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幕:美丽的原点 第一章 赠镯(2)

    想起往事,我失神更甚。



    “不知道,所以我必须亲自去看看……”



    燕飏不知道我已有心事,随口接上说,却终于意识到我的淡薄。迟疑地停下了话语,将我重新揽在怀中,轻轻地抚摸着我细长而轻柔的发,小心翼翼试探地说道:“所以,接下来就剩一个小玉猪不得不听的坏消息了……”



    “不!你不要说,我能猜得到!”



    不待他把话说完,我伸手,以手指轻轻覆住他两片秀美的唇说。



    “从明天开始,你又要离开我好一些子,对吗?”



    终于我将心中最不愿得到的答案说出。鼻头忽然感到一阵酸楚,每次总是这样,总是因为某个地方开采出玉石而离开我去远行。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心中是如此地渴望安定、厮守、不言分离,他肯定不知道我心中的愿望总是落空。



    “那就去吧,我送你回去,好好地准备下行李。”



    我有些埋怨地从他的怀抱中挣脱,背过去,眼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蒙上一团水汽。



    “小玉猪……”



    燕飏察觉我的忧伤,站起来,拉住我的胳膊,却被我轻轻地甩开,空空的失落感让我忽然想要避开他,不想看到他的一切,也不愿自己的悲伤被他察觉。



    终于,我和他之间又进入了一种沉默状态,谁也不曾开口说些什么,只是沉默,以沉默替代心中的矛盾、忧伤……



    沉寂的空气中,弥漫着某种香味,点点忧郁,略带着几分纠缠,那种逐渐颓废的感觉,若有若无,就像我与燕飏此刻的感。哦,燕飏,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明朗刚毅的女子,可以在原处以一种坚定、无所无谓的态度目送你去闯,去寻找世界每一个角落中隐藏着的每一块美玉,让你毫无忧虑地启程,这是你的我所必须做到的。然而,现实中的我却是如此地自私、狭隘,只局限于眼前一朝一夕的温柔缠绵,无形之间阻碍着你追寻理想的脚步……



    或许与某些人相提并论,这一点上,我的确非是你今生相配的伴侣……



    想起这些,我心中黯然,原来此刻空气中弥散着的,竟然是“Daisy EDT”小雏菊香水的后味,淡淡地麝香,清逸、典雅中透散着一缕哀伤、浅淡。



    时间点点消逝,一直到他突然上前,从背后再次环住我的腰,将我揽在怀中。



    “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我的小玉猪,这个,才是我今天来的最终目的!”



    燕飏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什么?”



    我不屑地问。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檀木雕刻的方形小盒子,要我打开来看看。



    “这是什么?”



    心中依然怄气,我不愿地接过盒子,也不打开,只是淡淡的问道。



    这一回,燕飏也不回答了,依旧诡秘地笑。



    窗外原来雨的天气变得更加沉,又一阵滂沱大雨骤然而至,乌云满天,本该明亮的早晨变得犹如傍晚般幽暗。那只在雨中翱翔的燕子,也在大雨中隐匿了起来,去向不明。世界仿佛要被雨水淹没了一般。



    忽然走神,想起了《圣经》中那个诺亚方舟的传说。世界将被雨水淹没,上帝要求虔诚的诺亚制作方舟,将世界上所有的物种每样取其一,置于方舟之中,逃过灭顶之灾……最后世界淹没了,唯有方舟上的物种和诺亚以及他的妻子一起存活了下来,原来生命最终,最大的存在意义,还是……



    呲啦……呲啦……



    一阵沉的风忽然吹来,窗帘被它撩起,摩擦着窗台,发出了奇怪的声响。



    沉的天色、窗外的来风、窗帘的声响以及燕飏似笑非笑的表……气氛有些怪异……



    这样的气氛,我格外不惯。



    “嗯……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是什么!”



    为了打破这种场面,我轻轻抿了抿嘴将话题转到了盒子之上,打量着盒子,装着调皮的说道。



    只见深紫色的檀木盒子上雕着镂空的奇怪图腾。外形极像屈之螭。头较大、粗眉、浓眼、大嘴,向前倾着子,弯曲的尾部几乎接近嘴巴。这样的图案,出现在一个檀木盒子上,着实罕见。而这样的图案,我看得熟稔,好似在哪本玉鉴书中曾被提及,却一时思穷,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索打开檀木盒子往里一看,里面装着的,竟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



    玉镯的出现,让我为之一震,不住“啊”的喊了一声。



    “怎么样?小玉猪,以你的修为,看得出它的行头么?”



    燕飏见我惊讶的样子,觉得欣喜,不由将我抱得更紧,贴在耳边问道。



    “嗯,这个玉镯嘛……”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玉镯,轻轻地走到沙发前面坐了下来,用手轻抚着它,一股温润无比的气息便从指尖漫出。这是一件以青玉雕琢而成的“青玉绞活环手镯”,有三根玉绳扭作麻花状,彼此相连相依、缠绕不息,但又各自独立,丝丝入扣,活动自如。镯子颜色略带浅灰,透亮光滑,玲珑剔透,有极强的玻璃感,更精妙的是,三根玉绳的中间位置,都有一条暗红色曲曲折折的纹路,极似一根委婉的红绳,缠绕其间。玉镯在我手中散发着柔和的光线,这是一块不折不扣的宝玉。可不知为何,握着宝玉,只觉无限辛酸涌至心底,一种熟稔的感觉又浮了上来,我仿似觉得这是一只藏着往事的玉镯儿,只是不曾被我记起罢了,我似遗忘了很多很多不该忘却的事,但是,这些事又是关于什么的呢?



