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化无限为有限(下)

    一个人心不好的时候往往比心好时能承受的更多,至少夏晓风是这么认为。那他狂奔了整晚都没什么事儿。现在他只跑了近一个时辰就累的不行,浑是汗。他都不知道那晚的他是怎么过的。

    终于,他又来到那晚的悬崖边上,又看到了那座孤峰。此时他才发现这座山峰竟是那么格外的不一般。他曾听他娘说过,天山山脉绵延长至上千里,就像一把雪亮的长刀将回纥大地切成两半,山的那边冬夏有雪,这边却是四季如。而这座孤峰则像是长刀边上的一把小匕首,突兀的插在天山主脉的不远处。

    “也许这座孤峰也喜欢孤独吧。”夏晓风深幽的眼神掠过眼前的山峰,向天山主脉望去,也不知道他的小伙伴们现在怎样了。

    “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早。”不知何时,一只修长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上。听声音那人便是他师父独孤无涯。

    “徒儿与师父有约在先,必然不能让师父来等徒儿,却没想到师父竟也来的这么早。”夏晓风恭敬的说道。

    “呵呵。”独孤无涯却是轻笑了一声,道:“这么早起来,难道你娘不怀疑吗?”

    “不会,娘亲已经习惯了风儿的早起晚归,不会起疑。”原来他这几天一比一起早,是故意的。说到此,夏晓风心中发誓,以后再也不会骗他娘,永远也不会。

    “那好,从今起为师便会教你习武练功。”

    “多谢师父。”夏晓风道。

    “谢就不必了,不过练功之前为师要问你个问题。”独孤无涯道。

    “弟子有问必答。”夏晓风道,言语还是那么简单有力。

    “其实也不能算的上是问题,就算是为师先教你做人的道理吧,你说这世间物种繁多,为何这人却是万灵之长,唯独这人就能掌控人间的一切,凭借的是什么?”独孤无涯问道,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夏晓风。

    夏晓风仔细想了一会,道:“可能是因为人的贪婪和不知足吧,人总是想得到他们无法得到的。”

    “你只说对了一点,普天下,人的潜力最是无限,因为他们有无边无际的思想,他们总是用尽办法来满足他们脑中的所想所需,但他们至多能活百多年,可是就是这区区百十来年,他们竟想用有限的体去做那无限的事。”

    “化无限为有限?”夏晓风脑中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只是一闪而过,他又不明白了。

    “对,就是化无限为有限,正因为如此,我们人才能站在这世间的巅峰。”独孤无涯道。

    “师傅是想告诉徒儿,无论将来徒儿达到多高的地步,都要孜孜不倦的去追求那无限的境界么?”夏晓风问道,他现在只能理解的这么深。

    独孤无涯笑了笑,说道:“你这么理解倒也是不错,呵呵,师傅悟不好,到现在也没有参悟这句话的含义,希望你把这句话放在心中好好斟酌,等你有天明白了,也许你的境界就能超过欧阳百冶了。”

    “莫非这些话本是那欧阳百冶前辈所说?”夏晓风问道。

    “没错,正是那欧阳百冶所说,恐怕也只有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独孤无涯感叹道。

    夏晓风在一旁没有出声,他的眼神又变的深邃,脑中来回琢磨着刚说的那些话,想了很久却都没想明白,反而有点更糊涂了。“师傅,这些话真的很难懂呢。”

    “哈哈,为师想了几十年都没想明白,若是让你一会就琢磨明白了,那可是太逆天了。”独孤无涯笑道。

    “好了,想不通就先不要想了,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弄明白的,往后的子还长,慢慢想,今为师可是来交你功夫的。”独孤无涯道。

    “恩,师傅放心,徒儿会谨记刚刚那些话,一定会想明白的。”夏晓风坚定的道。

    “好,为师也对你有信心。”独孤无涯轻捋稀须,琥珀色的眼睛里也露出了喜悦之色,他确信,将来夏晓风的成就必是不可估量。

    独孤无涯满意的看着夏晓风道:“现在先说说你眼中的武道是什么样?”

    “徒儿以前听别人说过,练武其实就是练气。”夏晓风道。

    “不错,气,灵者也,呼之有气,吸之亦有气,呼吸则灵也,这天地中的灵气蕴含着无限的力量,而练武就是用气的力量将人体内的潜能发掘,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轻则可以开碑裂石,若是练到极致,移山倒海也不是不可能。”独孤无涯道。

    “那徒儿现在应该从哪学起?”夏晓风道。

    “呼吸。”独孤无涯只说了两字。

    “呼吸?”夏晓风却是有些不明白。

    “对,就是呼吸,你得先学会采气,在呼吸之间将这天地间的灵气引入体内,达到调息、调、调神,你先自己试试看。”独孤无涯道。

    夏晓风就那么盘腿的坐在了地上,不动也不出声。

    “吸,呼。”第一口气完毕,他没有动。

    “吸,呼。”又换了第二口气,他还是没有动。

    “吸,呼。”第三口气吐出,夏晓风突然睁开了眼睛,“师傅,徒儿还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哈哈,你要是有感觉就怪了。”独孤无涯大笑,他发现眼前的夏晓风竟还有如此可的一面。

    “屏气凝神,什么都不要想,吸气之后先不要呼出,沉至丹田,你再试试看。”独孤无涯指点道。

    夏晓风微闭双眼,去除脑中杂念。“吸。”这次他将气留在了体中。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