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39、教你辨认北极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静水深流 书名:爱能走多远
    艾儿急急的打断他,“不,兰溪,你不要多想,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信任你,愿意让你做个倾听者,但并不代表我希望你承担什么。我们相识的时候就是各自有家庭的,无论幸还是不幸,我们都对自己的婚姻负有责任, 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不至于等以后你从别人口中知道了这件事而有什么负担。通过这些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感激你在我人生路上伸出的手,是你的手把我拉出作茧自缚的泥潭,所以我只想用一颗毫无负担的心去接受你的感,同时给你我的真诚。”



    寇兰溪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儿,所有的话你都说了,你让我无地自容。”



    “不,兰溪,你这样说我会难过的,你永远也不欠我什么,明白吗?”艾儿对上他的眼睛。



    “我们相是两个人的事,你为什么要独自承担后果?”



    艾儿明显抬高了声调,“寇兰溪,你纠结什么?我再说一遍,我决定离婚是因为我跟鹏飞在感上都出现了偏离,所以只想结束一段错误的婚姻。至于我一不小心上你是个意外,不是你的责任!”



    兰溪无奈的苦笑,“好吧,就按你说的来,如果这样能让你心安的话。现在去哪?送你回家好吗?”



    “不,”艾儿一撅嘴,“我要你带我去兜风。”



    寇兰溪蹙眉,“兜风?现在已经10点了,你确定要去兜风?”看艾儿那么笃定的点头,他一踩油门,“好嘞,把安全带系好喽。”



    



    汽车在城市的街道上疾驰,带着风驰电掣般的快意,一幢幢高楼,一排排霓虹飞快的向后退去,眨眼就不见了踪迹。等两边的道路渐渐没了光亮,艾儿知道他们已出了城市的边缘,驶上乡间公路,她“刷”的一下摁下车窗,将手伸出去挥舞着,冲着夜色发出一声深长的呼喊。



    “哎——”



    寇兰溪慌忙拉住她,“你疯了,车速这么高很危险的。”



    她莞尔,“没什么,我小心点嘛,好久没这么轻松了。”



    兰溪无奈的揉揉她的短发,“好,到前面我们停下来,那儿有座小山,带你去看北极星好不好?”



    两人下车,果然有座小山,说是小山,其实叫土丘更合适,远看就像一个大大的馒头搁置在原野上。大约只有三五十米高,植被覆盖却很浓密,几乎看不出露在外的土色。



    寇兰溪牵了她的手,两人闲适的往上爬,几分钟的样子就到了顶。兰溪抬头仰望天空,指着正前方的几颗星。



    “你看,那几颗就是北斗星,七颗组成勺子形状的,然后顺着勺柄的方向往前看,”他说着,拉住艾儿转向后,“以杓柄上的两颗星的间隔延长五倍,那儿有一颗看起来特别亮的星星,那就是北极星,它的正下方就是正北方,顺时针旋转的方向分别就是东,南,西方。”



    艾儿眨眨眼,“好像上学的时候都学过,怎么长大了就都忘了呢?”



    兰溪刮她的鼻子,“那是因为你一直在城市里生活,没机会在野外实践,所以时间一长当然就忘记了。”



    “那你是怎么记住的?”



    “傻瓜,我们打仗的时候在带原始丛林里一钻就是好几天,不会分辨方向还不早就挂了?”



    艾儿笑,笑靥如花。“我从小就是没方向感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北极星。”



    寇兰溪惜的揽住她的肩头,仲的晚风里透着丝丝温暖。他们并肩站着,凝望不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他们生活的地方。那里的每一盏灯火后面都正上演着一幕幕不同的故事,包括他的房子和她的房子里面。



    突然间一颗流星飞快的划过夜空,耀眼的光亮一闪即逝。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合起掌来默默许愿,然后对视一笑。



    “你许了什么愿?”



    “以后告诉你。”



    艾儿拉起他的手跑向前方的一小片平地,非要他唱首歌给她听。他想了一下,真的唱起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经过了她的帐房



    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



    好像红太阳



    她那活泼动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抛弃了财产



    跟她去放羊



    每天看着那粉红的笑脸



    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愿做一只小羊



    跟在她



    愿她拿着那细细的皮鞭



    不断轻轻打在我



    ……



    艾儿站在他边,悄悄脱掉风衣,脱掉鞋子,潇洒的将它们甩在草地上,然后光着脚旋转到他面前,随着他的歌声翩翩起舞。皎洁的月光下,她裙裾翩然,笑靥嫣然,颈间白色的丝巾随风浮动,把她衬得光彩夺目像个天使。寇兰溪仿佛受了她的感染,一边唱着,一边走过去忘的搂住那小的腰肢,和她一同起舞。他们旋转,旋转,旋转,不知旋转了多少圈,直转的头晕目眩躺倒在草地上。



    他们停下来,痴痴的望着对方,在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泪。此时此刻,伦理与道德,快乐与苦涩,束缚与挣扎都已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天地间这深深着痴痴想着心心恋着的那个人!



    那个人叫人。

重要声明:小说《爱能走多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