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摩登穿越者

    第十章

    汉阳、茹沫和司马远穿梭在钱眼相连所模拟的时空隧道中,他们被分配到一个预订的时间和地点。

    他们穿梭了好久好久,当刻有特殊文字的那枚古钱币渐渐抽离时,汉阳立刻抓住了它,因此,隧道提前出现了断层。

    就这样,三人从时空隧道中一跃而出,来到了目的地--公元前139年......

    公元前139年的长安,天空晴朗明媚,万里无云,虽然已至正午,大街小巷都仍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呈现出一派繁荣富庶的大汉盛景。

    时间越来越难熬,人们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明显上升了很多。当烈中天之时,大街上很多店面中露天的纸质商品都无故焚烧起来,人们也感觉体快要被那强光灼烧。于是,人们纷纷跑回家中躲避起来。

    “轰......”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把毫无防备的人们吓了个半死,谁也没料到,这万里无云的晴空也会产生雷电。来不及思索,所有人都加快脚步回家避暑,直到只剩下最后一拨人......

    他们边跑着,边眯着眼睛抬头望天,试图在进屋前弄清楚事发的原因,可是太阳光实在太耀眼,谁都没有看清楚什么。

    从太阳朝着长安城的方向,一大块黄色的物体飞速之下......

    之后,有人听到后传来了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一样。人们纷纷回头,眼前的一幕让顿时他们目瞪口呆。

    一团黄色的物体被耀眼的金光环绕着,人们隐约看到,那黄色的物体里面有三个像人一样的东西,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一动不动,仿佛蜡像或者花灯一样。渐渐地,金光腾空飞跃,消匿在空气中,天气也逐渐好转起来。

    在屋外的人们全都大声呼唤,“快出来看啊!这儿有一个黄色的东西,还发着光呢!”

    然后,东街区传到了南街区,“什么什么?屋外有一个发光的东西,就是它把我们的纸扇、纸花、纸风筝烧光的!”

    接着,南街区传到了西街区,“听说有一个发光的东西,不仅烧了他们的糊口的东西,还烧了他们的房子呢!”

    最后,北街区的人们也知道了,“嗯,听说了,听说了!房子也少了,好像还死了很多人!”

    这种以讹传讹的做法最终惊动了地方官员,地方官员见形势严重,又立刻上报到朝廷,这是惊动了皇帝可不得了!而事实上,所有地区最多就只烧到了纸制品,那些光对其他物体并未产生多大的影响,这是生物与生俱来能适应虫洞环境的特

    人们把眼睛擦得雪亮雪亮,准备探个究竟。当黄色物体上最后一抹余光消失,人们终于看清楚了,这长着四个圆盘的大怪物里面果真有三个着装奇特、有点像雕塑的人,这三个人,正是汉阳、茹沫和司马远,长着圆盘的怪物自然就是大黄蜂。

    “啊!!!”

    人们又一次被吓到,车上的人竟然“活”了过来,还手舞足蹈的大声喊叫。

    大黄蜂前面站着的一个体型彪悍的屠夫大声喊道“那是天上跳下来的妖怪,是来害咱们的,大家不要放过他们!”

    然后,屠夫嘿了一声,壮了壮胆,抄起货摊上一把新斧头,眼也没眨就向汉阳等三人砍了过去。

    汉阳见状,连忙高喊:“快开车!”

    司马远动作迅速地发动机车,狂踩油门。人们接着看到,那东西突然像马车一样跑了起来,尾巴那里还吐着黑色的气!

    飞速行驶的大黄蜂最终将屠夫撞倒在地,屠夫因受剧烈撞击全大部分地方血流不止,他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司马远回头看了看,他生怕闯出什么大祸来,看着屠夫垂死挣扎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心被无比沉重的担子压迫着,就快要喘不过气来,又也许,屠夫会没事的。

    三人乘着大黄蜂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前行,撞倒了很多路边的摊子,终于激起民愤,所有人都拿着一切可以杀人的东西跟在大黄蜂后面疯狂地追赶,他们已经把那会跑的怪物当成了劲敌还口口声声的喊着:“斩妖除魔!”

    当汉阳、茹沫和司马远渐渐逃离了“讨伐者”的视线,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唉!吓死我了!简直就是虎口逃生!你们看到了吗?这不是在拍戏,我们可能穿越了!”茹沫既感到庆幸又满脸茫然地看了看汉阳和司马远,当看到司马远满脸的怒容,茹沫都被吓了一跳。

    汉阳叹息着摇了摇头,“不是可能,是一定!”

    “如果不是你,我就不用来这鬼地方!也不会杀人了!”司马远大声怒喊道,然后松开方向盘,站起朝坐在后的汉阳一拳打了过去。

    汉阳没有躲,他明白,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都是为了那个仲夏之梦!

    顿时,局面有些混乱,大黄蜂没人掌控,又因为路面的障碍物阻挡而弄东倒西歪,而且不远处就是下一个路口了。

    “别打了!司马远你别打了!在这里,我们少了谁都会活不下去的!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茹沫连忙拉开司马远,让他控制住了大黄蜂。然后自己钻到了后排座位上,仔细地看了看汉阳的伤势,她没说什么,又迅速转过头去,偷偷地哭了起来。她,想家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茹沫问。

    ......

    汉阳低下头去,他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是应该庆幸的吗?可他连现在是什么时间都不清楚。他甚至有点怀疑,这真的就是仲夏之梦的旅程吗?然而,经历了那么多,这更像是一个梦了!

    三个人各自沉默着,谁也不理解谁,谁也不安慰谁......

    车子还在继续前行......

    汉阳发现,这个时代根本不是他们所能驾驭的。这是一个多么现实、残酷,而又多么封建的时代......

    他们更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掉进钱眼里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