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中仙

    第七章

    课间,茹沫说放学后要带汉阳去一个特别的地方,汉阳倒真是好奇,“什么地方?你就别制造悬念了,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受不了这惑”。

    “你就别多问了,肯定圆你的梦!”

    “沫儿,你真逗,我的梦路人皆知,就是仲夏之梦!没那么简单的”。

    “要是能找到那另外三枚古钱币呢?”

    汉阳皱着眉,望着茹沫,眼睛里满是怀疑和好奇,他不敢相信,可是茹沫的表分明那么自信和肯定。有点心理准备总比突如其来的好,不过,汉阳并不十分自信,《仲夏之梦》一直都只存在于他的梦境中,关于古钱币的来历及其功用也都是汉阳制造出来的传说而已,既然什么都只是汉阳自己的说辞,他又怎么能奢求将神话变为现实呢?何况都已经十八年了,如今,他也仅抱有一丝幻想罢了。

    汉阳看了看《仲夏之梦》的手稿,轻声叹息着摇了摇头,继续拿起钢笔开始写作。

    茹沫的后桌、同时也作为司马伊死党的卓小夕突然从茹沫后冲上前来,动作夸张地拍了拍茹沫的课桌,然后大大咧咧地朝着她喊道:“喂,我看你们悄悄话倒不少啊!不对不对,这肯定有问题,必须得告诉伊伊,让她做好全副武装、打好保卫战的准备!”

    茹沫一惊,被卓小夕的话给弄糊涂了,“同学,你才真逗啊!司马伊和汉阳不是亲兄妹吗?你不会说他们…他们两…”

    茹沫回头看了看汉阳,此时,汉阳也正呆呆地望着她,“这个,也许我早该告诉你…”

    卓小夕哈哈大笑一声,急忙插嘴说:“全校都知道他们两不是亲兄妹,就你一个人蒙在鼓里,你真笨!这太严重了,一定得提醒伊伊,随时应战!”

    …汉阳将自己的况彻头彻尾地给茹沫讲了一遍。

    “这么说,你的世还是一个谜!”

    “这是个不简单的谜!”

    “会不会,和你经常做的梦有关系?”

    “这正是我希望破解这个梦的原因!也许吧,也许她只是一个梦,其实我也不想做这白梦,可是总是摆脱不了”。

    司马远从汉阳边走过,不经意间偷瞄了茹沫一眼,茹沫立刻埋头学习去了。待到司马远走到后,茹沫又偷偷回头看了看司马远,然后若有心事地转过头去思索了一番。

    放学后,将近黄昏,茹沫带汉阳乘车来到海淀区的一个文化馆,此时馆内人潮涌动、熙熙攘攘,那些人着华装丽服,个个待客都是高谈阔论,看得出来,他们都是一些比较有份的企业名家。

    茹沫带着汉阳在人群中穿梭前行,希望可以抢到一个比较幸运的位置。汉阳有点跟不上脚步,他不时地提醒茹沫跑慢点,免得出笑话。

    一不留神,汉阳撞到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弄得她被手中的红酒泼湿了衣服。年轻女人受惯作用差点摔在地上。汉阳立马甩开茹沫的手,转过去扶起那个女人,并向她致歉。

    “对不起!对不…”

    女人缓缓地起了,她的面庞同时也映入汉阳的眼帘。

    当看到她第一眼,仲夏之梦的一幕幕瞬间在汉阳脑海浮现,他顿时惊呆了。眼前这个女人竟会是穿过白色蚕纱的梦中仙?他不能确定,更不敢确定!

    茹沫的呼唤将汉阳从痴梦中惊醒。“汉阳,走吧…汉阳…”

    汉阳被茹沫拉走,女人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了汉阳的道歉。

    “8号座有人坐了,去看看88号!”

    88号坐位居坐席正中,离前排有一段距离,茹沫仔细地瞧了瞧,巧的是,88号坐居然没人坐。于是汝沫拽住汉阳让他坐在那个位子,巧的是,刚好另一个人也正准备坐过来,汉阳差点和人家撞上,刚坐下来马上又起让位。

    汉阳屈示意对方坐下,没敢抬头,生怕得罪了什么达官贵人。

    “没事,你坐吧!”汉阳耳畔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女人的声音,这声音似曾在哪儿听过。汉阳抬头一望,眼前正是那位被自己撞到的那个女人,此时,汉阳更加深信自己的直觉,这个女人一定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祝你好运!”女人微笑着在88号座的左边--89号座坐了下来。

    接着,茹沫将木滞状态的汉阳推上了“宝座”,茹沫自己坐在汉阳右边--87号座。

    汉阳坐下来的那一刻,他仿佛感应到来自那遥远时空的呼唤……

    也就是在十八年前,在北京,在海淀区的文化馆,在这88号座位上,曾安坐着一个单纯的女孩……

    汉阳端详着,她每一缕头发,每一寸肌肤,甚至每一个毛孔,他都琢磨得如此透彻。汉阳迫切地想知道,他也反复地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汉阳目不转睛地望着旁的梦中仙。她的黯然神伤,给自己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眼睛里透露着一丝凉意,她不又想起了十八年前的往事……

    “六千万!”“成交!”……

    “现在是什么时间?”“公元前150年”……

    “皇上,我你!”“我也你!”……

    “你说过,会和我一起回去的,对吗?”“我你…对不起!”……

    那句“对不起”比“我你”还要沉重!那些曾经的美好就像瑰丽的长虹占据着晴空。你越是在意,就越是能感觉遗失的痛!这个影埋藏在女人心中18年,生根了,萌发了,就再也无法摆脱。

    汉阳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幸被女人察觉到,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汉阳立刻坐正了子,听茹沫演讲起来。

    “在18前,整个中国只出现了一枚古钱币,据说,那是盗墓者从一个无名的汉室皇家墓葬中偷出来的,因为很多原因,后来流通到了市面上,被人们当作古玩收藏着…之后,在古钱币拍卖出去的第二天,另外四枚上古碳质钱币横空出世,轰动了整个金融界!”

    待女人回过头去,汉阳又忍不住盯着她。茹沫见汉阳心不在焉,探过头去观察了一下,见汉阳正望着那个女人,便拍了拍汉阳的肩膀,汉阳仍没有回过神来,于是,茹沫用两只手捧着汉阳的脸,强行进入了汉阳的视线。

    茹沫严肃地说:“不准看别的女人!”

    汉阳被茹沫的手挤得“面目狰狞,”他呆呆地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掉进钱眼里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