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惊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明度 书名:无情天
    王磊打坐完毕,脸上神颇为怪异,沉思良久。

    这几次打坐,他感觉到体内气流的运行有些滞碍,特别是气流在头顶百会的储存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似乎是到了一个修炼的瓶颈。经过好几次打坐的实验,王磊感觉到头顶百会中的气流除了滞留在百会和回流丹田,好像还有一条能够通往其它经脉的运行道路。但每次王磊想要强行进入这条经脉时,却有一层膜阻碍气流进入,好几次冲击都失败了。

    现在他的况,除非出现奇迹,他的命运注定是一个悲惨的结局。再坏也不过丢掉小命,自从从那老婆婆那里得到月亮型玉坠后,他也感到了这东西消失在他体后带给他的神奇,他决定拼命搏一搏,成功后或许能得到改变他现在况的能力。

    他再一次按住口印记,并且比以前加大了按压的力度。口印记的气流再次从心脏出流出,并且流出的量和速度比以前大了不少,气流经丹田通过全的经脉汇入头顶百会。王磊控制进入的气流和百会中的气流的前进方向,让冲入的气流强行冲向他怀疑有经脉通道的方向。“轰”的一声,王磊感觉头中像是爆了一个炸雷,头痛裂,同时也感到那地方松动了一下。他狠狠一咬牙,按住口的手在力度再加大了一倍,心脏发出的气流像一条小溪快速周游全经脉后汇入头顶,忍住剧痛再次撞向那个出口。王磊头好像遭了一记重锤,险些晕了过去,但高速运行的庞大气流也哄的一声冲过阻碍,一股暖流在头脑中的经脉中快速游走,有些真气像以前改造他的体一样,慢慢的渗入头脑的骨骼和肌中。头中暖烘烘的感觉,让他感觉立登极乐,飘飘仙。

    气沉丹田,王磊睁开眼睛。体舒泰轻松,头清目明,他感到许多儿时淡忘的记忆在头脑中清晰的展现出来;随意想一件事,很快的就能把事的前因后果都计算明白,甚至事的各种发展造成的不同况和大致结果能盘算清楚,可以说他的头脑几乎像电脑一样计算周密。

    原来这条经脉跟人的智慧有关,打通以后能让人变得更加聪颖,增强人的记忆和计算等能力。可我现在更需要的是力量,王磊失望的叹息一声。

    王磊现在智慧增强,把这些天经历的事结合现在的处境仔细计算,片刻之间就想到数十种解决的方法,但都需要他能出去才能办到。现在他连外面的人都不能接触到一个,即使想出怎么周密的方法也不能施行。忽然之间,王磊脸色大变,想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仔细计算一阵,他发现这种况极有可能发生。

    随后几天,王磊反复的盘算也始终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办法。他再也静不下心打坐,在囚室里急躁的走来走去,不时大吼一声发泄自己心中的悲痛,有几次还掐着自己的脖子,但最后都下不了决心,最后还是松开了手。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王磊发现送来的食物很丰盛。他凄凉的笑笑,随即神色一松,反而开心的大吃大喝起来,仿佛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几个小时后,紧闭的铁门终于打开了,从外面走进几个全副武装的狱警。

    一个面皮蜡黄的中年狱警,森的脸目没有半丁点表,对旁边的两个狱警道:“你们两个去把他弄起来押走。”

    王磊认为自己大限已到,不等两个狱警过来,自己就神轻松的站了起来,笑道:“嘿嘿,终于要送我上路了吗?”

    背后的狱警一脚蹬在王磊背上,喝道:“啰嗦什么,快走!”

    王磊骤不及防下,一个趔趄往前扑去,险些撞上了墙壁。众狱警一起笑起来,充满了狠毒和残忍的意味。还未站稳,背后再一脚飞来,已经吃过一次亏的王磊冷笑一声,运气硬受了一脚。踢他的狱警感觉自己的脚像踢在钢板上,疼得他刚想大叫,一记铁拳已经打在他脸上,一股大力把他打飞出去,在地上滚来滚去,痛得哇哇直叫:“妈呀,痛死我了,居然敢还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们几个还不帮我揍死他”

    王磊狠狠的瞪着想要扑过来毒打他的狱警,面目狰狞的吼道:“来呀,老子反正就要死了,不介意多拉几个垫背。”

    几个狱警犹豫着不敢上前。先前说话的那个中年狱警,喝道:“够了!还显丢人丢得不够,把这个不像样的东西弄走。”另几个狱警对他有些惧怕,只能恨恨的盯了盯王磊,有两个狱警过去把倒在地上的家伙扶了出去。

    中年狱警冷冷的盯着王磊:“你最好不要再闹事,否则你将会很惨,把他押走,客气一点。”

    王磊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另外两个狱警走过来给王磊上了手铐,蒙了眼睛。可能刚才那个狱警的教训,或者是真的惧怕吩咐他们的中年狱警,他们倒没有对王磊动手动脚。

    走了没有多久,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进去,有什么话快点说。”头上的黑罩也被取下。

    眼前一亮,王磊发现自己站在一间房的门前,他有些惊讶,充满疑惑的问道:“这是那里,你们送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是要对我行刑吗?”

