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深夜萧曲

    明月当空,皎洁的银光洒在青绿的草原上,还洒在了一个人的上。

    夏晓风一路奔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就像一只孤独的野兽,而且还受了伤。等他累了,跑光了上所有的力气,他便狠狠的摔躺在这草原上。毫不客气的沐浴着月光,来疗伤他心中的痛。也许只有孤寂的月才能明白孤独的人吧。可是孤月每天晚上还能给漆黑的大地带来光亮,夏晓风却找不到他的人生方向。

    夏晓风从腰间拽出一条柔软的铁片,将它抻直,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借着月光,上面的风铃花变得更美,竟像是活的一样。他玩耍了一会后却变得更不高兴了。因为他不明白,为何父亲不让他练武,为何父亲不在了,母亲还是不让他练武。只是为了能让他平安的过一生吗?平安的过一生真的是他所要的吗?这样的他感觉并不好,他心里的孤独,寂寞,没有人能懂。

    夏晓风想了一会就不想了,他睡着了。一个十二岁孩童的脑子里装的居然是这些,没有孩子应该有的天真乐趣,却充满了那么多的孤寂。或许有些人天生要背负的就比别人多,脑袋里装的东西也就与别人不一样了。

    没过多久,他就醒了,他听见了一阵箫声,一个人的箫声。是谁会在深夜里独自的奏曲呢?应该也是个孤独的人吧,夏晓风心里猜道。他拨开前的青草,沿着这清幽的曲声,向声音的根源寻去。

    “忆江南,伊人泪满衫,时近中秋月渐圆,他乡故人回路难,人月两难圆。”好哀愁的曲子,好忧伤的声音。夏晓风离那箫声更近了。可是他却看不清那吹箫之人。

    他已经无法再往前走,再往前走便是万丈的悬崖,那人便站在悬崖对面的山峰之上,以他的眼力只能看出那人穿了一件白色长衫,未扎起的长发迎着夜晚的冷风飘散着,头顶上的孤月也好像在特意的照着他。

    夏晓风没有出声,他静静的坐在了悬崖边上,望着那山峰上的人,听着那还有些品不懂的曲子,此时竟痴痴的不动了。

    良久,箫声断了,因为吹箫的人发现了有人在聆听他的曲子。孤独的曲子有人听了便就不在孤独。

    山崖与山峰之间大约有十丈远,七八丈高,那人竟似不怕待会儿回不去,踏空而来落在了夏晓风的边。

    夏晓风只觉得山峰上的人影一晃,边便多了一位白衣人,一位白衣中年人。

    “你能听的懂我的曲子?”中年人说道。

    “听不太懂,但我感觉你也是个孤独的人。”夏晓风说道,他心中也是这么想。

    中年人大笑,随后反问道:“这么说来,你莫非也是个孤独的人?”

    夏晓风沉默了一会儿,道:“也许吧,这世间谁人不孤独,只不过有人掩藏的深,有人掩藏的浅罢了。”

    中年人听后却没有再笑,一个半大小孩儿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他有些吃惊。难道他从小就一个人过活?

    “你家还有什么人没有?”中年人道。

    “母亲和我。”夏晓风道。

    “你母亲对你不好?”中年人道。

    “很好,对我很好,好到了极好。”夏晓风实话实说,他娘几乎对他百依百顺。

    “那难道你没有朋友?”中年人又道。

    “要好的玩伴有三人,每一起嬉戏玩耍。”夏晓风道,他的话总是那么简明有力,无论是跟熟悉的人,还是陌生人。

    “那你为何会说出刚才那般话,你本不该寂寞的才是。”中年人不明白,就算是父亲不在,有母亲和朋友的他也不该感到孤独。

    “我不知道,每当我安静下来我的脑子里就会莫名奇妙的想一些事,止也止不住,想完之后我就会感到十分孤单。”的确,夏晓风最喜欢的就是沉思了。

    “嗯,这世间的确有些人与别人不同,他们内心的世界普通人是无法懂的。”中年人说道,他能明白,因为很少有人也懂他。

    中年人开始在心中仔细地打量起夏晓风,“嗯,不错,年纪轻轻就散发出如此英气,筋骨也不错,听其刚才所说,悟也必然不错,恩?”当中年人看到夏晓风手中的铁片时眼睛却定住了,不再看其他的地方。

    “能不能将你手中之物借给我看一下。”中年男子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夏晓风的左手。

    “给,看完后便还我,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夏晓风就真的给他了,因为他知道孤独的人最是信守承诺。

    中年人接过夏晓风手中的铁片,仔细的端详起来。他轻抚上面温柔秀美的风铃花,一瓣一瓣的摸着,待他逐一摸遍之后,修长的手猛然一抖,一团十分明亮的真气竟浮现在了他手上,可手中铁片却没有因此变的光亮,铁片仍旧是铁片,依然暗淡无光。

    “嗯?”中年人脸上出现了一丝不理解。按理来说,此时他手里的铁片应该坚起来变的锋利无比才是,可他的真气却无法注入其中丝毫。

    “你的血是不是曾经滴落在这神兵之上?”中年人问道。

    “神兵?我不知道,也许以前流血的时候弄到了上面吧。”夏晓风道,他心中也是有些不明白,父亲留给他的铁片在这人讲来却成了神兵。

    中年人将铁片还给了夏晓风,“将你的右手伸出。”

    他握住了夏晓风的右手,澎湃的真气骤然发出,竟似黑夜里的第二个小月亮一样。夏晓风此时感觉体里有一种满满的充斥感,而且极其舒服,乎乎的,他真想就此一直下去。直到他看见手中的铁片,不,他看见一柄剑,一柄没有剑柄的剑正握在他的手中,也迸发着耀眼的光芒,上面的风铃花在告诉他那就是父亲留给他的铁片,而此时竟变的那么神奇。

    中年人发功完毕,将夏晓风的手松开,怎料夏晓风竟站不稳似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刚刚狂奔后的他都没有如此的累。

    中年人此时却仰天长笑起来,:“天意,哈哈天意啊。”

    漆黑长夜里,这一声笑却一点都不突兀,夏晓风就这么看着他笑,他也跟着笑,微微地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