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故人已逝

    正午过后的太阳看上去不仅圆而且精致。将西湖的水照的又清又绿。

    三道人影在湖面上飞快的狂奔着。前面的两个好像是一对领路人,并肩齐行地领着在后面紧紧追逐的王二。王二此时已有些轻喘,脸上也出了一层汗珠。

    “看来这两位老人的轻功夫与自己不相上下,从刚才踏水而行至此已过去了小半个时辰,这二位老人家看起来竟丝毫不显疲惫之意。人要是到了七八十岁还能保持这样的法,实在是不简单。”王二心里头认为这二老必定是不喜世俗的武林高人。因为他见多识广,以前认识的人也不少,可现在却根本看不出他们二人的份。

    就在王二心中猜度之时,突然,两位老人奇怪的停住了。只见二人双脚原地轻踏,竟不可思议的定在了湖水之上。就像在大地上踏脚一样悠然的踏在湖面上。王二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这两个老人轻功造诣比自己高出的不只是一筹两筹。可他竟将自己与他们比之相当,想到这儿,王二脏兮兮的脸上居然有些泛红。

    两位老人武功高强可以踩水而立,可他却不能。眼看再追下去就要撞上,不得已,王二只好稍变方向,闪过老人后借着子的惯力在其周围一圈圈的踏水奔跑。这是他现在的功力所能做到的。这时他才看清二位老人的样貌装扮。都是穿的宽衣布袍,一白一灰。穿灰衣的材较胖,满脸横,可脸上的皮肤居然看起来比新生的婴儿还要白嫩,双目微瞪,像一个被人招惹而发怒的小孩儿。相比下白衣老者显得较为慈眉善目了,白眉白胡须,垂至口的胡须十分干净,像天天被清洗一样。而他的脸就不怎么好看了,和平常古稀年岁的老人一样,长的像鸡皮,但是却没有老人应该有的老人斑。

    “嘻嘻,你个小娃娃,跟着我们两个糟老头子做什么,我们可不缺孙子,依我看,你的轻功法是少林寺的“九图六坐象法吧,看火候也练到四十姿势以后了,不在少室山上呆着好好的练功,弄得倒像个打渔人似的,也不怕给你主持丢脸,嘻嘻。”白衣老人此时开口了,可他的声音竟如小孩儿般尖锐。

    王二心中一惊,“这老头儿一眼便看出了自己师出少林,而且还将自己修炼的功法看的明白,一般人只知我少林所练的轻功法为“蜻蜓点水轻功提纵术”,除非练到一定的程度,完成艰难的试炼,才可以进藏经阁学习少林至高轻功法“九图六坐象法”,现在整个少林寺会施展的也不超过十个人,如今竟被他一眼看出,难道他与我少林有些渊源?”

    “哈哈,左老儿,你跟他废话什么,快让我出手将他赶走,你我好速速赶路,哈哈。”果不其然,他的声音也不比白衣老人成熟到哪去,而且这灰衣老头看起来脾气很暴,眼看就要抬手施拳向王二打去。

    王二此时自知武功不如这二人,单对单都不一定打得过其中的一个,于是抱拳说道:“且慢动手,二位老前辈为何不听晚辈先说几句,要是晚辈说的令二老不满意,再动手惩罚晚辈无礼追逐也不算迟。”

    “哈哈,今我们二老高兴,且让你这小娃娃多说两句,若是说的不好听,可别怪爷爷我下手太重,让你在上躺个一年半载的,哈哈。”灰衣老者笑哈哈的说道。“嘻嘻,那你就快点说吧。”一旁的白衣老者和个小孩一样附和道。

    王二此时仍旧在一圈圈的绕着二位“老小孩”而行,就像一个舞女在给人表演一样,弄得他很是不舒服。

    “二位前辈,小辈本叫王百里,是少林派俗家弟子,家师现为寺内方丈主持,法号“了空”,几年前小辈为追求武道至高境界,便下山历练,不巧今见二位前辈轻功高深奇异,便忍不住好奇之心想跟上来一探究竟,怎知二位前辈轻功法居然如此精妙,实属小辈生平闻所未闻,见也未见,冒昧追逐之罪还望二位前辈多多担待。”王二并不是怕,只是事还未弄清楚,他只有说些好听的话。

    人由生至死,无论是谁都喜欢听别人吹嘘自己,七老八十岁的老人都不例外,何况两个“老小孩儿”。王二的恭维当然起了作用。

    “嘻嘻,原来你是“了空”那老小子的徒弟,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那老小子都混上主持了,嘻嘻,也难怪你如此年纪便有了一好武艺,想必他调教你费了不少心血吧。”白衣老者被王二一口一个前辈叫的甚是开心。“哈哈,既然那老小子是你的师傅,我们之间也算有一些交,如此今之事就不与你计较了,还有,我们的武功精妙奇异,岂是你这个小辈能看出来的,你的“九图六坐象”之法练到五十姿势后也可到我二人这等境界,不过那时候若你还在的话,只怕已经一百岁了,再要那么高的武功也没用了,哈哈。”灰衣老者高兴的时候眼睛也瞪的很圆。

    “原来二位前辈是家师的好友,怪不得武功如此高深,今有幸遇见二位前辈,真是小辈的福气,不知二位前辈因为何事如此匆忙,竟不惜耗费功力行水路而不走旱路,可否告知小辈,若是小辈班帮的上二老,必当竭尽全力。”王二依然恭敬的说道。

    “嘻嘻,你也不必我们二人的话,不过既然今遇到你,也算是天意,你速速回去告诉“了空”,就说几前归云山庄庄主暴毙,江湖至宝“绕指柔”重现武林,让他保管好他那根破棍子,我二人今还有要事在,你也不必再追。嘻嘻,若是再追我就卸了你的腿,让你从今以后连王八都跑不过,嘻嘻,谢老头儿,我们走。”说罢白衣老者双腿骤然发力,竟又换了一种龙跃的方式踩水前行,灰衣老者则如一只飞禽用双腿分水而行。不一会便已看不到两人的踪影,远处只传来浑厚如钟的嘻嘻哈哈声。

    王二没有再追,他也追不上。“嘻哈二佬”的游龙戏凤法乃江湖中上等里的上等,只怕他将少林至高法练满六九五十四种姿势才能在后面望见个影子吧。

    透过黑黑的油泥,他的脸有些苍白。“死了?怎么会?他怎么能死?哎,死了就死了吧,她也希望他死吧。不行,他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王二突然像发了疯一样狂奔朝着“嘻哈二佬”消失的方向奔去,那人影的晃动,竟不比两个老头慢上多少……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