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促膝长谈(下)

    “还债,你说的还真轻巧。”王百里根本就不相信夏问天的武功真的是被他还了债,苦练三十年的武力怎么能说还债就给还了?

    “我说还债了,就是还了,你若想听我细细道来,把我先放下再说。”夏问天道。

    王百里抖了抖上的雪,走到夏问天前,将双手捏作龙爪,轻轻一抓他手上的链铐,那看似坚韧的精铁铐竟碎成了数片铁屑。随后,王百里又将他双脚上的链铐也一并抓碎。

    “呵呵,不错,连龙爪手都学会了,少林的七十二绝艺你已练会了一半吧。”夏问天此时已获自由,坐在了洞中一块石头上说道。

    “传说中的少林寺创始人达摩老祖也只是精通七十二技艺中的三十种,我这点粗通皮毛的功夫照他老人家还差十万又八千里呢,废话少说,你快将你武功尽失的原由讲给我听。”王百里此刻只想知道夏问天这些子里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哎……”夏问天长叹了一口气。王百里从未见过他叹气,他眼里的夏问天一直都是铁骨铮铮,放不羁。这样的一个硬汉今却叹了气。

    “我可以将全部事都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否则我死也不会说。”夏问天注视着王百里的眼睛说道,脸上的表也极为严肃。王百里知道此时的夏问天是认真的,所以他没有急于答应,因为他以往答应过夏问天的事从来都不会食言,他不敢答应。

    山洞里顿时死一般的静,两人就那么对望着,谁也不说话。

    “好,我答应你便是了。”王百里最终还是答应了,他之前不敢答应,并不是怕夏问天去让他做危险的事,凭他俩的交,夏问天不会让他以涉险。他和他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水,清澈透明,柔弱无势,水,味虽平淡,却不可缺需。他和他之间,就是这样。

    “好,我还真怕你不答应呢。”夏问天会心一笑,好像王百里掉进了他的圈一样,他将自己坐的舒服些,便说起了这些天发生的事

    “这还要从十前说起,那一是我儿晓风满月之,我便约了几位江湖上的好友来山庄喝酒,记得当时我只请了七、八位,可来的时候居然有二十位之多,有几个我还并不认识,我原以为是他们相互告知而来的,就没多考虑。就在酒宴进行到一半时,我和婉儿正抱着晓风嬉戏玩闹,谁知,有几人竟然认出了婉儿是塞外回纥女子,你也知道,我大汉族人最是见不得本族人与外族女子通婚。”夏问天的眼神变的温柔,一提起婉儿,他就只剩下温柔。

    “他们是怎么认出于婉儿是回纥族人的?”王百里打断了他的话。

    “当时婉儿带上了他们族人特有的耳环,,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个谋。”夏问天此时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当时他们认出婉儿是外族女子后并未多说什么,直至一人过来向我敬酒时,竟从婉儿脚底捡起一封信。”

    “什么信?”

    “一封通敌背叛的信,信中写道我已经答应塞外“大漠之王”要带归云山庄五百余人投靠回纥,只望他赐我黄金万万两,官封万人上。”

    “他们信了?信你会通敌叛国?”王百里道。

    “他们信我不会这样做,呵呵,前提是让我亲手杀了婉儿。”夏问天此时还在开玩笑,而也许这就是他的狂处。

    “你必然不会杀了婉儿。”王百里道。

    ‘可他们居然想对婉儿下毒手,竟还说是替我整顿家事!他们算个!”夏问天说着,他已经愤怒的站起来。

    王百里没有说话,因为他也明白这是个谋。

    夏问天良久也不能平息心中的怒火,“那时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那些人打的连他们娘都不认识。”

    “可为何最后却是你武功尽失?”王百里只想知道最重要的。

    夏问天却不理他,接着说他自己的。“待我和他们交起手来时,我却惊奇的发现,那些人竟好似十分了解我的招式和功法,简直比我自己还要了解,在交手一百多招后我便渐渐落于下风,我想再这样下去肯定必败无疑,于是我强行运功,使出绝招才终于将他们打败,可怪的是,那些人却逃跑了,脸上带着笑跑的,好似他们到这儿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婉儿死。”

    “那你也不该武功尽失啊,你的“烈阳刀”法与“阳心诀”是相辅相成的,“阳心诀”可以让你的功力短时间内提升,即使你强行运功,顶多损伤些经脉,神智错乱一阵子而已,可你现在一点功力都没了。”王百里对夏问天的功法了如指掌,正如夏问天也了解他的一样。

    “哎……”这是夏问天第三次叹气了。“若是你来早几,也许我还能保住这武艺,就在那我强行运功后癫狂不已,不久自己便失去了神智昏死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而且上的大都已被封住,就在我正琢磨该如何脱困之时,却有一人主动找上我来。”

    “是谁?穆知还是叶近秋?”王百里猜测道。

    “都不是,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夏问天说道。

    “十岁孩童?一个小孩是怎么进来的,外的的“二十四节气使”都是摆设吗?还是他会隐术不成?”

    “你可以进来,他为什么不可以。”夏问天笑道。

    “我从小四岁开始习武,至今已三十一年,难道只能和一个十岁孩童相提并论?”王百里心中辩解道,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夏问天好像看出了王百里心中所想,接着道:“虽然那孩童只有十岁,可上的功夫却和你我二人差不了多少,当时我问他为何而来,他只说了讨债二字,便吸去了我的功力,他的功法很奇怪,我苦练多年的“阳心诀”在他的催动下,竟如恒河入海般的归入他的体内,一丝都未给我剩下。”

    “你能看出他的来历吗?”王百里道。

    “不能,但我能感觉这是个谋,天大的谋。”夏问天不敢再想,这谋之深已经让他有些不能承受。

    山洞中又是一阵寂静。两人心里都在想着事。那些人机关算尽,只是为了吸走夏问天的功力?一个十岁孩童就已武功达到登峰造极?如果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同一个目的,那么蓄谋之人又是谁?王百里心中费尽心思的度想着。

    这次打破寂静的却是夏问天,“无论是什么谋我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我劝你也最好别参与,家师跟我说过,若七宝齐现,杀戮必不断!现在算上你们少林的那个,已经出现两种,看来以后的十几年里江湖上要迎来腥风血雨的子了。”王百里听着,默不作声。他不知道这场杀戮又会带走多少无辜的人命。

    “好了,我说也说完了,现在该说说你答应我的事了吧。”夏问天意味深长的看向王百里。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