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30、分到房子的新烦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静水深流 书名:爱能走多远
    艾儿的心一下子舒展开来,原来自己下午的那个短信,他懂。原来自己一下午的迷惑彷徨,失意纠结,他都懂。



    所以他才会以脸上的伤为借口推辞了晚上的饭局,所以他才会独自驱车冒着被别人看到的危险来见她,因为他知道怀里这个小女人的心思是多么细密,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来见她,她一定会纠结一个晚上无法安睡。



    这个貌似浮华的男人,他什么都知道。



    两人拥着静静的呆了一会,兰溪将她抱起来送回旁边的座椅上,狡黠的眨眨眼。



    “我得回去了,不然赵书记他们一会吃完饭出来看到我就麻烦了。”



    儿也慌乱起来,“那怎么办?会不会现在就来不及了?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啊?”



    兰溪一脸常色,“没关系,真被发现了我就说来这里疗伤,只有这里才有能治好我伤的神医。”



    艾儿气结,一拳打过去,“你再胡说!”



    兰溪大笑着将车调头,在度假村门侧略微一停,艾儿打开车门下来,汽车已一阵烟似的绝尘而去,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柳莎如愿以偿的分到了房子。



    分房名单很有意思,柳莎和曹萌萌都赫然在册,发行部的王老师却被拿下了,而他几乎是编辑部资格最老的。大家议论纷纷时又是曹萌萌发布了内部消息:据说陈主编为此事专门找他谈话,先把他大大恭维一番,然后鼓励他在分房这样的小事上发扬一下老同志的高风亮节,照顾一下家在外地的年轻同志,以保证他们安心工作。结果王老师连“格登”都没打就同意了——他的老母亲刚被查出患了肺癌要住院开刀,家里已拿不出钱来交房款。



    一件沸沸扬扬达两个月之久的棘手事就这样简单的解决了。



    房子有了,柳莎又有了新的烦恼——从分上房子的那天起陈卫国明显同她疏远起来。



    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说她和曹萌萌都分到了房子,他既没得罪上级领导又保住了人的利益应该高兴才对,可他却终沉着脸对她正眼都不看一眼了。有时她借故到他办公室去,公事一说完他紧跟着就来一句,还有什么事吗?一副距人于千里之外的表,任你有再多脾气也不能在办公室发吧,只好无可奈何的退出来。



    有一天柳莎耐不住子发短信给他——晚上去帮你洗衣服好吗?他回答说对不起我晚上有应酬,改天再麻烦你,彬彬有礼中透着冰冷的客



    柳莎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事到如今她再迟钝也知道他们之间出问题了,而且很严重。



    两人坐在星巴克铺着格子台布的桌前喝咖啡时,她突然幽怨的对艾儿说:“他好像是铁了心要和我撇清关系。”



    此时艾儿也正陷在无法言表的苦恼之中——有些事看到了远不如没看到来得轻松。猎奇固然是人类的天,尚有些人专门从窥探他人的**中获得*。但有时候无意中了解了别人的**却未必快意,会像吞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难受。譬如自己人的**,再譬如自己好朋友人的**。



    譬如她的好朋友柳莎的人陈卫国的**。



    有天晚上她跟兰溪分手回家的时候看到了陈卫国的车——一辆灰色的帕萨特——停在小区拐角处的暗影里。之所以认出来是因为它特别的车牌号,34179。领导干部的车牌号一般都不愿意有4、7之类不吉利的数,但他的车牌却两个数都有。当时是柳莎帮他挑选的,说这个号码读起来好听——34179生死一起走,恋中的男女看什么都是有特殊韵味的,陈卫国就要了这个车牌。



    艾儿看到这个车牌的时候略微楞了一下,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而陈卫国根本不住在这个小区。她刚想再走近一些看看清楚,后又有一辆汽车驶来,一束雪亮的光柱正打在帕萨特的挡风玻璃上,她一眼就看到车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不用说是陈卫国,另一个却是曹萌萌。



    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就失眠了,为要不要把看到的一切告诉柳莎而矛盾重重。她想不明白陈卫国怎么会和曹萌萌纠缠在一起,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而陈卫国作为杂志社的主编怎么会同时跟单位的两个女人都纠缠不清?一方面她想立刻告诉柳莎,揭穿陈卫国不给她分房子的真面目,然后狠狠打击他一下;另一方面她又担心柳莎的火爆脾气沉不住气,万一头脑一跑去大闹一场反而把事弄得更糟——正是分房子的关键时刻,陈卫国要是真上了劲她的房子就有可能彻底泡汤了。



    反复权衡的结果她决定先帮柳莎得到房子,然后再劝柳莎放手,毕竟站在她的角度认为房子对柳莎来说远比陈卫国实惠得多。

重要声明:小说《爱能走多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