然他略带一丝厌恶的表指着那壮汉的鬼头刀说道:“老六,你就不能把你上清理一下,我看的很不舒服!”

    那老六看了看上的血迹,呵呵一笑,但是却好像很不在乎样子,很随意的将刀上的血往自己上一擦,然后说道:“二哥,我们七煞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估计们的名字说出都有可能吓死一些胆小的人,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老是像个穷酸秀才,就连杀个人都磨磨唧唧的,跟你的名号煞一点都不相称!”

    那老二听了老六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然后指着老六说道:“跟你这个粗人就没有什么说的,要是知道杀人在我看来可是一门很高深的艺术,当一个人的生命完完全全控在我的手里,他的生死由我所决定,我可以以最快的手法让他毫无痛苦的归西,我也可以杀他三天三夜,最后他会求我杀了他,哈哈哈,在他眼里我就是死神,哈哈哈!”那老二说着就疯狂的大笑起来,脸容及其扭曲。

    看到自己二哥现在的表,老六子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他连忙出声打断那老二:“好了,二哥,你就被给我叫你那艺术了,你会给说说我的刀法到底哪里不如老七快了?”

    那老二止住了笑声,清了清嗓子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老六,你为什么非得和老七比快到呢?你的鬼头刀走的是厚重一路,而老七的柳叶刀走的是轻灵一路,你和他根本就没有可比!”

    “可是……”老六还想有点不服气,不过他刚想说话就被老二打断了,

    “别可是了,老七的灵力先天就不如你,只能靠快刀来弥补自己灵力术法的欠缺,可是你的鬼系灵力就连老大都说你是个异数,只要好好开发前途也许将在我们七兄弟任何一个人之上,可是你这家伙就是不喜欢去修习术法,偏偏喜欢和老七去争什么武技的高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老二说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二哥你就别叹气了!”老六满不在乎的安慰起了自己二哥,

    “我可不喜欢什么鬼系术法,把人人都练到沉沉的!”

    “人各有志,你的选择做哥哥也不好太多约束!不过,”那老二话刚说的一把忽然停止住了,然后眼睛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小房屋,过了一会笑道:“没想到这里还有露网之鱼啊,我们有点玩了,哈哈哈哈!”老二带着森的笑声缓缓的走向那房屋。

    那老六听到还有人,脸上马上就显现出一种嗜血的表,然后之间他兴奋的挥了挥手里的鬼头刀,然后快了两步走上前去跟上老二,眼睛盯着那房屋一眨都不眨,那眼神就好像看见的饿狼。

    “你们是自己出来呢还是我们请你们出来呢?”老二走到那房屋门口,对这紧闭的房门高声喊道,

    两人等了一会看没有反应,老二轻轻一笑,对后的老六说道:“六子,你去敲敲们!”

    “是,二哥!”老六兴奋的将手中的鬼头刀扛到肩上,然后大模大样的往那小屋的门口走去,就在那老六里房门还有两步的距离时,那房门猛的打开了,然后传来一声狂吼,一个健壮的中年男子挥舞着一把柴刀想老六砍去,虽然之前老六里那房门很近,而且看起来好像也很大意的样子,可是就在房门刚打开的那一瞬间,老六刚抬起的那支脚迅速往地上一蹬,形一闪就往后退跃出了两米多远,刚才扛到肩头的鬼头刀也已经横在前,那挥舞着查到的中年刚冲出房屋门,那老六全已经进屋战斗状态,鬼头刀横在口,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中年男子,子微微供着,前边的一条退微微弯曲,后面的一条腿绷的紧紧的,脚尖稳稳的垫在地上随时都可以发力冲上前去,不能不说这家伙太谨慎了,面前这挥舞这柴刀的中年男子虽然看起来实力并不怎么样,但是常年混迹于灵界的杀戮的他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雄狮扑兔也要全力以赴,更何况在这个灵界里,即使是兔子哦是会咬人的!

