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西湖双影

    早三月的江南从哪里看都是绿的,树是绿的,草是绿的,还有一些没有绽开的花也是绿的。一切都使人觉得寒冬已过,初将至。可迎面吹来湿冷的风还是叫人忍不住从头到脚的瑟瑟发抖。

    “东来福”是杭州城每天开张最早的饭馆,也是杭州最大最闹的饭馆。这儿的菜不仅美味,而且菜样繁多,据说这儿最巧手的师傅,能做出的菜让一个平常人吃三样儿,吃上一年都不一定能够重样儿。尽管这是它最受欢迎的原由之一,但最重要还是因为这里的老板一视同仁!

    在这里,倘若你有多的数不清的银子,你可以点上百八十个好菜,山珍海味,鲍鱼燕窝,再要上几坛子陈年美酒,喝他个天昏地暗,一醉方休。但若是你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你可以招呼上三五个人,要上几杯清茶,点几个小菜,通宵达旦的聊上一天一宿。店家不会给你白眼,依然会笑脸相迎的伺候你。所以,来这的很多人都不是吃饭的,是来找感觉的,和那些达官贵人一样的感觉。

    然此,“东来福”每天都近乎座无虚席。今也是一样。

    王二是这儿的老常客,平常以打渔为生。有点奇怪的是,他每早出晚归,但只打一定数目的鱼,换完钱后,拿出一半到“东来福”喝上几杯,剩下的喝完酒还要去赌上几把,而且每次都输的精光。认识他的人都说这个人不正常。

    今,他早早的收了渔船,换了酒钱,直接奔“东来福”。因为他这一天都心绪不宁,总感觉要出点什么事

    “呦,是王二爷,您随便坐,一壶烧刀子,花生米一碟,四两凤爪,一盘酱炒生笋马上就好,您稍等。”店小二的笑容毫不做作,而且百看不厌。王二今天才明白,为何这儿的生意这么好。因为每个来过这儿的客人名字都能被记住,吃的菜也能被记住,每个人在这里都能感觉出被尊重。而也许,每个人活着都是为了被人尊重。

    王二找了个角落便坐下,不是他不坐敞亮的地方,而是人都已经坐满,就剩下两个位子,另一个位子旁边坐着七八个人在施酒令划拳,他不喜欢太吵。

    菜上的很快,王二一杯茶还未喝完。酒也很辣,他一口便喝掉了小半壶。南方人很少喝这么烈的酒,照他的话说,经常出船打渔,上沾了水气,喝点烈酒驱驱湿气。但谁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喝烈酒,也许他就是个北方人呢?

    王二低着头,吃着小菜喝着酒。渐渐的,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小,刚才施酒令的声音已经听不到。“嗯?难道人都走了?还是我喝醉耳朵变的不听使唤了?自己的酒量何时变的这么差了?”王二心里正纳闷。此时,酒馆里已经出奇的安静,静的连自己喝酒下咽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他已忍不住抬起了头,饭馆里的人还在,都在。可是他们却都放下了手中的杯筷,所有人都望着同一个方向。王二也跟着众人的目光望去,他看到了西湖。“东来福”离西湖很近,从正门走一百步就能到西湖畔边。也许这也是它生意好的原由之一。一边喝酒,一边赏西湖美景,也算是人生一大美事了。

    西湖美,今的西湖与昨的西湖是一样美的。唯一不同的是,王二看到了两个人,两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他们在跑,对,在奔跑,在西湖之上如履平地般得奔跑。而且比平常人在大地上跑还要快上几倍。

    “东来福”里的人大多是些普通的人,平时也见过一些武林高手拳断树,脚碎石的功夫。可此时,两个大活人,而且还是老人家,用双腿飞快的疾驰在西湖湖面上,真真的把大家惊的呆住了。

    众人的目光依然紧盯着西湖之上的两个老人。谁也没发现角落里的王二不见了。此时的他已由饭馆偏门走进了旁边的偏僻小巷子,伸出右手在小腹与口上来回的点了十来下。本来王二是个渔夫,每也不修边幅,胡子老长,两眼无光。但此时他几个呼吸之后,双目竟然放出了苍鹰扑食般的锐光。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王二将真气运于双腿,几个腾挪便在巷子里消失了。

    此时饭馆里仍然是静悄悄的,直到西湖之上又出现了第三个人影,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人。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开始你言我语的说起话来,因为他们都觉得这第三个人影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