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幕:美丽的原点 第三章 旅行(4)

    前往南澳岛的游轮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航行。



    夏的大海风平浪静,犹如一面银色的镜子,波光闪闪,它把湛蓝的天空映衬得格外明亮。大海与蓝天相连,蓝天与大海相接,海天一色,谁也不能把海与蓝天分得清楚。



    远处,间接有轮船在移动,有数不清的白帆在滑行,它们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地变淡了……终究不知它们是要到海的尽头还是要驶进茫茫的穹苍?



    我站在船头,俯望着海面,海水是那样的蓝!这样的蓝色难以被人描述、形容,只觉得翡翠的颜色太浅,蓝宝石的颜色又太深,难以被说个精确。游轮驶过,便在这深蓝色之上划开一道白色的痕,只是这道白色的痕迹难以长久,只是一瞬间海平面便又恢复平静。海风吹来,撩起我长长的头发,飘扬漫飞,粘在我的唇上,纠缠备至。涛声连连,夹杂着海鸥的叫声,极像一首歌谣,吟唱大海的风韵。



    这一切,让我暂时忘记了烦忧,在皓婉的陪伴下,登上南澳丰沃的土地。



    入住青澳湾别墅的第一个夜晚,在露台外渔火点点、海风阵阵、涛声连连的陪伴下,我与皓婉快乐地谈天说地、闲话家常,很快便没有了忧愁,深沉而安稳地睡去。



    这一夜,睡得香甜酣畅,一宿无梦。只是偶尔感觉左手腕上的玉镯碰到被割伤的伤口,有一阵一阵细微的疼痛。



    在南澳岛的第二天,旅*程如期展开。



    第一个景点,是云澳海边金银滩上神秘而古老的宋井。



    据说南宋末年,因为元兵进,当时礼部侍郎陆秀夫和大将张世忠等人保护宋少帝退经南澳,驻跸澳前村。当时小皇帝特别累,而将士马匹也口渴难耐,但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在海中挖出三口淡水井,供皇帝、大臣和将士兵马饮用,三口井被命名为“龙井”、“虎井”、“马井”。而后,人们称之为“宋井”。据说宋井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七百多年来时隐时现,而且古井虽与海水相隔不过咫尺之遥,却始终涌出甘甜的淡水,即使涨潮之时被无边无际的海沙淹没,可海水退去,却终能回复它原有的甘甜清淡。



    我站在井边,倾听着导游的滔滔讲述,为大自然与历史巧妙结合的神奇所折服。于是用水桶打起一桶井水,掬一口浅尝,果真入口甘甜,清澈无比。



    口中含着井水,再回望这一整片茫茫海滩,心中不知为何突有感动在萦绕。我与燕飏的感,当如这井中顽固不减的淡水,哪怕陷咸而苦涩的汪洋之中,被海沙、海水覆盖、淹没,潮汐退却,它却始终顽强地伫立着,始终相信也始终等待着知音人的到来。我对燕飏的感,是不是也该如此呢?哪怕相隔再远,哪怕变故再多,我赋予他的,将永远是信任、诚挚与等待。相信一个三生三世的美好誓言,守候一个“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约定。



    不住,我伸手去抚摸宋井的石栏杆,颇为动。玉镯恰好滑落,触碰到栏杆,发出清脆的响声,玉镯在阳光下光泽温润,我望去,仿若看到燕飏温柔笃定的眼神,唇畔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



    紧接着,我们又被旅游车带到了位于深澳的总兵府邸。



    刚下车,皓婉马上始充当导游的角色了。



    “总兵府听说是一个具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建筑物哦,据说啊,门前这一对青麻石雕刻的石狮子,就是从明代一直保护到现在的,是货真价实的文物来着,怎么样?适合你这位考古专业户的口味吧?”还没听完导游的解说,皓婉就围着总兵府外面的青麻石狮子打开话匣子了。



    “你才是考古专业户呢!”我笑着白了她一眼。



    “就你对这石狮子有兴趣,我只研究古玉,不研究狮子!”我吐了吐舌头说。



    “是啊,是啊,说到古玉,我真的羡慕死你了,陈燕飏那小子真不错,果真是块二十四孝老公的好料子,单看这只古董手镯就知道了。羡慕死我了,口水直流啦……”



    我一句研究古玉的话语,可把皓婉的口水虫子给激活了,小妮子抓着我的左手就开始作野兽状地咧牙露齿,不停打量着我的手镯。



    “不过,你也太那个了,好端端地干嘛在这么关键的地方拿刀给自己开口子啊?别人家不清楚内的,还以为陈燕飏那小子对你不好,让你伤心,害你割腕自杀呢!”



    晕,果然如此,果然有人把我这道无意中弄伤的伤口当割腕自杀看待了。



    我被皓婉说得无言以对,只能望着玉镯苦笑。



    “好了,现在请大家移步到这边,我们即将看到的这棵拥有四百一十多年树龄的参天古榕,就是‘郑成功招兵树’啦!”



    导游的声音,引导着我。随着他的声音,我举目而望,榕树苍郁粗壮、枝繁叶茂、遮天蔽。就是它了,是它顶着擎天的华盖,昂然立,看尽人世间的沧桑变换,是它着清奇的筋骨,见证着当年一代国将领郑成功在树下招兵点将、气干云天!



    我怀着敬仰的心不自觉地往前走进,却忽然在层层墨绿色的叶子间看见一抹红影飘拂而过。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古董引发的纠结:玉.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