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荒村惊魂

    第十一章

    汉阳、茹沫、司马远乘着大黄蜂不知走了多远,反正是朝着没有人家的方向。他们这种“避世”的态度也许可以保住各自的命。

    大黄蜂毕竟也只是部机器,它也需要能量来源。当汽油耗尽时,已近黄昏,三个人已来到杳无人烟的荒村,房屋的残骸、沧桑的坟墓到处可见,这里的一切显得那样萧条,以至于连天上的鸟儿也不敢在这里停下来歇歇。

    汉阳下了车去荒村四周查看了一下,他想找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

    汉阳离开茹沫那会儿,茹沫就感觉度秒如年,她担心汉阳会出什么事。司马远担心茹沫受伤,又不让她下车,茹沫也就只好盼着汉阳回来。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汉阳终于带着好消息回来了。

    “找到了,找到了!前面有一座寺庙,里面还勉强能住人,我们就不必赶路了,虽然还有一壶备用的汽油,我觉得,还是省着,毕竟这个时代不盛产汽油,以后我们还有用的上大黄蜂的时候”。

    茹沫和司马远人都不愿意在这里落脚,但想想汉阳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说不定省着那油,以后还能派上大用场。于是,三个人收拾好车上一些能吃能用的东西,然后徒步走入了荒村。

    来到破庙前,茹沫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看到庙门上方挂着的破旧牌匾,它不感觉有些奇怪。

    “汉阳,你看,兰若寺,不会是...《聊斋》里面的兰若寺吧!”

    “你也是21世纪的人,怎么还信这!可能是巧合吧!”

    于是,茹沫也没再多问,准备看看再说。

    进了破庙,三人动手将破庙打扫了一番,这样可能会住着舒服一点。

    快要打扫完毕的时候,司马远说有东西忘拿了,于是,他跑去了村口停大黄蜂的地方......

    汉阳去到后院,在杂草堆里发现了一口古井,值得庆幸的是,古井里面还有水,至少三个人也就不为水的问题犯愁了。

    “啊!”

    突然,汉阳听到前庙传来了汝沫的惊叫声,他连忙赶了过去。

    原来,茹沫在清理稻草堆的时候,看到了惊魂的一幕——稻草堆里竟横躺着一具腐烂的尸体!女尸着华装,面目全非,根据其段,估摸是具女尸。

    汉阳将稻草盖住尸体,然后扶起吓趴在地上的茹沫,淡定的安慰道:“别怕,这个时代是这样的,弱强食,朝不保夕,只要如果我们能尽快找到另外几枚古钱币,就一定会没事的!”

    茹沫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巾,女努力地擦着手,“我知道,跟穿越剧里面的一样...我刚才碰到她了!真恶心,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要是没出意外,说不定我们还在大酒店里吃着烛光晚餐呢!”

    汉阳转过去走到了门口,然后叹息了一声:“是啊!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过得起这种生活呢?话说回来,你确实会演的”。

    “这重要吗?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会带你去文化馆、然后在你快撞车的时候冲到公路上去拉你吗...”

    汉阳愤怒地打断了茹沫的话,“被骗的又不是你,对你来说当然不重要,难道你是在导演偶像剧吗?让我像个小丑一样,在富人面前摆阔、莫名其妙地献出自己的同心、还有对一个本质上从里到外都那么陌生的人付出真心,这难道不够丢脸吗?”

    茹沫听到这里,深感自己对不住汉阳,不该隐瞒自己的份,于是闭上了嘴没有说话。

    汉阳在寺庙的门槛边上坐了下来,他俯下去抱住脚,忽然一阵香味儿扑鼻而来,汉阳撩起衣角闻了闻,“嗯,不错!是巧克力冰激凌的味道!人到囧境,连冰激凌都怀念”。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已经全黑了,还不见司马远回来,汉阳终于有点担心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茹沫倒是有点怀疑,“不会是自己开着大黄蜂跑了吧!”

    “我们出去看看”。

    正当他们起出门时,庙外闯进来一批面目凶恶、手持利器的大汉,他们手里还抓着被捆绑住的司马远......

