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横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明度 书名:无情天
    王磊像一台精密仪器做完英语试卷,转了转有些酸麻的脖子,正准备用答案给做完的试卷批阅一下成绩。空气中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后响起轻碎的脚步声,他皱了皱眉头。

    “王磊同学,打扰一下,我想请你……”声音低不可闻,但却甜美悦耳。

    王磊转过来,顿觉眼前一亮,前面站着一位漂亮的女生。

    女生段修长,一头齐耳的短发,脸蛋清丽可人,简简单单的一件白色体恤衫和一条七分裤,可看上去却说不出的水灵,段比例极协调。怎么看怎么清爽漂亮。尤其是一双紧紧裹在七分裤下面修长**,曲线毕露,更是充满了青活力。

    对班上的同学王磊很不熟悉,以前王磊是大部分时间不在学校,极少在学校的时间也是睡觉;高三这一年王磊埋头苦读,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后来成绩好起来后,有些女生借问问题为由的方式接近他。一来他目标远大学习时间本就不够,二来这些女生大多面目可憎,他一向处理的方式就是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来打扰他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但王磊很难得知道眼前这位女生名叫袁静,因为肖强那小子经常在他面前提起他们班的这位漂亮的班花,在教室跟他在一起时经常对这位班花指指点点;还有就是上个月有一次自习后王磊在街上看见几个混混纠缠两位女生,因为这几个混混他以前打过交道,再加上这两位女生面目比较熟悉—想来应该是班上的同学,于是顺手就这了个人,帮这两位女生解了围。那几位混混因王磊说两位女生是他同学,以前有事欠了王磊人;同时围上来看的学生不少,也就给了王磊的面子。王磊大概记得好像其中一位就是这位袁静同学吧!

    王磊本来这次也准备像以前哪些借故接近他的女生一样处理,不过看女生漂亮的脸上微显的红晕,微低着头的一袭羞,王磊不由心中一软:“同学,有什么事吗?”

    唉,美之心,人皆有之!

    袁静心中暗骂自己,平时几千人前演讲自己也没有怕过,怎么在他面前自己连话都说不清楚,自己今天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走过来的。于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看着这段时间在心中怎么也驱之不散的影。

    他的眉毛很浓,睫毛很长,宛如刀削的面庞,直的鼻梁,那一双眼睛犹如山中的一泓清泉,像是能直透人的心底,看穿人的心事。

    被他的眼睛盯着,体仿佛触了电,又酥又麻,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袁静忽然心跳加速,手心出汗,心律不齐,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我我……我有一道题不会做,你……你能帮我讲一下吗?”

    王磊看她很紧张,头都要垂到她前那对规模不大但却圆润翘的圣女峰上,心中有些好笑,但又不太好说出太伤人自尊的话:“对不起,我还有点事要忙,你可以去问问其他同学。”

    袁静左手捏着右手的手指,轻声道:“这个时候哪还有其他同学可以问呀。”

    王磊看了看四周,发现教室里很安静,除了他和袁静外,也就只有肖强和他的女友还在那摸摸拉拉,恋。去请教这两位可能现在连小学数学题都不太会做的家伙,显然有点强人所难。

    “哦,那好吧,这位同学,你把题给我看一下,如果难度不太大,我可以和你探讨一下。”袁静连忙递过试卷,王磊接过试卷一看,发现居然是语文卷子。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袁静,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低下头看着袁静在试卷上勾出的那一道题。

    这是一道关于古诗鉴赏的题,很有难度,除了对诗歌的理解之外,还涉及到一些对人生的感悟,出题的人还挖空心思的设置了一些影响理解的误区。对王磊来说解答这道题不太困难,只是这位袁静同学明知王磊每次考试语文都没有上过80分,偏偏来请教他的却是语文题的心思让王磊觉得有蹊跷。

    王磊抬起头来,发现袁静同学很大方地搬了张凳子坐在旁边,离得很近。那股淡淡的少女清香萦绕在鼻尖,让他有些沉醉,看着她那柔嫩似雪的脸上充满期盼的眼睛,想要推辞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王磊叹了口气,用笔指着题目说道:“其实理解这道题不难,关键是看题目中提到的内容和诗歌的内容,只要你能理解……你明白了吗?”花了好几分钟讲解完毕完,王磊突然发现袁静根本没有看题,而是盯着自己,眼波流转,说不出的柔

    “嗯,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袁静显然被王磊的话打乱了思维,有些慌神。

    王磊翻了翻白眼,彻底无语。

    “老大,很晚了,我家老头子打电话催我快点回家,你没做完的东西回家再做吧。”肖强牵着穿紫色短裙的女生走过来,大声叫道。发现王磊和旁边的袁静,有些奇怪:“你们俩个什么时候坐在一起的?”

