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催命兰花手

    夕阳将落,火红的晚霞漫于天际,就像独孤小小的手一样红。

    夏晓风就坐在独孤小小的旁边,此时的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安静地听着旁的人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突然间发现,小小就好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鸟,哪怕是再大的风,再乌的云也都无法阻止她快乐的鸣叫。

    “其实我都已习惯了,无论这双手将来会怎样,无论以后的我会怎样,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有个小伙伴,他叫夏晓风。”小小看着夏晓风,她在笑,笑的那么甜,那么开心。

    夏晓风也在微笑着,他没想到独孤小小竟然如此的容易满足,有个新伙伴就令她如此高兴。其实他却不明白,对于女孩儿来说,有一个不嫌自己的伙伴儿,比什么都重要。两人相视的笑着,都那么开心。

    此刻,夏晓风在心中默默下定决心,他将来要做一件事,而且一定要做。

    “孩子们,该回家了。”这刻,两人后突然传来独孤无涯的声音。夏晓风回头一瞧,却并没有看到师傅的影,他心中甚是奇怪。这浑厚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别看了,你看不见的,二叔肯定在家呢,他用的是音波功里的千里传音。”

    “音波功?可真神奇。”夏晓风心中有些惊奇,看来师傅懂的还真不少。

    “我们快点回去吧,一会二叔要担心的。”

    “好……”

    夏晓风好字还未说完,子已便被拉起,他的手又被小小抓上了,此时的他却没有再脸红,只不过他的手中偷偷的用了些力,用力的抓住了小小的手,两人就那么的快快向家跑去。一路上,又听见了小小那银铃般的嬉笑声……

    百花山地属苗疆,它高不过泰山,甚至都高不过一般的山,它也不险,看起来还很温柔。可是它偏偏却闻名于天下,江湖上无人不晓得百花山。

    江湖大派百花派虽在这山上屹存百年,但这也不是它成名的原由。这里一年四季风常驻,山上有鲜花也有青草。可奇怪的是,这里的花种不多,也不少,刚刚好一百种,一种不多,一种不少。

    粉若朝霞的凤仙花,鲜红如血的玫瑰花,芳香迷人的茉莉花,在这里你都能看到,但你看到的最多的还会是兰花,很多很多兰花,四季兰、莫兰、兰、寒兰、惠兰。山中一百种花里,这兰花从数目上就要占了三成,究竟是为何?

    莫非百花宗主柳轻鸿喜欢兰花?没错,柳轻鸿的确喜欢兰花,而且喜欢的要命,甚至他和兰花还有个孩子。

    不过,此兰花却并非彼兰花。

    “催命兰花手”——白青兰便是柳轻鸿的结发妻子了,她还是百花派的二宗主。

    “兰花指轻挽,非死即伤。”江湖上的人都这么说,所以大家都称白青兰为“催命兰花手”。

    此刻,这对夫妻就在他们的家中,百花的后院便是他们的家。

    庭院里到处都载满了兰花,到处都香的宜人,香的温馨。柳轻鸿就站在这满院浓郁的香气中,旁边一人正依偎着他,那便是白青兰了。

    白青兰今穿的是一件样式清新的黄色连绣花长裙,上面仿佛也绣了一百朵花,但却都是兰花。此时的她正目光如棉,眼波似水的看着旁的柳轻鸿。

    柳轻鸿也看着他,眼中全是意。“百花山最漂亮的花其实是一朵兰花,叫白青兰。”他心想,他也一直都这么想。

    确实,若是论漂亮而在江湖上排个榜,白青兰绝对出不去前三,而且再过几年没准就会是第一了。

    柳轻鸿以前做梦都没想过会娶到如此漂亮的妻子。那时的他不俊俏也不丑,功夫不好但也不坏。可谁会想到,多年后的他不仅是百花宗主,而且还娶了百花宗第一朵花——白青兰为妻呢?“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般。”他常常跟她这么说。

