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促膝长谈(上)

    王二真的叫王百里,从他未下生起,他爹便已早早的把名字取好,可能是知道待他将来长大后可以行九百里吧。

    认识他的人若是和他碰面十次,其中九次都能看见他在狂奔。此刻,他真的在玉珠峰上奔着。王百里已换上了一黄布锦衣,凌乱的长发也被他扎起,脸上钢针一般的胡须也没了踪影,露出一张消瘦而坚毅的脸。他每次去见朋友之前都会打理的干干净净,尤其是见重要的朋友。

    其实他三前并未真的去追“嘻哈二佬”,要想弄明白事的真相,找发事的主人才是最好的办法,他可不认为他能从“嘻哈二佬”哪里问出个幺二三来。于是他绕路而行,走小路去了“归云山庄”。三年前王百里曾来过一次昆仑山,那次是来喝酒的,喝夏问天的喜酒,可今来,他居然像是个探监的,也是探夏问天的监。

    玉珠峰才是昆仑山最高的峰,这里一年四季十二个月都是白色,雪白。就像老天爷用雪花为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缝制了一袭精致长裙,将它从头到脚的裹了个严严实实。王百里却好像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一路大踏步的在这少女上奔走,不一会儿便到了峰顶。

    他看见了一群人,确切的说是二十四个人。这些人像是被冰住的雪人,站在峰顶一动不动,若不是时常眨动眼皮,还真以为他们是无聊之人堆搭的雪人。

    王百里看了看这二十四人后,便觉得他们做的事也不是真的无聊。“看来问天便关在这里了。”他看出这些人必定是在看守他们后的山洞,洞中关押的也必定是夏问天。要不谁有那么大的派头能让归云山庄的“二十四节气使”全部出动,而且还是只看押一人,王百里看见一人拿着盒饭菜走了进去,那饭菜的份量显然也是一个人的。

    此刻的他并未轻举妄动,“二十四节气使”虽每个人武功只是稍好,登不上大雅之堂,倘若是挑出二十三人,以他一己之力对打,他都有把握赢,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但要是这二十四人组成“网天”大阵,就是给他一天的时间,估计最后将是以他内力耗尽而告负。当年六大势力都已攻上望天峰,后来却败走而归,一半原由就是因为惧怕这“网天”大阵。连天都可以网住,还管你什么六大势力,八大门派的。

    想到此,王百里脑中灵光一现,双腿猛的发力,凌空虚踢,四散的真气竟带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雪旋风,吹向那站立的二十三。出奇的是,那剩下的“二十三节气使”竟丝毫未有一丝动静,王百里也不管,顺势窜出,谁也没看出那雪旋风里竟然藏着一人。

    那送饭之人刚要迈出洞口,不料被迎面的雪旋风吹的一个踉跄,险些坐倒在地。“他娘的,今儿的风刮的还邪乎。”那人骂了句娘,便像其他的人一样又站在一起笔直不动,又组成了“网天”阵势,可怜这二十四人都不知道刚刚便放了一条漏网之鱼。

    “原来这里天天都刮风,呵呵。”王百里心中明白了,为何那些人竟一点也没有怀疑这突如其来的邪风。他轻声落地,上挂满了雪,此时的他比外面的人更像是雪人。

    “你来了。”王百里前方传来底气并不是很足的声音。

    “你知道我会来?借着外面的雪光,他向不远处的人对语道。那人竟比几天前的王二干净不到哪去。一头乱发像是纳鞋底的粗麻绳,乱发底下那张天下间至俊秀的脸也已经失去光泽,像是被抹了黑炭,破烂的细布麻衣也只是起了裹取暖的作用。看到此,王百里心中极不舒服。

    “因为我在等你来。”那人又道。

    “如若我不来呢。”王百里说道。

    “若是你不来,我只好去死,带着遗憾去死,今生最大的遗憾,哈哈。”这一声笑,笑的如此嘹亮,如此狂妄。

    “都已这个样子,你居然还笑的出来。”听到这一声笑,王百里已确定他真的是归云山庄庄主。

    “人生短短数十载,笑一天是一天,不笑也是一天,为何不笑着过每一天,若是不笑,我就不是夏问天。”他果真是夏问天,狂而不傲的夏问天。

    “我若是你爹,就该给你起名叫笑问天,而不是姓夏。”王百里心中又气又乐。乐的是他还活着,他的好朋友问天还活着,气的是他为何装疯卖傻,让别人将他关至此。

    “可惜你不是我爹,以你的种儿,还生不出像我这么出众的,哈哈。”铁链可以铐住夏问天的人,却锁不住他的狂。

    “你先别笑了,我问你几个问题。”王百里止住夏问天的笑。

    “官牢里的牢头审犯人时,会将犯人用铁链锁住,再吊起来严刑拷打,这里不是官牢,你不是牢头,而我也不是犯人,你若问我,也得将我弄得舒服些吧。”夏问天的话总能使王百里气的咬牙。

    “以你的功力,要震碎这些破铜烂铁应该不成问题吧,还会用的着我帮你?”王百里道。

    “以前是不成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我已经没有武功。”夏问天说的很轻松。王百里听后却反应极大,就好像他有一根尾巴,现在却被别人踩了一脚。

    “什么?穆知不是只封了你的道吗,还废了你武功!”王百里上山之前打听到穆知将问天关进玉珠峰之前,封了他三十六个大。却没想到竟然废了夏问天的武功。

    “他只封了我的道,并未废掉我的功夫。”夏问天淡然道。

    “那你的武功怎么没了。”王百里稍作镇静,他心中默默起誓,如是穆知等人废了问天的功夫,他必定将整个归云山庄闹他个天翻地覆。

    “我的功夫用来还债了。”夏问天仍旧说的心平气和,好像他上三十年的功夫从来就不曾练过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