    袁静的脸上瞬间飞起一阵嫣红,晶莹的汗珠从额头渗出,留到她俏的鼻梁上,宛如冰山上的珍珠。随即低下了头,发出的声音细不可闻:“我……我们在一起……”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根本听不见。

    我们本来在一起没有什么,正大光明,但你这样不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王磊暗骂一声,正准备解释,穿紫色短裙的女生掐了一下肖强的胳膊,肖强立刻明白过来,用暧昧的眼光看了看王磊:“老大,你还有事忙,那我们先走了。”出教室门前还转过来向王磊竖了竖大拇指。

    王磊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11点,说道:“袁静,时间很晚了,你一个女生太晚了回家不太安全,这个问题如果你还有没明白的地方,我明天再给你讲吧。”

    袁静听了他的话眼睛一亮,脸上浮现出动人的笑容:“那……我们一起走吧。”说完又羞涩的低下头。对于王磊突然叫出她的名字,袁静显得很高兴。

    “不了,我还有点作业要做,你先走吧!肖强他们刚走,你快一点,肯定还能追上他们。”

    袁静的心思王磊也明白,不过现在他可没有时间谈,即使高考完了他还想找份工作尽量能够帮家里减轻一点负担。所闻的就是编书的人构思的梦中童话,对于面临生存压力的广大人民来说,面包可比花前月下重要得多。

    袁静失望之溢于言表,白了他一眼,眼里尽是幽怨:“那我也先走了,太晚了我父母会担心,你也快点做完回家。”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东西,磨磨蹭蹭了半天,看王磊始终没有再说什么,极其不甘愿地离开了学校。

    王磊几次想说话,最后都硬着心肠忍住了。他花了几分钟对完了英语试卷的答案,还不错,得了148分。把教室的电灯、电扇关了,锁上门,王磊出了学校。

    虽是夏天,清水市晚间的气温降得还是很快,一整凉风吹来,王磊精神一振。

    今晚月亮很圆,校外路灯亮的不多,不过月光洒落下来,道路还是看得很清晰。想到父母在家多半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自己,王磊感到很幸福,不由加快了脚步。一家人在一起,只要都平平安安,虽然生活过得艰辛一些,不过不是还有未来,还有希望吗!王磊觉得现在就很幸福,当然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过得更好,他会觉得更幸福,这就是他人生最大的理想。

    平淡是福,这个道理很多人不明白,不过幸好自己醒悟得还算早。其实大多数像我们这样社会底层的人很容易满足,只是社会给我们这些人希望越来越小,路也越来越窄!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啊……救命,救……”声音很大,不过这段路附近早已没有人居住,应该引不起人注意。就算有人听见,在这个道德沦丧的社会,即使大街上摔倒一位老人,也要考虑半天该不该,敢不敢去把他扶起来,这种事更应该没有人敢管吧。

    声音很熟悉,好像是袁静的声音。王磊很着急,迅速的往前跑了过去,转过一个拐,看见前面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快速向前驶去。王磊眼睛视力很好,记下了车牌号码。

    “这伙人不知道是猪脑袋还是老虎胆,绑架人开的车还有车牌。”王磊暗骂了一声,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王磊心中很犹豫,管还是不管。涉及到绑架这种事,管多半会连累到自己,甚至可能危及到自己的小命,可是袁静这小妞不但是自己的同学,还对自己有几分意。如果不管,自己以后一生都可能会良心不安的。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世界良心值几个钱,要想好好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很多事都不能讲良心,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好。

    王磊把手机拿起又放下,反复几次始终下不了决心。心中忽然掠过一段回忆:爷爷在世总是喜欢摸着他的脑袋说:“知道爷爷为什么要给你起名叫磊吗,是希望你像爷爷一样一辈子做事都要光明磊落。”还有爸爸每次喝酒后总是说他一生没有干过什么大事,但也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爷爷爸爸虽然平凡,也没有多少知识,但他们一生都行得正坐得端。

    不管怎样,我还是一个男人!王磊下定了决心,拨通了号码:“喂……你好,我看见有人在老建宁街东段绑架了一名女学生,绑架者坐的车的车牌号码是XXXXX。”

    过了好一会,话筒里才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音:“这事我们会立刻处理,请问你的姓名,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姓名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我现在就在事发地点,你们对案有什么疑问就到现场来当面问我吧。”王磊挂了电话,既然下了决定,也不用再怕什么事了,就在这里等着警察来吧。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警察还不见踪影。王磊觉得有些不对,按理来说警察最慢半个小时就应该到。这个时候还不来,这就有大问题了。虽然年龄不大,王磊可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五六年,见识了太多黑暗的事,警匪勾结并非没有见过。

    这个地方不能久留!王磊立刻向前跑去,刚跑了几步,王磊忽然停下了脚步。

    这条街上的路灯能亮的只有一盏,还有一盏路灯似乎电路接触不良,不时的啪啪的闪动着。这时前面一辆面包车缓缓停在了路中央,横了过来,车门拉开,从里面跳下七八个穿着花衬衫长头发的烂仔。每个人手里都拎着家伙。

    王磊转过头来,后面路口不知何时也停了一辆商务车,几个人影迅速向他靠近。

    来得这么快!王磊面色很难看。

重要声明:小说《无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