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幕:美丽的原点 第二章 梦境(1)

    水,漫天……



    覆盖过头顶,沉溺其中,不见五指的黑暗。



    心,由不住地慌乱。



    何处?幽暗……甚至……诡异……



    “连玉箸……连玉箸……连……玉……箸……”



    什么地方,有声音断断续续呼唤我的名字?我在水中竟能如鱼儿般潜游,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游去,不知不觉游进一个黑暗的洞之中。



    同样的黑暗,甚至更甚。



    声音嘎然而止。洞中骤时寂静。我寒意骤起,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的后再无退路。



    水,似乎退去,不再如前一样将我溺于其中了。洞里,似乎有种亮光透了进来,顺着亮光,我颤抖地伸手摸索,洞四壁黏糊糊的青苔与湿漉漉的石壁相偎,极是恶心!



    墙壁上凹凸不平,又极似有些刻凿的痕迹。我想将手抽回,才发觉此时双手好似已被什么控制住,根本已不是我自己能够左右!



    我极度恐惧,想要尖叫,却好似被堵住了嘴一般,喊不出声音来。这时光线骤亮,终于让我看清楚墙壁上刻凿着的凹凸不平、大小不一的字迹:“水涨淹不着,水涸淹三尺。箭三支,银三碟……”而就在这些字迹的旁边,似乎还有一行更小的刻字,我想再看清楚些,却不防这块墙壁突然异变,又生出另外一个小洞来。洞中忽然袭来风,将我整个人吸附入内,一头撞在呈放在洞中的一个不明物体上……我慌乱惊恐之中定睛一瞥,终于看清了那件物体,不觉汗毛四竖。



    “不要啊!”



    终于我尖叫起来,挣扎着坐了起来,睁开眼睛一看!



    我正置与自己家的睡房之中,四周的家俱摆设如旧,哪里有什么暗水底和深幽洞



    还不知什么时候开着了头柜前的台灯,台灯橘黄色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卧室的每一个角落。



    我余悸半消,顺手抱起枕头旁边的小叮铛公仔,拥在怀中,再伸手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



    原来,是在做梦……



    我终于放下一直悬着的一颗心,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突然左腕上传来一阵叮咚清脆的碰撞声,我的心随之一拧!



    哦,是早上燕飏为我戴在左腕上的玉手镯因为三根玉绳丝丝入扣却各自独立,活动自如的缘故,我的左手稍稍一动,手镯便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就好像在警告我什么似的。



    不过此时此刻,玉镯的响声却让我在噩梦惊醒之后拼命地思念起燕飏来。



    飏,能不能不要离开?飏,能不能就在此刻出现,将我拥入怀中,给予我你全部的温暖与温柔?



    思念着燕飏,想起明将要来临的分别,我哭了。肝肠寸断,伤心绝。尽管燕飏在临走之前已许以我玉镯为凭,婚约为证,可是就在这一夜噩梦乍醒之后,我仍然因为这一番的离别而感到遗憾与不足。



    就在锥心刺骨的疼痛与刻骨铭心的思念中,我发觉自己需要的不止是心心相印的信念,还要此时此刻心心相连、相互拥抱的安慰。



    从没有发现单独处的夜晚是这样的荒凉凄冷,尽管卧室的玻璃窗上仍映照着城市之中酒吧、舞厅霓虹闪烁、七彩变幻的灯光,虽已夜深,但仍能从窗外传来隐约的汽车开过的声响,以及喇叭沉沉的鸣响,甚至是夜归人的脚步声……但这所有的种种,纠结在一起,只有使这个夜晚更加寂寞。



    我的灵魂、眼泪相互混杂,一片混乱,一直固执地拒绝远在大洋彼岸的父亲母亲要我远赴定居的要求,独留在这座城市之中,以守候我与燕飏的,而如今心中又无故涌起了一丝悔意。



    夜地黑暗将悔意一点点渗透进我的心里,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整个夜晚,我就这样抱着膝盖孤独地坐在上哭泣、流泪,泪水绞湿我的睡衣以及睡衣口那只原本憨笑的小母猪……



    房间之中,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风,轻轻撩起我的长发,在独自飞扬……



    



    早晨,骤然醒来。昨夜哭泣着沉沉睡去的我,此时竟然有些迟钝,挣扎着从上爬了起来却忽然感到一阵晕眩,什么也看不清了。卧室中的一切都在摇晃、旋转,还有那双昨夜流了很多眼泪的眼睛,此刻更是肿胀无比,稍微一眨,便觉得极为酸痛。伸手往头柜上一摸索,拿起闹钟仔细一看!