    “哐啷!”大汉们把他们三个人都绑了起来,并堵上了嘴,一把扔上了庙内墙角的草堆上——那是躺着死尸的墙角。

    汉阳在左边,茹沫夹在中间,她面目狰狞、恐惧万分,一会儿就吓晕了过去。司马远毫不知,满脸茫然地望着汉阳,汉阳示意他看看右边,司马远回头一看,只见稀疏的草根下面露出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司马汉阳顿时也晕了过去。

    绑匪们一语不发,游在汉阳等人的面前,似乎怕他们飞了似的。

    三个人中,只有汉阳醒着,但他装作昏死过去了,他不是不怕,他和茹沫还有司马远从小到大都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尸体,汉阳之所以宁可醒着受惊,是为了打探况,看看这些劫匪到底什么来历。

    过了一阵子,绑匪们见汉阳他们都睡去,便聚在了一起,说起小话来。

    其中一个汉子说道:“我打听过了,就是这几个人,没错!”

    “窦太后吩咐我们处理了他们几个,这是灾星下凡,免得以后留下祸患!”

    原来,这几个人不是绑匪,是窦太后派来的!这消息还灵,一会儿工夫就传到了皇宫,简直就是个大乌龙!

    汉阳突然被吓到了,心想:窦太后?难道是西汉的窦太后!那现在至少也是公元前前150年左右,妈呀!我们穿越盗汉朝了!还得罪了窦太后!窦太后信巫蛊之术是历史上出了名的,他们从天而降这事被她知道也算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接着,汉阳又听到......

    “今天这么晚了就算了,明天一大早就把他们处理掉,省事点,吊死算了!”

    “干脆活剥了,省得出差错,万一......窦太后怪罪下来可有我们好受的!”

    汉阳听到此,心里一颤,心想着,连死都没个全尸啊!

    突然,其中一个彪形大汉高喊道:“好了好了,别吵了,就按窦太后说的办,妖魔鬼怪都要用火烧!不然是死不了的!”

    其他人都不敢再说什么,看得出来,这汉子是个头儿。

    不一会儿,那汉子清点了几个人,接着说:“你,你,你,你,还有你,都跟我去拾点柴火,其余的人,给我看好了,别让他们给跑了,出了差错叫你们好看!”

    说着,这个头儿带着那几个人出庙去拾柴火去了。

    汉阳想想着自己被火焚烧的样子,简直太残忍了!他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突然想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怕再耽搁可能就没这机会了。

    在这个时代,想要多呼吸口气,多看看在这个世界都那么的奢侈!

    突然,一个傻胖墩走上前来,“轻轻地”拍了拍汉阳的肩膀。汉阳从睡梦中惊醒,并且感觉肩膀疼得厉害,他想喊又因为嘴里塞了棉布而喊不出口,连脸都憋红了。

    胖墩帮汉阳撤下了棉布,汉阳立刻大叫了一声,胖墩连忙又把棉布给汉阳塞上,胖墩回头一看,所有人都正盯着他。胖墩憨憨地说:“呵呵,没事没事!是我学狼叫呢!嗷唔~~”

    待后的人都分散了注意力,胖墩便示意汉阳别叫,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了汉阳口中的棉布。

    汉阳愤怒地沉住气说道:“你手能不能轻点儿,都快被你拍折了,还有,我的叫声有那么像狼吗?”

    胖墩也小声地回答道:“还真是有点像!”

    “啊?”汉阳感觉他莫名其妙,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叫声像狼啊!难道真的像狼?

    “你是天上掉下来的菩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汉阳扑哧一笑,“我是菩萨?呵呵!我是菩萨!你说说我哪里像菩萨?”

    胖墩望着汉阳,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你的头发很短,只有菩萨才留短头发的;你穿的也不是我们汉朝人的衣服,你的衣服简洁又大方,看得出来你在天上的地位很高!不过,你不是个好菩萨,因为你的衣服上站了泥土和血迹!”胖墩指着汉阳上染了巧克力和草莓雪糕的白色T桖说。

    ......完全无语......

    胖墩接着说:“你可以告诉我,未来的我是什么样的吗?”

    “大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你还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否则,你将没有未来!”

    胖墩思纣了一会儿,然后憨憨的说道:“菩萨!我听你的!”

    汉阳咋呼一醒,“听我的?”

    “对!听你的!”

    接着,胖墩又轻轻地拍了拍汉阳的肩......

重要声明:小说《掉进钱眼里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