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锤定音

    第八章

    拍卖会开始,所有商家都各就各位、正襟危坐,努力争取,准备接受拍卖师的“宣判”。

    这么隆重的拍卖会,汉阳还是第一次参加,听坐在后的人说,这里所有人个个价过亿,就连本次拍卖会的入场券都要好几十万,有钱的还不一定就能进来,还得有商界领头羊的引见才有机会跨入门槛,因为能争取到稀世珍宝的机会实在难得。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第十八届民间国宝拍卖会--北京专场。在此,要特别鸣谢北京园艺文化馆……”

    主持人进行了几分钟的开场演讲,所有新闻媒体纷纷对拍卖会进行了现场报道,摄像机的闪光灯像漫天星辰般疯狂地闪烁,会场更是时不时地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汉阳反复地向茹沫质问道:“你是怎么弄到入场券的?”

    茹沫皱了皱眉,大声地喊道:“什么?这里声音太大,听不见,还是好好等着那枚古钱币出现吧!”

    于是,汉阳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中,无数拍卖品被商家们一“举”夺得,那些汉阳都不在意,对于另一个人来说,也是如此。

    汉阳时常听到左旁那个女人喊价的声音,他注意到,那个女人从来都是在低价位时喊价,两个小时过去,她喊价无数,却没有拍买到任何一件稀世古董。这不,女人又开始喊价了。

    “下面这件藏品,是由世纪金融机构提供的唐朝初年精工编制的绿纱婵衣,重量仅有38.35克…好!那位女士已经出价到5000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六千万!”

    “87号女士出价到六千万!”

    汉阳头皮一麻,87号正是茹沫,他连忙朝着茹沫强忍住气地喊道:“你疯啦!六千万啊!万一……”

    茹沫笑着说道:“没事的,你看你旁边那个87号,她不也老喊着吗?”

    茹沫安静地坐着,准备着下一个声音把价位抬到更高,可是……

    “唐朝时期的绿纱婵衣,已有女士出价到六千万,还有没有更高的……六千万一次,六千万两次……”

    此时,茹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瞪大了眼睛,冷汗都冒出来了,汉阳也只得跟着干着急。她不断地捏着汉阳的手,嘴里碎碎念: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容不得汉阳思索,他狠了狠心,举起手中的牌子,“六千一百万!”

    茹沫并未因此而轻松下来,她仍然紧张得语无伦次。“六千一百万!你家有那么多钱吗?你不如让我买下算了!”

    “我家没多少,不过,你家更支付不起了,难道你还要出更高的价?省省吧!”

    一旁89号女人听到了他们的一席对话,知道他们即将陷入困境,便毫不犹豫地喊出了“七千万!”

    至此,唐朝初年超轻丝织品以七千万的价格卖出。

    汉阳长叹了口气,向女人致谢,“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这六千万简直能要我的命!”

    女人笑着说:“真不用谢!据说,这次拍卖会所产生的利润,-将有70%转入慈善机构,既然是做善事,总不能让无辜的人陷入困境吧!7000万就权当是捐出去了!”

    女人探出头来看了看茹沫,通过之前茹沫和汉阳的对话,女人仿佛看出了点什么不对劲。她对茹沫说:“你男朋友是个好人,你别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记住,待人要真诚!”

    茹沫目瞪口呆地望着汉阳,有点不知所措,汉阳也觉得女人讲这番话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难道茹沫对他有所隐瞒?

    女人缓缓地站起来,走到茹沫面前,“能和你谈谈吗?”

    茹沫顿了顿,起跟着女人去了文化馆后台,汉阳并未察觉出有任何蹊跷。

    文化馆后台是一个富丽堂皇的金色大厅,大厅中央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巨大的华灯,华灯下方摆着一张很长的、配有沉香木椅的议会长桌。

    女人和茹沫面对面坐了下来,女人看了看旁的女服务生,“有没有拿铁?”

    “有!”

    “两杯”。

    “好的,请稍等!”

    女人支开了边的外人,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与茹沫谈。

    “你骗他了?”

    “我…没有!”

    “还说没有,我都听出来了!你是不是向他隐瞒了你的背景?”

    茹沫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女人面无表,仿佛很不高兴,“你是真心他的吗?”

    茹沫点了点头,“我是怕他接受不了我…”

    女人立刻打断了茹沫的话,“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知道你是这个文化馆总裁的女儿,而且,你还向他隐瞒了这一切,他会怎样想!”

    茹沫叹了口气,开始愁眉不展。

    几秒钟过后,女人继续说道:“你爸说了,在今天的拍卖会上,让我多关照你,所以我才买下了那件绿纱婵衣,你知道那七千万多不容易吗?”

    茹沫这才嘟囔着嘴说话了,“七千万算什么!我爸有的是钱,他的就是你的!”

    女人不耐烦地接话说:“得了,得了,别来这!”

    原来,不仅茹沫的社交关系复杂,就连女人也不例外。

    茹沫开始嬉皮笑脸地开起玩笑来,“不过,你刚才演的还不错的,居然没让汉阳认出我们是认识的!”

    女人突然激动起来,“什么?你说什么?那个男孩,他叫汉阳?是不是姓刘?”

    “不是,他姓司马!不过…”

    突然,会场传来了拍卖师洪亮的声音。

    “下面这一件藏品,是西汉武帝时期皇家墓葬中的钱币,其铸造历史已不可考。本次拍卖,本会集齐了五枚古钱币中的两枚……”

    茹沫和那个女人都紧张到无法呼吸,当然,汉阳也是如此。

    会场上,汉阳正焦急地等待着。

    当价位上升到八千万的时候,女人和茹沫终于赶到,并将价位提升到一个亿!另一位商家毫不犹豫地喊出两个亿,可争斗并未就此结束,仅过去几秒,价位连连翻倍到四个亿,这样的势头将拍卖会初步推向**!

    89号女人不甘落后,狂加四个亿,使价位升至十个亿,就此,其他商家再不敢加价了。

    “…十亿两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茹沫高举价牌,“十二亿!”

    此时,形成了两大势力争锋相对。

    女人站起来,“十四亿!”

    茹沫跟着站起来:“十六亿!”

    两人怒眼对视,犹如战场上惨烈的厮杀。

    此时的汉阳早已魂不守舍,被会场形势得惊心动魄了。他试图站起,却发现自己的子早就已经麻痹了!他用尽全力气,站了起来,没等茹沫回过神来,就拉着茹沫的手跑出了会场。

    离开时,他们清晰地听到一声高喊--十七亿!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清脆的落锤音……

重要声明:小说《掉进钱眼里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