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望天峰夺宝(下)

    叶近秋看着眼前的“嘻哈二佬”,手里已经将背后的亮银枪摘下,白衣配银枪,一片肃杀之意无中而起。他的“凄秋怜叶枪”已经大成,上散发的气势仿佛有着一种莫名的忧伤之力。一旁的穆知也已提真气将“心诀”运起,不过他体里的真气好像活了一样,竟要透体而出一般的布在上,看来他的武功要比叶近秋高出不少。

    “哈哈,左老儿,看来你和我真是老了,一些小辈都有胆子呵斥我们了,竟还要动手打我们,呜呜。”谢老头此时竟装着哭起来,还装模作样的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嘻嘻,谢老头,哭啥,既然小辈们以为我们老了,那我们就做点老人家该做的事就行了,嘻嘻。”左老头道。

    “做什么?”谢老头问道。

    “小辈们不懂事,咱们做老辈的就应该管教管教打打股喽,嘻……”左老头还未笑完便青龙戏珠般向穆知冲去。说是冲去,其实更像是飞。

    “哈哈,打人股的事怎能不算上我。”谢老头也骤然跳起,杀向了叶近秋。

    这边,穆知已经与左老儿打的不可开交,两人每次交手都能弄出“啪、啪”的声音,那是真气碰撞所发,左老儿的“戏龙八势”精妙无比,穆知的“意怏然剑”也是不同寻常,每个招式都那么刁钻,犀利的剑诀对上犀利的法,一时间还真是难分上下。

    “若不是前些子打通了“三大玄关”功力大涨,今可能真的要吃亏了。”穆知心里道。他感觉眼前的“嘻哈二佬”十分棘手,他的内功虽然可以勉强与其一相抗,可手中的精铁细剑却已承受不住真气的加持,剑上已经满是细小的裂口,再过上几招,肯定要断裂掉。得赶紧想个方法才是。

    另一边的叶近秋此时却稍稍占了点上风,因为这里算上他一共有二十五个人在跟谢老头打,谢老头不怕叶近秋,却低估了“二十四节气使”的“天网”威力,弄得他时不时的得挨上几拳几脚,不过倒是也无大碍,只是上多了几个脚印罢了。突然,谢老头不打了,远远的跳在一旁,娃娃般得脸憋的通红,好像是生气了。他冲眼前以叶近秋为首的二十五人道:“他的,残不缺的弟子还真有几个出息的,不过你们以后就再也没出息了,因为你们今天都要死。”谢老头说这句话时候却没有笑,好像他要使出什么绝招了,只见他左脚轻点大地,跃起了五六丈高,用稚嫩的娃娃音大吼:“凤翔五重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五个谢老头,至少下面的二十四人是看到有五个谢老头,因为叶近秋知道,这五个当中有一个是真的,他能看见,其他的四个都只是虚影,

    “好奇异的法。”叶近秋心说道。可他即刻便意识到不妙,那唯一一个真的谢老头竟然从天而落,急速的向他冲去。

    正与左老儿纠缠的穆知突听“嘭”的一声巨响后,另一边的打斗就好像平息了。他住了手,看向叶近秋那边。

    此时叶近秋还是叶近秋,只不过却已经躺在地上,一袭白衣被鲜血染上了红色,手中的亮银枪也已经滚到了一旁,嘴角处还在流着血,看来是受伤不轻,清秀的脸庞露出了痛苦之色。

    穆知三步并为一步的奔到叶近秋旁,赶紧给他点止了血。

    原来,由于“二十四节气使”的个人武功并不怎么好,竟将那谢老头的四个虚影当成了真人,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实真的那个已经单对单的和叶近秋碰撞上了,叶近秋虽在同龄人中武功顶尖,可毕竟年龄有限,内力不足,自然敌不过招式怪异且内力浑厚的谢老头,前挨中一拳便倒飞出去,现在恐怕已失去再战之力。

    “嘻嘻,谢老头,让人的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平常让你好好练功你不听,现在尝到苦头了吧。”一旁的左老儿幸灾乐祸道。

    “练个,你来试试,我就不信你能占到什么便宜。”谢老头反驳道。

    “至少我没狼狈到被人的把绝招施展出来,嘻嘻。”左老头不依不饶。

    两个人像小孩儿一样的斗起嘴来,谁也没发现穆知从腰间抽出一长布条似的东西。

    “今二位扬言要来山庄夺宝,又出手将我近秋师弟打伤,现在我可以给二位个机会,若是二位就此离开,穆某可以不追究,如是不然,就别怪穆某人不客气,哼!”穆知拿出的正是神兵“绕指柔”,他的真气不自住的缠绕在这柄宝剑上,剑上的风铃花仿佛也在轻轻作响。眼看穆知的战力又增加了三分。