    两人对望着,眼中尽是绵绵意,谁都不肯说话。此时,要是被一些不知的人看到,还要以为他们俩是刚成亲不久的小夫妇,其实却不然。

    “爹爹,娘亲……”在如此温脉脉的境之下,屋中却传来一阵宛如黄莺出谷般的呼声。

    柳轻鸿与白青兰两人相互对视,各自苦笑着。笑还未完,白青兰就已离他的丈夫有三丈远,迎上了从屋中出来的小孩儿。

    “月儿为何出来了,怎么这么急着找娘亲和爹爹呀?”白青兰说道,她正拉着那女孩儿的手,柳轻鸿也慢步走了过来。

    这自屋中出来的便是柳轻鸿与白青兰的女,所以她叫柳月儿。月牙儿似得弯眉下,一双半弦月似的大眼睛正笑眯眯的露出有神的光,“娘,我要告诉你个特别大的好事。”

    “哦?月儿要告诉娘什么好事?让娘猜猜,嗯……你又将小师兄弟们捉弄了不成?”白青兰笑道。

    “不是,不是,娘再猜。”柳月儿摇头道。

    “那就是你师叔这次回来给你带新的布偶娃娃了?”白青兰又猜道。

    “不是,不是,娘又猜错了。”

    “这也不是?那娘就真的猜不到了,还是月儿自己说吧。”白青兰心中也奇怪,平常能令月儿这么开心的也就这两种事了,要么别人被她给捉弄了,要么又有了新的娃娃,可这些都不是,那是什么呢?

    一旁的柳轻鸿也没有猜到,正在眉头轻皱的思索着。

    柳月儿看父亲母亲都猜不出,便神秘的一笑,说道:“爹爹,娘,若是我练功已能达到凝气的境界,你们说是不是件大好事呢?”

    听此,夫妻俩心中一齐有些惊动,但却都装作平静。

    “月儿,你说的是真的吗?”白青兰问道。

    “呵呵,月儿虽平时喜欢玩闹,但是什么时候骗过娘亲?”柳月儿笑着说道。

    “青兰,我早就说咱们家月儿天资聪慧,你看看,被我说中了吧。”柳轻鸿听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在一旁说道,“月儿,晚上让你娘给你做好吃的。”

    白青兰心中也很是欣喜,但没有表现出来。

    “月儿,虽是如此,但你也不能骄傲,知道么,练气虽很重要,但也不能落下了招式,娘教你的兰花手——单手式你练熟了没有,快再给娘练习一遍。”

    “是。”柳月儿竟真的开始在庭院里练习起来。别看她平常喜欢嬉戏玩闹,她娘吩咐她做的事,她半点都不会不听的。

    “青兰,月儿还小,不用这么辛苦……”柳轻鸿的话还未说完。

    “鸿哥,你不懂,现在江湖上后起之秀颇多,月儿虽说资质稍好,但比她好的还不知有多少,而且听说雷通之子年纪轻轻的就已在同辈中人没有敌手,哎……以后的江湖是年轻人的了。”白青兰感叹道。

    “那样也好,到时我们多生几个像月儿这样的好孩子,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柳轻鸿看着他的妻子,轻声笑道。

    “谁要跟你生,想的美,再胡乱说就罚你晚上不准上。”白青兰瞪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两抹绯红。

    “咳……好好,就当我没说。”柳轻鸿不自然的笑道,“看来月儿这些天确实有刻苦练功。”他紧忙转走青兰的注意,他可不想晚上睡在地上。

    “嗯,看来月儿长大了。”白青兰此时也看向了柳月儿,附和道。

    庭院之中,柳月儿兰花指轻捏,单手式舞起,淡黄的绸衣长衫也迎风飘动,说是练武,其实更像是练舞。招式美,人也是美人坯子。母亲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美女,那她将来也必定会出落成大美女,不过时间问题。这样一个美女,也可能是武林中的幸运,但也可能是武林中的不幸吧。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