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火场逃生

    第十二章

    第二天一大早,窦太后派来的那几个汉子在寺庙后院的古井里提了三桶水,将汉阳、茹沫和司马远给泼醒了,一并取下了三个人口中塞着的棉布,然后恶狠狠的说:“抓紧时间多呼吸一下,不然升天了,还记不得这个世界的味道!”

    接着,带头的那个人朝着三人大声哄道:“今天你们就可以升天回去了!老实点,千万别想着逃跑,不然,我不好受,你们也别想安宁!给我走!”

    头儿指使了三个汉子,将汉阳他们三人推出了庙门。这,就上路了!

    头儿把火场定在离寺庙比较远的乱石岗,这样的话,可以避免火灾的发生。

    茹沫一路上唧唧歪歪念不消停,因为昨晚听到汉阳的逃生计划,他的心好,“唉!你们对女人不会温柔点儿啊......唉!我说你们怎么这么不解风啊!都说了好几遍了!不要对读书人动粗!我们这都是最后一程,走慢点,死慢点啊!你要是有点良心的话,就回家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儿了......”

    汉阳望了望后,他的眼睛迅速搜索到了胖墩的位置,此时胖墩也正望着他。两人都笑了笑,是那种会心的笑。

    终于到了目的地,冯想,所有人的耳朵一定都长茧了,也难为了茹沫说了那么多的废话。

    汉子们检查了一下昨晚准备的干柴,发现有一半以上的干柴竟然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湿透了!

    发现况的汉子跑上前来向头儿报告:“头儿,不好了,很多柴都湿了,恐怕烧不死这几个妖怪!”

    头儿神镇定,丝毫没有惊讶,“没事!一个个来!”

    第一个被推上火场的就是茹沫,她被绑在柴堆中央的立柱上,嘴也再次被汉子用棉布塞上。

    汉阳连忙请求道:“让我先来吧!”

    司马远也斗胆站了出来,“不,让我向来!”

    头儿地笑了笑,然后从手下手里接过火把,亲手点燃了柴堆。

    “哼!不急不急!让你们尝够了亲眼看着朋友死去的痛苦,再死也不迟”。

    头儿拍了拍手,好像在示意手下拿什么东西。接着,十几个大汉各推来一大车干柴停在了火场旁边。

    火势迅速的蔓延,不一会儿,火苗就蹿到了茹沫脚跟前,她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马上就要灼伤自己的皮肤了,她还在火场上拼命的挣扎着......

    就在形势万分危急的关头,胖墩“噗通”一下跪在了头儿面前,“爹,你就放了他们吧!你都杀了那么多人了!那是会遭报应的......”

    头儿没有体谅胖墩,他一脚将胖墩踢趴在地上,亲自走上前去加柴火,“没用的东西!叫你杀人还嫌弄脏了手,简直就是个废物!”

    胖墩被亲爹的脚踢疼了,眼泪刷刷一下就掉下来了,他连忙抱住了头儿的脚,不让他在走动。

    头儿闭上了眼睛,泪水夺眶而出,他哽咽着说道:“窦太后一向心狠手辣,我们被她收买,就永远也走不出这个圈,我天天叫你练武杀人,叫你不要仁慈,否则将不果而终,你总是不听,我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头儿使出全力气,在胖墩头上劈了一掌,胖墩顿时血溢满面,扑倒在地!

    此时,汉阳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脚趾到每根发丝间涌动,汉阳手里紧握着那枚从小就戴在上的古钱币,原来,这种莫名的冲动是古钱币的神奇力量!

    “啊!!!”

    汉阳的一声呐喊在山谷里回,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全场人都被那强大的声波袭击着!

    汉阳挣断了捆在上的绳子,然后迅速冲进火光之中帮茹沫解开了绳索。在火场完全被火花包围的最后一刻,他们奇迹般地逃离了出来!

    此时,所有高手全都向汉阳发动了攻击!汉阳从来没有学过武术,这次遇到如此劲敌,恐怕有点危险!

    首先,一个大汉站在汉阳后捏住了他的肩膀,汉阳反手一抓,尽其体力使了一招擒拿手,竟然将大汉推倒在地!

    接着,敌手们提高了警戒,一拥而上好几个人,有的出拳,有的出脚,更有甚者,连铁头功都搬了上来!

    汉阳顿了顿,面对眼前这些牛高马大的敌手,他突然有些胆怯,可是上那股莫名的力量竟能控制自己的体,强劲到无法自已!汉阳把茹沫推得远远的,免得她又受伤。然后,就这样飘飘然地接招了!

    汉阳伸出手掌挡住那一只凶狠的拳,迅速屈掌向下,敌手的手腕因此受到严重的伤害;对于那一条腿,比较好办,汉阳一把将其抓住,像飞纸飞机一样用力扔到了前方;然后冲上来一个光头和尚,他的头正向汉阳撞过来,汉阳伸出双手,神速的在和尚头上打了几百道花刀,抓得和尚头破血流......

    最后,其余几个汉子连同他们的头儿一齐上阵,有的挥刀舞枪,有的飞檐走壁......

    “唰唰唰,”顷刻间,汉阳三拳两脚打得所有敌手滚尿流,全都臣服在汉阳脚下。汉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打败传说中的“大内高手,”如果不是古钱币赐予他那股蛮力,说不定在敌手出第一拳的时候就已经被锤得粉碎骨了。

    汉阳立刻从一个汉子手里夺来利剑,为司马远砍断了绳索,司马远见汉阳如此疯狂的爆发,还以为他要来伤害自己,硬是纠结了很久才了事。

    茹沫、司马远和汉阳一起扛着胖墩走出了荒村,看胖墩的父亲那个凶残样,想必不会救胖墩了,他们准备回报他,救他一命。

    在经过寺庙的时候,茹沫顺便将他们三个人的书包带着走了。

    汉子们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他们尾随其后,决定拼了命也要完成任务,不过他们终究还是玩到了一步,就在他们来到村口前几秒,汉阳就已经给大黄蜂加满了油,四人乘着车向原远离长安城的方向驶去。

    他们又一次扬尘起航,不知在何地开始,更没有目的地,反正是远离西安的方向......

重要声明:小说《掉进钱眼里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