    “好剑,不亏是武林至宝,人借剑势居然能增强这么多的,神兵就是神兵。”左老儿感叹道。

    “剑是好剑,但是却落入如此好之人手里,实属神兵的悲哀,今我就要将它解救出来,哈哈。”谢老头平常脾气大,可现在看来,脸皮也是不一般的厚。

    “看来二位今天是不打算就此离去,非要弄出个结果不可?那好,穆某人我奉陪到底,布阵!”穆知大吼一声,背后的“二十四节气使”也已做好“网天”阵势。

    “嘻哈二佬”没有应声,他们是用行动做的回答,以迅雷之势一齐杀向了穆知等人。

    顿时,望天峰上的打斗声不绝作响。散的真气开山碎石,弄得峰上一片狼藉。

    穆知有了神兵“绕指柔”,不用再忌讳宝剑承受不住真力,全力施展“心诀”,战力果然与刚才判若两人。打的左老儿一个措手不及,竟挨了穆知几拳。

    左老儿心中甚是不爽,“绕指柔”锋芒太盛,即使他内力深厚也不敢与之碰撞一丝一毫。那边的谢老头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虽然他的功法奇异,可分五影。可此时的二十四人却长了教训,愣是只守不攻,使得谢老头虽能弄破“天网”一角,可其他的人马上就来支援,他也无法再继续得手。两拨人一时间都无法打到对方,就这么僵持着。

    一旁的叶近秋此时席地而坐,正在运功疗伤。脸上已没有痛苦的神色,看来是好了一些。他冷眼看着眼前打斗的这些人,心中滋味十分复杂,“难道这块破铁片就这么重要?还是它背后那虚无缥缈的秘密更吸引人?竟让人搏命为它相争的你死我活。”他所指的破铁片就是这神兵“绕指柔”,在他眼里,没有什么神兵不神兵,能使得舒服,使得顺心便就是神兵。他还记得他师父“天一老人”以前在时,便天天琢磨这“绕指柔”,说是里面蕴藏着一个可以改变武林命运的秘密,甚至这个秘密还让人能长生不老。可如今呢,琢磨来琢磨去,把自己琢磨的下落不明,有什么用呢?“哎……”叶近秋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打斗的人。

    几百招过去,左老儿此时上的白衣已经被削开几个口子,他实在是奈何不了穆知,每每穆知露出破绽之时便用手中神兵掩住,以他血之躯,折断个铁剑钢刀是不在话下,但对这削铁如泥的“绕指柔”却是不能碰的,除非他嫌自己手长,得削下去一截。如此长久下去,左老儿肯定是必败无疑了。

    就在此时,左老儿双腿轻弹,跃起了十丈左右,喊向谢老头:“谢老头,快助我一臂之力。”谢老头听后也不与那二十几人缠斗了,五影归一,跃起到左老儿后,伸出双掌拍在其背后。竟似要传功给左老儿。

    穆知回想刚听“嘻哈二佬”对话,再看如此他们二人模样,便知道这两人要出绝招了。

    “嘻嘻,本来这招是给残不缺那个老不死准备的,没想到今要用在他的徒孙上了,龙吟啸九天!”左老儿每次出招总是那么突然,突然到后面的谢老头都没反应过来。

    “吼……”一声清脆的龙吟声自左老儿那被真气添的鼓鼓的膛发出来,气势磅礴,还夹杂着左老儿特殊的稚嫩声音。他将中的真气运为了一股,就这样的一股真气,一股威力强大的真气眼看要冲向了穆知

    “二十四使助我!”穆知大喊,瞬间,二十四人如长龙般均站在了他后,一齐提气运功,将真气传给穆知

    此时“嘻哈二佬”的真气已到穆知眼前,再有几寸便可打到他上。

    “风拂面!”穆知暴呵。他将这二十五人的功力全部注入“绕指柔”中,以一招风拂面打出,碰撞上了“嘻哈二佬”那股青龙吐水一样的真气。

    结果可想而知,两败俱伤。

    “嘻哈二佬”以从空中摔落下来,两人面色煞白,明显的功力耗损过度,正在打坐调息。穆知也好不到哪去,面色郁,手里的神兵也不知飞去哪了,后的二十几个人能站住的都在站着,站不住的早就已经躺下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两拨人依然还在怒目相对。

    此时,叶近秋站起来了,他向前走了几步,拾起了地上“碎布条”。原来刚刚打斗中穆知手里的“绕指柔”被打飞后,竟落在了叶近秋旁。

    没有真气灌输的“绕指柔”就是一普通的碎铁片,只不过上面雕的风铃花让它好看些罢了。叶近秋将它弄作一团,运起全功力将它使劲的抛向远方的空中。

    “不要!”穆知和“嘻哈二佬”本是对头,此时却说出和对方的一模一样的话。他们眼看着那武林至宝高高的飞向空中,然后还未停顿一刻便疾速的向望天峰底落去。可他们却只能那么看着,谁叫他们刚才都没有留后手呢,现在都已经无力再动弹。

    叶近秋捡起了他的亮银枪,淡然说道:“从今起,“绕指柔”已和我们归云山庄没有一丝关系,它背后的秘密也跟我们没关系,若是你们再做纠缠,那我就让你们和这人世间彻底的脱离关系!”叶近秋上突然爆发出了气势,强大的如穆知那样的真气附着于体外,但随即便没有了,因为他走了,仍旧是一袭白衣的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