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囚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明度 书名:无情天
    王磊不知昏迷了多少时候,终于醒转,迷迷糊糊的发着高烧。想要回忆点什么,脑袋犹如要裂了开来,全痛得他直痉挛,他大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头还是疼痛难忍,全各处更是疼得麻木了,可头中终于还是回忆起什么,王磊心沉重得像坠入十八层地狱里。睁眼漆黑一团,不知在何处,支撑着想要站起,浑更无半点力气。过了好一会,他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看见前面是一扇又高又厚的铁门,铁门上有一处极小的通风口,从通风口上照进来一点光,让屋里勉强能视物。屋子很小,大概只有两三个平方,靠里侧的墙边放着一个桶,发出令人作呕的臭气。他勉强动了一下脚,竟发出一声呛啷轻响,同时感觉脚上有甚么冰冷的东西缚住。王磊不由苦笑,想不到自己这种开门让自己逃也走不了的况,监狱还是给上了脚镣。

    王磊躺在又凉又硬的水泥地板上,忍着剧痛回想着平时和父母在一起的生活,幻想着每次回家父母那开心的目光;幻想着拿着成绩单给他们时他们欣喜的样子;幻想着半夜中母亲给自己盖被子时那份小心翼翼;幻想着新年夜时全家人幸福的吃年夜饭那份温馨……

    不知不觉,王磊已经泪流满面,呛啷的声音把他拉回残酷的现实。

    为什么要去多管闲事,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不平事发生,我这个无钱、无权、无势的家伙管得完吗?王磊很恨自己,不是苍天无眼,而是自己愚蠢无知!

    这个世界本就道德沦丧,无无义!王磊后悔,很后悔……如果还能有一次机会重来的话,一定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王磊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就算自己这次不判死刑,那些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何况已自己现在的况,如果不到医院及时治理,自己绝活不过半个月。电视中的剧,即使再罪大恶极的罪犯,如果受重伤,人民警察和医生也一定会发扬人道主义精神救死扶伤的。可是现实……王磊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起旁边盛水的器皿,手无力一软,洒落一地。盛水器皿掉落在地上像是在嘲笑他的愚昧无知。

    昏暗潮湿的囚室不见天,时间的流逝也出奇的慢。昏睡中的王磊又被难以忍耐的疼痛惊醒过来。腹中饥饿难忍,爬到囚室的门前,用手从碗中抓起不知何时送来的饭菜送进嘴里,饭菜又冷又硬,实在很难下咽,但他还是坚持把它吃完。艰难的挪动着体到墙壁处,靠在墙壁上,王磊用手按住腋下发炎红肿的伤口,伤口的疼痛还可以忍受,但有几次麻痒得宛如万千只蚂蚁在撕咬,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的疼痛不管多大都还能坚强的忍过区,可心中的痛楚,比之**上所受种种疼痛更胜百倍。活着实在太痛苦!人是不是生下来就是为了经受各种各样的痛苦经历?可为什么这个世界却又很多人一生都能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不受一点磨难,还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不甘心!想到父母现在不知道有多伤心,多失望,多痛苦……王磊心如刀割,泪水不住夺眶而出。只希望能在死前再见一见他们,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可,可是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他们。即使真正见着,自己还有勇气去面对他们吗?

    王磊心很痛,很痛,他用手捂住口。

    诡异的事发生了,口因玉坠消失而产生的月亮印记发出比平时强大很多的气流,经腹缓缓下沉到丹田。丹田沉淀下来的气流因后面不断又有气流注入,先进入的气流只能不断溢出,溢出的气流流经下经脉汇入脚底涌泉后再随着经脉直冲向上,有很小一部分在经脉流进过程中渗入了骨骼肌中,更多的气流且是直上头顶百会,小部分精纯气流存留下来,更多的气流回流丹田。