    天!七点了!闹钟的声响让我警醒,我今天要去车站为燕飏送行!



    这可是正事,片刻不能耽误!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自己的不适了,飞也似地冲进洗手间一番洗漱,换衣穿鞋,关上大门冲向电梯,跑向小区门口打了一辆的士直奔车站而去。



    的士上面,我扬起手表看了又看,现在已经是早上7:50分了,但愿能赶得及,燕飏是早上八点乘坐大巴前往厦门,再在厦门搭乘飞机直达新疆的,但愿我赶得及去送行。



    最该死的是我这一双眼睛,肿得不成样子,早上偏偏又睡过了头,来不及精心打扮一番,现在肯定是极为难看的一副模样了。



    唉!昨天还为“女为悦己者容”这话理论一番,没想到今天就要向这个理论进行一番终极挑战了。但愿,但愿吧,我从包里找出墨镜戴上,但愿这样,能够让燕飏看不到我红肿地眼睛,不然一定会让他担心的。



    这时,左手腕上的玉镯又在轻轻地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车站渐渐近了,就在眼前……



    车站,一个不断上演着离别、相聚的舞台,这幕离别与相聚的戏的主角总是在不断的变换,唯一不变的是永远一个相同的站台。



    而此刻的主角是我燕飏,殊不知明又将是谁?



    我在人群之中寻找燕飏的影,终于在车站的角落里看见了他,他也在四处张望着,不住地看着手表,很是着急的样子,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一定是等我!哦!我的燕哥哥!



    我看见他焦急的样子,忍不住小跑了过去,还一边跑一边吐了吐舌头,为自己一时大意险些错过了给燕哥哥送行而自责。



    我迎了上去,从背后将他紧紧地抱住,久久地不肯放开。



    只觉他因为被我抱住而略略一怔,显得有些意外之后,也一把将我揽在了前:



    “小傻猪,都千叮万嘱你在家好好休息,不用来送我,怎么还这么不听话?”



    他轻声埋怨,但温柔备至。我听在耳中,只觉暖暖。拼命地在他怀抱中依偎,贪婪的呼吸他特有的气息。一时忘了自己戴在脸上的墨镜。



    “哎呀!今天还学人家扮酷,戴起墨镜来啦!”



    燕飏被我的墨镜搁到口,于是打趣地用手托起我的下巴,打量着我的脸说:



    “不过,我还是不喜欢我的小玉猪戴墨镜的模样,这样一来,我就看不到她的整张脸了。”



    他说着,伸手就要摘掉我的墨镜,哎呀!不行!我红肿的眼睛就要被看到了,我心里一着急,正要开口说话,这时,燕飏的手机响了。



    他接通了电话,走开了几步,低声地说了几句话,好像有些神秘,这种形极为少见。我看在眼里,心中觉得奇怪,还来不及疑惑,燕飏却挂断电话,匆忙地走过来说:“小玉猪,车子就要开了,我要走了,你快点回去吧,不要送我了,不然等一会儿你哭鼻子,我又没办法安慰你,我会很难过的,好吗?就这样,我走了……”



    “可是……”



    我还有话想说,但他已经匆忙地提起行李箱径自要走了,听到我说话,回过看着我,目光无意间落在我的左手腕上,看见了他送我的那只玉镯儿,便是深一笑,转离去。抛下了一脸疑惑的我。



    “可是……可是你竟然没有察觉我哭得红肿的眼睛!”



    我置于人流纷杂的车站之中,一脸纳闷,心里被一些隐隐的疑惑笼罩着,不明就里,也说不清理由。



    “兴许,他只是太匆忙了……”



    最后,我喃喃的安慰自己,转离开车站,不觉后一地苍茫。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古董引发的纠结:玉.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