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8、买醉的女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静水深流 书名:爱能走多远
    联欢过后是宴会,他们这一桌空了一个座位,文化局的张主任就向旁边桌一喊,寇部长这桌人不够,艾儿坐过来吧!他才知道刚才那个忧郁的女人叫艾儿,是《时代妇女》杂志的编辑。



    酒桌上的内容永远是繁琐而俗的,主人开场,向领导敬酒,领导回敬,客人依职务份再一一向领导敬酒,然后互敬,间或互相开着不咸不淡的玩笑,讲着有荤有素的段子。艾儿坐在那儿一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但他分明感觉到了她的厌倦和忍耐。嘈杂的空挡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端起酒杯对着她。



    “我们光顾自己闹冷落女同志了,你是《时代妇女》杂志社的?你们的杂志我经常看,办得很有品味,认识你很高兴。”



    她优雅的端起酒杯碰过来,笑着说多谢领导,然后一饮而尽,满桌人鼓起掌来。



    这杯酒后她突然活跃起来,主动端着杯子跟桌上的每个人碰杯,杯杯见底让人看得触目惊心。男同胞的激一下子被调动起来,纷纷向她围拢过来。她也一概不拒,不时赢来一阵喝彩。



    起初他一直看着,他能感觉到她在有意买醉,便想看看一个优雅的女人真醉了会是什么模样。不想看着看着竟有些不忍,脱口而出,“你们适可而止吧,真把一个女同志喝醉了像什么样?”



    大家看他眉宇间有了愠怒,就有人打哈哈,“还是寇部长怜香惜玉啊,好,咱们不跟美女喝了,咱们跟领导喝一杯好不好啊?”随即相互挤眉弄眼的举杯对着他。



    他知道自己这招明显的“英雄救美”会招来猜忌,却也不想顾忌那么多了,附和着端起酒杯跟他们喝了好几杯。



    舞会时艾儿体内的酒精已发挥作用,当她第三次步履飘忽的去洗手间时他起告辞了。果然在门外看到了她,她脸色潮红,眼眶湿润,一看就是刚刚吐过了,看到他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径直朝大厅走去。



    他挡住她的去路,“别进去了,刚好我也要走了,顺便送你回去。”



    她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您先走吧”。



    他没客气,抓住她的手腕,“要是不想当众出丑的话就跟我走,你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吗?白酒至少六两!”



    她立刻没了底气,子软绵绵的塌下来,“我的大衣和皮包——”



    他回转,“小安,去门口找个服务员把她的大衣和皮包拿出来,机灵点别被他们看到。”



    司机小安答应着往里面走,“放心吧,我知道。”



    他扶着艾儿往停车场走,出了大门她的两条腿已不听使唤,整个子几乎完全吊在他上,一步也动弹不得。他怕有人出来看见,只好一咬牙将她横抱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向车子。她体突然悬了空,本能地伸出手来搂住他的脖子。她搂得那么紧,脸几乎贴着他的,呼出的气息的撩着他的耳垂,还带着淡淡的酒意,让他不有些意乱迷,用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想把脸贴上去的冲动,赶忙打开车门把她塞进后座。



    小安回来了,车子开出酒店大门拐上南岗大道,“寇部长,她住在哪里?”



    他呆住了,是啊,只顾英雄救美了,谁知道她住在哪里?回头看时,她已靠着椅背睡着了,大约很难受,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你先回去吧,这是我一个战友的妻子,一会我送她回去。明早上班不用接我了,我自己开车去。”



    小安识趣的靠边停下车,自己走了。



    他重新启动车子,内心也犯起愁来。看样子她已醉得不省人事,一时半会醒不来,该怎么办呢?他不愿意让小安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今天才第一次认识的,只好编个谎把他打发走,可真的剩下他一个人,他也没了主张。



    以他的份和阅历,今天的举动都是反常的,但说不上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叫他心疼。

重要声明:小说《爱能走多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