    气流每次经过全的大周天循环都要变得精纯凝练一些,再加上渗入骨骼肌的少许气流和留在头顶百会的气流,每次大周天循环后气流都要少去五分之一左右。可口月亮印记流出的气流比循环一周天循环消失去的气流多很多,很快他的丹田和经脉容纳的气流就到了极限。丹田和经脉被气流膨胀得想要破裂开,那痛楚让王磊生不如死,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就在王磊感觉到要爆炸开来的瞬间,他忽然灵台一清想到了不对之处,飞快的把放在月亮印记上的手移开,月亮印记的气流立刻就不再流出。他松了一口气,那种令人痛不生的痛苦随着气流的每一次周天循环减轻,在气流经过第七次周天大循环运行后缓缓的回收丹田,痛楚也随之消失。

    随后苦尽甘来,他感到全清凉无比,精力充沛,说不出的舒爽,以前受伤的地方传来的痛苦减轻了很多。嘴鼻中吸进的空气像有一层过滤网一样,原来令人作呕的臭气自然的被筛选,能被他吸进的空气清新香甜。

    很轻松的就站起来,感到子比平时轻盈了许多,全湿漉漉的像刚被淋了一场大雨似的,清晰的看见胳膊上流出来的汗水居然是黑色的。王磊吃了一惊,在这个囚室里平时也就能勉强视物,怎么现在自己竟然连天花板上细如手指头的小洞都能看见,而且感到自己的体里充满了力量,似乎相信自己连钢筋混凝土做得墙壁都能一拳打出个洞来。

    这也许就是古书中提到的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吧!王磊苦笑一声,就算现在遇到这样的奇遇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越狱吗?外面可是荷枪实弹的狱警,古武学就算练到极致也挨不起枪子,不过能减轻体的伤势和痛苦也是件好事。

    刚才的事也不知用了多长的时间,囚室门前的空碗又装满了饭菜,王磊端起来几下就吃完,腹中还是感到饥饿。把饭碗放回原处,靠在墙壁上又胡思乱想一阵,他脸上一会甜蜜,一会悲伤……把自己以前一生经历的事想了一遍,也没有用多少时间。一生都快要走完了,除了父母,这个世界也没有自己担心的人了。他叹息一声,希望能在走之前再见他们一面,叫他们好好的生活,自己也就能放心离开这个世界。

    虽然很后悔,但这个世界也没有后悔药买,怨天尤人也没有多大意义。

    由于坐牢的时间太难打发,王磊又按住月亮印记打坐。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丹田的气流一到容纳的极限他就立刻松开放在印记上的手。体里的气流经过几次运行周天循环完全凝练,收归丹田后,再把手放在印记上激发气流。就这样,除了每两次吃饭的时间,王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打坐上,每次打坐后王磊都感到精神充沛,连睡觉都省去了。

    不久之后,王磊上的伤势就完好如初。他感到体里的力量也越来越大,黑夜视物也越来越清晰,每一次呼吸的间隔也越来越长……不过,始终没有等到父母来看他,也没有人来提他去审讯,就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把他遗弃了。

    这一,王磊正在打坐。囚室铁门上只有一尺见方的窗口打开,一个下颚尖细的狱警把他伸到窗口处看了看,发现王磊靠在墙上目光闭着眼睛坐着,皱了皱眉头把窗口关上。王磊听见一个声音低声说道:“这小子命到很硬,那么重的伤,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死?”

    另一个有些粗的声音说道:“不但没有死,好像体的伤都好了,开始我就提议做点手脚把他给……上面的人又打招呼不能让他接触其他的囚犯,也不能提审,就让他自生自灭。”

    “那现在这种况我们上不上报?”

    “再过段时间看吧。”

    王磊嘿嘿冷笑一阵,想我早点死,我偏偏要好好活着,还要越活越好。

    接下来几天,每送来的食物都在减少,到后来甚至一天都不送食物。好在,王磊每打坐,对食物的需求也不大,勉强也能忍受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