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44、爱就要心手相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静水深流 书名:爱能走多远
    兰溪站在窗外,朝她伸出手来,满眼皆是深似火。她向外探探子,无可奈何——窗子的下半部分是固定的。她站在里面比兰溪多出近一米的高度。急之下她踩着泡澡的木桶沿爬上了窗台,一手扒住窗扇一手使劲向下延伸,体几乎弯成了一个弓形。



    兰溪踮起脚尖上扬手臂,终于抓住了她的手。两手相触的刹那,两人似乎都用尽了全的力气,体极限使他们倏而分开了。



    待兰溪再次伸出手时,儿摇摇头,将两根手指放在唇上亲一下,对他送过去。他也学她做了同样的动作,微笑同时浮上他们的脸颊。儿再次摆手示意他离去,这次他没坚持,跃跳下回廊,回首噘起嘴唇冲她咂一下,很快消失在雾气氤氲的夜幕中。



    她仍站在窗台上,将手使劲按住急促跳动的心脏,竟有些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她悄悄滑下窗台,脑海中蓦然闪过十八岁时曾被那个羞涩男生牵手的月夜,而此时此刻一颗漾的心啊,竟比十八岁时还要疯狂!



    



    寇兰溪沿着清波湖畔曲曲弯弯的小路慢慢踱回住处,脸上始终挂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他刚刚做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举动,这个举动足够让他若干次的回忆并且回味。



    明明那个美丽的小女人带着淡淡的薰衣草的幽香离开他的怀抱还不到一个小时,但她临出门一个看似随意的顾盼,须臾间就搅乱了他的心,让他无所适从,心烦意乱。她含着淡淡忧郁的眸光,她略带顽皮的笑脸,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她光洁舒展的额头,她被搂进怀中时轻微的忸怩,她似火的呢喃……天哪,那种牵肠挂肚的思念已然啮噬着他的全,进而刻入骨髓,如魔咒一般左右着他的神经,让他在房内一分钟也无法停留。



    他出去了,一直走到她的窗前。他等待着,只为看一眼那张嗔的笑脸。他不顾一切的跳上去,只为那一秒的心手相牵。



    他一遍遍的问自己,究竟有多么她才会无法忍耐哪怕片刻的分离。内心究竟要蕴藏着怎样的狂,才能让一个已近知天命的男人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他是她的。



    这种比他预想的要强烈很多。



    第一次看到她时仅仅是被她眉目间的楚楚可怜所吸引,不由自主从心底升腾起一股想要去呵护她的**。于是他顺应自己的**从酒会上带走了她,将车停在江边等她醒酒,在冬夜的寒风里听她哭诉。当听到她的失魂落魄仅仅是为了看到丈夫跟别的女人分吃了一串糖葫芦,他说不出内心是一种什么感觉。也许是自己荒唐的太久了,也许是自己的感细胞冬眠太久了,他竟不知道原来婚姻是要如此保守而认真的。而多年来自称阅人无数的他,在那一瞬间却不得不承认,曾在旁萦绕过的那些环肥燕瘦,跟眼前这个单纯而瘦小的女人相比顷刻间都已黯然失色。



    他要了她的手机号码,却没有给她打电话,虽然只是一面,他已认定她是不会跟自己逢场作戏的,要不要招惹一个感上有洁癖的女人,他需要想清楚。



    他详细调查了她,才知道她来自诗书世家,父亲居然是自己非常崇拜的史学家艾敬言教授,而她的祖母曾是上海滩的名媛,师从刘海粟大师学过国画。他感叹,难怪有那么好的气质跟修养,原来是家学渊源出名门。



    当然,他也知道了她是“清茶干部”顾镇友的儿媳,财政局预算处处长顾鹏飞的妻子。甚至他了解的更多,包括顾鹏飞的外遇,包括那个王琳的家庭背景,包括顾鹏飞和王琳的交往程度。



    所有况都了解了之后,他已非常清楚的知道,顾鹏飞跟她的婚姻已经不可能维持太久。



    理智上他告诫自己不要在这种时候去淌顾家的浑水,搞不好就会溅自己一泥点,这是官场大忌。但是一想到那个被蒙在鼓里一脸傻气的小女人即将面临被抛弃的打击,他的心却没来由的疼。



    他心疼她。

重要声明:小说《爱能走多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