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的余辉稀疏地洒罩着金色的大漠,无力的微风也在这片荒凉之地毫无规律的游着。

    不远处,一道纤细的人影在晃动。乍一看,此人是一名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衣为青色绸衣,段儿玲珑有致。再细一看,眉清目秀,一双明眸仿似黑夜里的点点星辰镶嵌在白若脂玉的肌肤之中,额头处渗出的玉汗告示着她已在这片不毛之地走了很长的时间,以至于原本艳的樱唇也变的苍白而干裂了。

    怀里襁褓中的婴儿正静静的熟睡着,或许是梦见了什么欢喜的事儿了,露出像吃了蜜糖一样的甜笑。

    “风儿,我们快要到了。”女子抿了抿嘴唇,看着怀里的孩子轻语道。只是那眼里充满了哀伤,可也不尽是哀伤,还有一丝的坚强。

    轻风不语,大漠无声。就这样,孤单的影渐渐远去,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足迹,随后,却也被风吹的模糊不清……

    对于此女子,或许很多人并不认识,但是他的丈夫在十年前便已声名远播,江湖上的人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代武学大家,绰号“长刀断阳”的归云山庄庄主夏问天。若要提起这夏问天夏庄主,那真是令白道中人肃然起敬,**中人闻风丧胆。一柄龙鳞宝刀护,自出道以来经百战未曾败北。为人颇正派,豪爽,嫉恶如仇。

    不仅如此,夏问天更是仪表非凡,自打下生时起,老天爷便给了他一张令世间女子一见倾心的俊脸蛋儿。凡是见过他的,没有一个不为潇洒俊俏的容貌而痴迷,多少怀少女都幻想着他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

    可是,夏问天却不是个多的人。对于旁女子的争香斗艳,他一直不为所动,也极少与之说话。从小时被“天一老人”收为徒起,他的精力一直都放在武道上。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他看来不过是非常普通的罢了。

    ,年复年。本夏问天就天资聪慧,再加上他不懈的苦练和名师指点下,仅仅十年武功便有所成就。十八岁那年,凭着出生牛犊之力,生擒在江湖上作恶多年有着“无影小蜜蜂”之称的采花大盗花云青。自此,不仅挽回了多少姑娘的清白,而且一战成名,虽然将近弱冠年岁,但在江湖上也渐渐有了些威望·。不久后,“天一老人”无故失踪,使得其早年创立的“归云山庄”群龙失首,也使得江湖上各个势力

    蠢蠢动,都想藉此时机将其吞并,来扩大自己的势力。怎料到,“天一”老人乃百年不遇的武林奇人,其弟子们也都个个是人中龙凤。不但武艺超群,而且有勇有谋。大弟子穆知,年逾四十,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饱经人世故。三弟子叶近秋,当值而立之年,虽个有些冷漠,闲言寡语,但心思熟密,考虑周到。四弟子冬白雪,是“天一老人”生平所收的唯一女弟子,比叶近秋小上两岁,十七岁拜师,学艺已十一年,一手暗器打的是相当漂亮,可以算的上武林一绝。夏问天在师兄妹四人之中年纪是最小的,但却排行老二。掌管“归云山庄”夏秋冬四香堂里的“夏堂”,不过单论武功,夏问天比其他三人是要高出一筹的。

    各大势力对“归云山庄”虎视眈眈,眼看就要伸出贪婪之手将“天一老人”的毕生心血瓜分,师兄妹四人怎么能坐视不理?

    于是,太和七七一年,“归云山庄”夏秋冬四位堂主各施所学在昆仑山望天峰与六大势力百花派、点苍派、青龙门、聚贤帮、贾家堡、长生门殊死苦战。那一战僵持了三天三夜,打得是昏天暗地,惊心动魄。、秋、冬三位堂主重创青龙、长生两位门主与聚贤帮主后却也都失去了战力。而夏问天则拼成重伤,在百花派第二高手与点苍派第三高手的合力围攻下力一炷香的时间而不倒。各门派看“归云山庄”作风如此之强硬,再打下去也得不到什么便宜,而且望天峰易守难攻,时间长了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万一弄成两败俱伤,由他人来个渔翁得利,那可就大大的不值当了。

    于此,苦战三后,六大势力先后都离开了昆仑山。而后,“天一老人”的“归云山庄”便没有了,江湖上却多了一位“归云山庄庄主”,那便是夏问天……

重要声明:小说《晓风残月之七种兵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