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夏晓风

    天,蓝的没有一丝污浊,云朵白的近似是透明,太阳的光也那么柔和,柔的让人敢与它直视。四个孩童就躺在一望看不见边际的草原上,享受着这如画般的蓝天白云,还有那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乐趣。

    “晓风,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去“天山”学武了,你真的不跟我们去吗?”为首的一男孩说道。他的体格在四个人中最为健壮,肤色也最黑,本来大而圆的眼睛眯成了一道小缝,这阳光照得他很是舒服。

    “不去,我娘说练武不好,打打杀杀的,我可不想杀人。”应声的小孩说道。他长的不同于其他三人,肤色很白,一双狭长的眼睛里却透露出深邃的目光,好像谁都看不出他内心里的世界,直而的鼻子颇有要长为悬胆之势,小小年纪竟有了一副俊美的胚子。

    “谁说练武就是为了杀人?练武是为了强健体,保家卫国,而且据说天山之上的“大漠之王”已经功力通天,离长生不死只有一步之遥了,没准哪天我哈图鲁也能长生不死呢。”那最健壮的男孩兴奋的说道,仿佛此刻的他就有了无上的功力。

    “我看你吹牛的功力才是最高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功力通天的,我三叔今年都四十岁了,才勉强能达到“聚气”,他说“大漠之王”在他那个年纪都能将真气运于体外了,你认为你能比我三叔还聪明?”说话的是个小个子,一脸的小黄斑,扁豆似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着,根本不相信哈图鲁将来能够有多厉害。

    “哼,巴古,你别小看人,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你三叔再聪明也不是族中第一。”哈图鲁不高兴的说道。

    “反正我三叔就是比你聪明,你将来的成就不可能有多高,哼。”巴古反驳道。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架来。

    “行了,别斗嘴了,还是想想我们上了天山学什么吧。”说话的小孩声音很小但很清晰,看起来也很是老实。

    “我要进兵刃宗,十八般武器都学它个遍,到时舞刀弄枪真气四散的,要多威风有多威风。”哈图鲁轻巧的说道。

    “我要进拳脚宗,把“冲风拳”和“疾风腿”都学会,打起架来招招生风,那才带劲。”巴古一脸向往的神色。“你呢,小宝童,你想学什么?”随后他问向那个老实的孩子。

    宝童想了一会儿,道:“我要进练气宗,到时候隔着老远就可以开山裂石了,而且我大哥也在练气宗,我要去找他。”

    三个孩子就这样一人一句的吹着牛,享受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乐趣,小孩的乐趣就在于他们吹牛可以完全不负责任。而晓风却没有加入他们,他只是默默的听着,什么也没说。

    夕阳西下,牛羊马儿们该回家了,四个小伙伴也都分别后回家去吃饭了。晓风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自刚才起他便一句话也没说,平常的他就不太愿意说话,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只知道他娘叫于婉儿,对他极好,从小教他识字读书,年年为他添置新衣,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娘都会为他办到,但就是有一点,他娘从来不许他学武,哪怕是提起来都不行。

    走了有一阵子,晓风终于要到家了,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茅草屋,屋里还是亮的,他娘又在等他。

    晓风将牲畜轻轻的赶回草棚中,他不想弄出声响再惊扰了他娘。

    他轻推开门,娘亲果然还没有睡,还在忙着做针线活,桌子上的菜看样子还是温的。其实他却不知道,他娘不等菜凉便会再重新的上一遍,每都如此。

    晓风坐在饭桌前,没有马上动筷子。“娘,我想练武。”他鼓起全勇气胆怯的说道。

    可他娘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快点吃饭,吃完了就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他娘的声音柔弱,在他听来却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晓风开始安静的吃起饭来,这顿饭吃的却很慢。很久,晓风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菜,却没有按他娘所说的去睡觉。“娘,我真的想练武。”晓风又说了一遍。

    这次他娘好像是真的听到了,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走向了里面的一间小屋,“你跟我来。”晓风心里知道,这是要去见他父亲了。

    晓风跪在地上,望着眼前的灵牌,“夏问天之墓”,他爹叫夏问天,所以他叫夏晓风。从他记事起他就没见过他爹,只是听娘说他爹活着时候是个大英雄,后来被人用计害死,在他爹的至交好友帮忙下,他娘带着他远走回纥,到此才安定下来,他爹生前曾说过,一生都不要让风儿练武,风儿自然便是他夏晓风了。

    “我答应过你爹,今生不会许你习武,就让你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的过完一辈子。”于婉儿轻声道。

    “可是爹已经死了,我真的很想练武,等我练好了还可以爹报仇。”夏晓风哀求的说道。

    “你爹没有死,他在远远的天上看着我们,你爹也不需要你去为他报仇,他一生所愿就是希望你安稳的生活下去,习武之事以后你也不必再说,我不会同意。”于婉儿依然轻声说道,只是表很是严肃。

    “不,我就要习武,过些天我就上天山!”夏晓风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或许是来自一个十二岁男孩的叛逆吧,他第一次顶撞了母亲。

    “啪”的一声,他却没想到这第一次顶撞竟换来了母亲给他的耳光。

    “我恨你……”夏晓风夺门而出,不一会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屋里只剩下于婉儿在抱着夏问天的灵牌轻轻的哭,她不知道这巴掌打的是对还是不对,也许以后才能知道吧。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