    燕飏见我出神,轻轻地呼唤:



    “小玉猪……”



    在他的呼唤声中,我回过神来,连忙定了一定,缓缓说道:



    “若我没有记错,以它的外形来看,它该是一件青玉绞活环手镯,据资料记载,这种青玉手镯的年代当属明代。”



    我说着,望了望燕飏,只见他屏气凝神,专注听我讲述的认真模样儿,不觉心中又涌起一阵甜蜜,报以一个极甜蜜的浅笑之后,我又慢慢地讲开了。



    “还记得小时候,我爸爸就对我说过,明代社会承袭两宋,特别是南宋以来商业贸易的飞速发展,明代商业非常发达,民间也因此变得富裕,明代的玉器渐渐地也趋脱离五代两宋玉器形神兼各的艺术传统,形成了追求精雕细琢、装饰优美的艺术风格,这个青玉手镯是用一整块玉雕琢而成的,需要非常之高超的工艺打磨,若不是当时顶级的工匠高手是很难成功的。而至于玉绳中间的那条暗红纹路嘛……”



    说到这里,我稍微停了下来,心头不知为什么又是一阵无故的抽搐。



    “我想那应该是色沁吧。通常出土的古玉都会有色沁的。很难除掉,唯一的办法,是靠人气来养它。就是把它贴戴着,有时间就用手慢慢摩挲,这样过个三年五载,说不定能将表面的土气去掉,过个三五十年,则可将色沁完全消除……”



    我的话还没说完,燕飏却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拍起手掌,他的眼中流露着满是赞叹的神采:



    “不错!不错!我的小玉猪真厉害,这等眼光造诣,不愧是玉石界的名门之后,更不愧是我‘忘川玉行’的未来老板娘啊!”



    我的脸在他的掌声中蓦然而红,随即便又被他最后一句话给怔住了。



    什么!“忘川玉行”的未来老板娘?难道燕飏在暗示我什么?



    我一句话也答不上来了,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小玉猪,你太厉害了,居然能将忘川玉行的镇店之宝,我们家的家传之宝——青玉绞活环手镯给品鉴得这样透彻!我跟你说哦,昨天把这宝贝交给我的时候,可是交代得仔细的,这宝贝代代相传,历来只有我陈家的媳妇才有资格佩戴的哦!”



    燕飏说得神色飞舞,顿了顿,又换了种狡黠的眼神看着我:



    “说啦,‘你的小玉猪可是个不容错失的好女孩,这个玉镯儿,陈燕飏你可务必要给她戴上,还要让她戴一辈子,让她生生世世都做你幸福甜蜜的小妻子!’”



    他说着说着,又忍不住上前,再次将我揽在怀中。



    “答应我,小玉猪,收下这个手镯,至此每天都戴着它,不要除下来,等我这次新疆之行回来以后,我们马上就结婚,嫁给我!让我照顾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他动地说着,我在他一连串的甜言蜜语中羞得满脸红云乱飞。原来是这样啊,我的燕哥哥绕了一个大圈子,拿来了家传宝贝,向我求婚……这样的结局,我一直连做梦都在盼望着,如今真的美梦成真了,我却羞得赖在他的怀中,久久的不肯抬起头来。



    “小玉猪,你怎么说啊?答不答应我啊?你抬头嘛,抬头看着我嘛,再不抬头,我就当你答应啦!”



    燕飏见我羞得可,故意不住的逗弄我。



    偏偏这时,窗外开始一阵接一阵地闪电打雷,狂风暴雨,天气越来越坏了,可是无所谓了,再恶劣的天气都抵不过此时此刻屋子内的一片温馨……



    这一天,燕飏不知与我依偎缠绵了多久,到末了,公司总部不停地打电话催促他前去打点明天远赴新疆的事务。我这才依依不舍地把他送到门口,刚刚还是甜甜蜜蜜、恩无比,如今分别在即,原先愉快的心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难舍难分的离愁别绪。



    在门口,我拉着他的手,久久不忍放开。



    他叮咛了好些话,才算把我的眼泪止住,于是又一番的呢喃细语。



    就在他走进电梯的那一刹那,燕飏忽然回过头来说:



    “小玉猪,答应我,我回来后,你便陪我一起打理玉行,以你的学识,一点都不比姚雪逊色……”



    我还未听清楚他后面说的话,电梯门就突然合上了。



    提及姚雪的名字,我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掠过,冲淡了燕飏刚才向我求婚的愉悦。



    姚雪……



    送走燕飏,我回到屋里,却一眼望见那个装手镯的檀木盒子,盒子上那个兽纹图腾赫然入目,望着它,我的心头又是一拧。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只古董引发的纠结:玉.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