    后面的一个狱警讥笑道:“行刑,你不用着急,等不了几天了,这是送你来见你亲人最后一面。”

    王磊脸色一变,刚要说什么,门已经被另一个狱警推开了。两个熟悉的影正坐在一张桌子的前面,两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那眼神中充满伤心、悲痛、气恼、怜悯、疑问……王磊呆呆的看着他们,眼睛再也转不开来,机械的走了过去坐在他们的对面。

    “爸,妈,磊儿让你们受苦了……”看着两张比以前苍老许多的面孔,看着那满头的白发,看着那皱纹满布的额头,看着那毫无生气的眼睛……王磊心中万千的话语也说不出口。

    母亲颤抖的手伸了过来,摸着王磊的脸,眼里尽是怜惜:“磊儿,你在里面吃得饱,睡得好吗,挨了打没有?”话一说完,泪水就已经落了下来。

    “没有,我吃得饱也睡得好,妈,你不要担心,我在里面过得很好。”王磊强忍着泪水,哽咽道。

    儿子是母亲的心头,即使犯了再大的过错,母亲首先想到的还是担心。

    父亲的手也伸了过来,可伸到一半,又强忍着收了回去,黑着脸,声音很是嘶哑:“哭哭哭,一天都知道哭,这个不成材的东西犯下弥天大罪,你还担心他干什么?”

    “孩子,你跟妈妈说句老实话,事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都是你做的,是别人冤枉你的?”母亲直瞪瞪的看着王磊,眼中全是期盼,希冀。父亲也盯住了王磊,屏住呼吸。

    王磊脸上霎时失去了血色,犹豫半晌,沉声道:“不是,事都是我做的,因为我一时晕了头,鬼迷心窍。”

    说完之后,王磊跪倒地上,狠狠的磕头:“爸,妈,孩儿不孝,我确实罪大恶极,你们不要在为我担心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忘了我吧,你们的恩只有来世再报答了。”说完之后,又用力磕了几个头,头上鲜血直流。

    抬起头来,发现父母都呆呆的坐在那里,呆滞的眼睛中没有半分神采,直直的看着前方。母亲嘴上喃喃的说道:“不,不是这样,你一定在骗我们!”

    父亲全都在颤抖,手抬到空中又放了下来,愤怒道:“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你……”

    王磊苍凉的笑了笑,眼神里尽是痛楚:“爸妈,我犯的罪十恶不赦,所以以后你们以后不要再为我伤心,也不要再来看我了。”

    王磊转过,想要离开这个房间,他总觉得这次安排很有问题,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看着王磊刚才说话的样子,母亲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向王磊招了招手,温和的说道:“磊,你过来,妈有话对你说。”父亲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走向房间中的记录人员,边走边说:“同志,我想抽烟,能借过火吗?”

    王磊看了看房间四周,门关着,除了一个记录人员外就只有他们三个人。王磊感到况很不对,这时母亲走了过来低头轻声说道:“孩子,等会如果有机会自己快跑,不要管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判了你死刑!记住,一定要自己跑!”

    王磊面色惨白,转过头去,发现父亲已经把刀架在记录人员的脖子上。记录人员惊惧的哀求道:“不关我的事,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王磊的父亲大声叫道:“外面的人进来,给我儿子打开手铐,放他走,要不然……”

    王磊痛苦的大声叫道:“不要,爸快放了……”

    “啪”的一声,子弹从窗外飞了进来,王磊的父亲倒在血泊中。王磊跑了过去,抱着父亲的体:“救人,快救人!”

    “儿子,快跑,快跑……”王磊的父亲慢慢闭上了眼睛。王磊的心在滴血。

    “啪”的一声,奔过来的母亲倒在地上。脸上充满了不甘,王磊心已经撕裂,扑了过去。

    “孩子,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母亲抚摸着王磊的脸。

    “不是!”王磊坚定的摇了摇头。

    母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孩子,你把我抱到你爸边去。”

    “好!”王磊抱起母亲的体,一颗子弹从王磊的额头穿过,溅起的血花像冬天真正的雪花圣洁。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再飞快消失,王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扑了过去,倒在父亲的边:“我们一家人怎样都要死在一起!”

    王磊看见母亲的眼睛还睁开着看着自己,分明是想陪着王磊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王磊罪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是谁安排你们进来的。”

    母亲最后说了一句:“肖……”

    “我妈这么善良,重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可他们为什么还是要开枪,为什么还是不放过她,我恨这个世界,恨…恨…恨!”

重要声明:小说《无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