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幕:美丽的原点 第三章 旅行(5)

    看见这团红影,我登时呆住了!



    因为,我认得这团红影!



    她就是那天公路旁大槐树下不断向我招手,导致我坐的的士发生事故的那位双瞳流血的古代女子!



    我的毛孔登时扩张,寒意袭遍全,周遭原来炎明亮的阳光好像突然消失、黯淡了,只有我与榕树以及那红衣女子陷入黑暗之中。



    “郑森!你负了我!你果然负了我!你恨你!生生世世,我皆恨你!”



    红衣女子拔剑,对着我狠狠地说,眼泪从她幽怨的眼中流落。一滴、两滴、三滴……从清澈的泪水慢慢地变成殷红的鲜血,女子的眼中又再次流下两行红色的血,如同那路边槐树下所见。



    女子手擎宝剑朝我刺来,红色的袖子底下却是只只有半截断腕的手!



    “郑森!我诅咒你,生生世世,玉碎人亡!”



    红衣女子凄厉地笑着。



    我登时寒毛竖立,这是怎么样的怨毒诅咒啊?只有得极深却又被伤得极重的人才能发出的怨恨。而我非郑森,她又为什么偏偏要纠缠着我不放呢?我失去了主张,愣在原地,回过神来,只见一把利剑往我的口直直的刺了过来,我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等待着死亡,我恐惧,失声尖叫:“不!”



    “连玉箸,你干嘛啊?大白天的,坐在大树下发什么神经?”耳边传来皓婉的声音,她使劲地推着我,一脸狐疑。



    我回过神来,只见四周景物依旧,阳光明媚,哪有什么红衣女子、血瞳、断腕?有的只是皓婉难以置信以及同团游客莫名其妙地眼神。才知道又是一场幻觉。



    “没、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了。”



    无法向皓婉说明一切,我只能吱唔回答。



    “唉,真不知道你怎么了?忽然间睡着,又忽然间大喊大叫的!莫名其妙。”皓婉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走吧,导游说了,接下来要带我们去金银岛寻宝呢。”



    金银岛,是我曾经到过的地方吗?怎么感觉如此熟稔呢?可奇怪的是,我从来都未曾去过那里啊!



    恍惚间,我又看见那个曾在梦中出现,着铠甲、面孔腐烂的男子迎着前方飞驰而来的旅游巴士撞去,蓦然间爆裂的火光,我惊呼出声,想要上前看个仔细,定睛一看,却发现前方一片阳光灿烂,什么都没有。



    寒意袭来,我只得匆匆钻进旅游包车,缩在座椅上,无法自制地连连发抖。



    



    金银岛上山路蜿蜒,导游一边走着,一边向我们介绍金银岛地名的由来。



    迎面而来的石壁上几个篆刻的大字引起我的注意:“水涨淹不着,水涸淹三尺。箭三支,银三碟……”这段话语,我如此熟悉,分明是在哪里见过!



    ……



    望着石壁是的篆刻,我的视觉渐渐模糊,只觉得眼前的石壁缓缓地陷了进去,曾在睡梦中出现的幽深水底洞再次出现,这一次,我终于看清楚那个呈放在洞中央的物体了。没想到竟是一个硕大的檀木盒子!盒子硕大得犹如棺木,足以装下一个人!而更令我惊讶的是,那个檀木盒子上精致的镂空雕刻!



    外形极像屈之螭,头大眉粗,浓眼大嘴,向前屈,弯曲的尾部几乎接近嘴巴……



    我终于想起这个图腾了!它竟然同那个装着玉手镯的檀木盒子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这个檀木盒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木盒会变得这么大,犹如棺木?我一而再的来到这个洞,究竟是为什么?



    太多的疑问纠缠着我,让我窒息,让我头痛裂。



    “连玉箸……你来……你来了……来……随我……同……”



    幽暗中,有女声凄厉地叫着,剜心刺骨地、颤栗地、不甘地呻吟、勾引。



    “不!不要这样!”



    我终于忍受不住这种声音的摧残,捂住耳朵,恐怖万分地猛然转,拔腿便逃。感觉后有个着白衣的鬼影在呼啸着追来,越追越近、越追越近……



    作者题外话:终于通过啦!谢谢编辑啦!请大家支持哦!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古董引发的纠结:玉.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