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74、你令我非常失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静水深流 书名:爱能走多远
    她知道自己的解释很无力,嗫嚅着闭了嘴,偷眼去看寇兰溪的脸。他目视前方,面上看不出任何表,两片嘴唇紧紧抿成一条弧线,下巴倨傲的微微扬起,周凛凛然散发着一股置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冷漠吓住了她,她只有死死抓住车窗上方的扶手才能压住从心底泛起的阵阵寒意。汽车开得飞快,不一会就到了她家楼下。艾儿思忖这次是触到了寇兰溪的底线,恐怕他一时半会儿不会原谅自己,不觉一阵凄然,沉默着拉开车门准备下车。寇兰溪清冷的声音在后响起。



    “儿,我一直以为你出名门,教养非凡,没想到是我看走了眼,今天的事让我觉得你跟大街上任何一个衷家长里短的市井女子没什么分别,又庸俗又八卦还喜欢在背后嚼别人的舌根,我觉得很失望,非常失望!”



    艾儿无力回头,他的话句句都像一把尖刀直刺进她心内,将她的心划出道道血痕,让她片刻间感到鲜血淋漓摇摇坠。她不由自主直了后背,尽力忍住泪,忍住羞愧,忍住不断涌上来的阵阵眩晕,推开门跨下车去,头也不回的进了楼门。



    关上车门的一瞬间,汽车在她后轰地一声冲出好远。



    



    强着上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她走进去软绵绵的靠在合拢的门上,眼泪一下子流出来。活到三十六岁,平生第一次遭受如此羞辱,而羞辱她的还是她至的男人。



    她恨不得有堵墙竖在面前好让她一头磕死。



    坐在地板上不知哭了多久,思路慢慢清晰起来,她缓缓起换掉鞋子,在地上坐久了腿有些发麻,站着抖动好一会才感觉好一点。确定不会摔倒了,她扶着墙去卧室拿了睡衣,然后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听见手机正狂响,她飞奔过去一把抓在手里,毕竟心内还存着一丝丝希冀,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还是巴望着电话是寇兰溪打来的。接起来却不是,是闯祸的柳莎。



    柳莎从酒店出来就直接来到艾儿家附近,却又不敢贸然打扰她,一直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估计她这会差不多该到家了才敢试着打她电话。“艾姐——你回家了吗?”



    “回了。”



    “我,我能去看看你吗?我就在楼下。”



    艾儿沉默,半晌方答,“我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柳莎急了,声音带着哭腔,“艾姐,我知道今天的祸闯大了,但我真不是有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对不起——”



    听着柳莎的哭声,艾儿鼻梁一阵泛酸,“柳莎,别哭了,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我只是需要点时间把一些事想想清楚。你先回去吧,等我想清楚了会给你打电话的。”



    既然她这样说了,柳莎也不好再坚持,“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任何时候需要我都记着给我打电话,我马上过来陪你。”



    挂了电话在沙发上坐下来,才发觉周抽筋断骨般乏力不堪。慢慢抬起双腿蜷在沙发上,将头低下去埋在膝盖上,再用双臂紧紧环抱住小腿,疲倦的闭上眼睛。每次遇到不知何去何从的事,她都喜欢像现在这样把自己蜷缩成胎儿在母体中的姿势,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找到依靠,才能鼓起勇气去做那些艰难的抉择。



    分手时寇兰溪已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想必是不会再回头了。白天在电话里才刚刚憧憬过的天长地久,居然这么快就已灰飞烟灭,究竟是什么啊?柳莎无意中说出了寇兰溪和林思雁的关系,却换来寇兰溪对自己尖刀般锐利的羞辱。就算自己不该把他们的关系告诉柳莎,但他为什么一牵涉到林思雁的事就那么敏感易怒?难道林思雁的名字是扎在他心上的一根刺触碰不得吗?



    短短一个星期,她像是经历了*两重天。前天他还站在凤凰古城的沱江边上跟自己执手而行相看两不厌,说她像个不沾人间烟火气的花仙子;而今天他却看都不愿看她一眼,只轻轻一句“我觉得你跟大街上任何一个衷家长里短的市井女子没什么分别”,就将她直通通送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两张脸到底哪一个才是她曾经认识的寇兰溪?哪一个才是教她辨认北极星的寇兰溪?哪一个才是跳上窗台跟她心手相牵的寇兰溪?哪一个才是跟她在月光下跳舞的寇兰溪?哪一个才是她深深着的寇兰溪?



    “对不起,我错了”,她千万遍的在心里谴责自己不应该把他的私事告诉柳莎。但是只因她错了,他就可以用那么严重的话来羞辱她吗?只因这个原本不该成为秘密的秘密,在他眼里自己就变成一个庸俗又八卦的市井女子了吗?只因一个林思雁,他们之间那么多美好的记忆顷刻间就然无存了吗?



    她怎么也想不通。



    泪水再度打湿了膝上的睡衣,她在灯光的暗影里无声啜泣。郝思嘉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而属于她的明天将会迎来什么?



    她无法回答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爱能走多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