    是的,在灵界几乎每个人都是灵体,可以蓄积灵力来修炼,但是潜质的差异就直接决定了谁是兔子谁是雄狮,即使在灵界也依然是遍地兔子,雄狮就少太多了,所以很多事作为兔子随时都要有被狮子杀掉的觉悟,当然你也可以反抗,但是很多时候反抗也是苍白的物理的。

    当中年男子挥着柴刀砍出第三刀走出第四步的时候那老六的鬼头刀动了起来,他知道不用再等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只兔子太弱了,简直不能算是兔子,应该是一只蚂蚱,还是秋后的蚂蚱。

    “啊!”一声惨叫,鬼头刀的黑影闪了一下,就看见鲜血飞溅,柴刀带着紧握柴刀的手齐肘被砍断并远远的飞了出去,那中年男子也被老六一脚踹的飞了出气,躺在地上嘴里的血沫不停的往出涌,他艰难的侧紧紧的抱着断裂的右臂呻吟着。

    “老六,这个就交给你了,慢慢玩吧,我去里面看看,呵呵呵!”那老二笑着对老六交代了一声就往屋子里面走去,那中年男子听到那的老二话,他如同疯了一般转扑到,用仅剩下的左手往老二爬去,似乎想伸手抱住老二的腿来阻止那恶魔进自己的家里,可是刚往前爬了两步,那老六就已经走到他的后,一脚踩在那男子的后背使得那中年男子丝毫动弹不得,那中年男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二走进自己的屋子,他艰难的伸着手,虽然被那老六踩在脚下丝毫不能动,但是还是在死命的挣扎着。

    唰的又是一刀,老六将那男子的另一只手砍掉了,那男子颤抖了一下,然后挣扎的越来越微弱了,忽然屋子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孩子的惊叫,那声惊叫似乎又唤醒了那男子,老六分明感觉的脚下这男子竟然慢慢的向前挪动了一丝,老六带着疯狂的眼神看着脚下的这男子,然后狠的笑道:“别急,别急,你们一家会团聚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我先送你下去,你给你的家人大哥前站吧!哈哈哈!”

    老六说完,将脚高高抬起然后狠狠的往那男子的头上踩了下去。

    “二哥,你这边搞定了没有?”老六走进屋子看到劳尔竟然在一张桌子边喝水,

    “你这家伙还是这么快就玩完了,一点都不懂艺术!这还有两个小家伙呢,该怎么玩玩呢?”老二一边喝茶一边好像好在思考着什么!

    “我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看了多省事啊!”老六大大咧咧说道,好想杀人就和他吃饭一样简单,他往里走了两步终于看到那两个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稍微大一些大概有十二岁左右,女孩好像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男孩手里拿着一根棍子紧紧的盯着面前这两个陌生人,他的妹妹就护在他的后,男孩的眼神充满这坚毅,但他看到后来的壮汉走了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闪过一悲伤,不过很快就被仇恨所代替,那小女孩就蜷在小男孩的后,子不住的颤抖,那出的这个地方似乎刚能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砍掉手的那一幕。

    老二端起水碗慢慢的放到嘴边,另一只手在桌子上没有规律的敲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老六就着静静的站在他的边,不一会儿,那老二似乎想到什么,他微微一笑将水碗放在桌子上,然后看着老六说道:“你听过凌迟?”

    老六摇了摇头,老二笑着说道:“那是很早赤沙堡里的一种刑罚,也是很残酷的一种刑罚,据说是对放了很大的罪过的人才会使用,好像是要在用刑人上割三千六百刀,在这三千六百刀中烦人不能被割死,必须是用刑完毕后才能死去,这对施刑人的刀法要求相当高,受这种刑法的人一般都是成年人,我倒想试试在这小女上看能不能割三千六百刀!”

    老六听老二的话脸色近变了变,老二这家伙太疯狂了!

    男孩听那老二说的话当时吓得脸色直接变青了,他不停的往后退去,紧紧的挨着自己的妹妹,

    “老六,去把那小鬼扔一边去,不过别杀他,这么有创意的构思必须有观众才精彩嘛!”老二指着男孩对老六说道,

    “是!”老六点点头向那个男孩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灭天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