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黎明 第十三回 曹操(二)—偶尔也扮回阿汤哥

    刺客,无论古今,无论中外,一直是一种人气极高的暴力职业。看看现在人们喜欢的影视、游戏就可见一斑:什么《刺客信条》,什么《荆柯刺秦》……印象中,无论是一袭青衣,负利刃的侠客,亦或是黑色西装,墨镜风衣的007,刺客和刺杀类的节目,一定会和海盗、忍者一样拥有市场。



    看过电影《行动目标希特勒》的朋友,一定会对影片中汤姆•克鲁斯精湛的演技和针对魔头希特勒周密的刺杀计划,和最后的功亏一篑记忆犹新。尽管曹不是大眼睛,高鼻梁,比阿兰德龙有魅力,比施瓦辛格材棒,但是曹在这场刺杀行动中的表现,只能用“帅”来形容,和阿汤哥扮演的史迪芬贝格有一拼。哪怕曹海拔只有不到160cm,哪怕他长得小眼睛,长胡子,他也可以在刺董行动中表现出和阿汤哥一样的魅力。



    也许很多朋友也不会想到,曹这一位万人之上的领袖居然会怀揣利刃,前去对中央领导人行刺。这证明了,当集团董事长的总裁,完全可以从刺客信条做起。



    曹也许算不上功臣,算不上忠臣,甚至按照那时候的道德标准看他就是刘备等人口中的“贼”,但是在董卓倒行逆施的时候,享受着五险一金,房补车补,带薪休假,出国留学,公费旅游,退休保障的待遇,在国家真正需要他们出力的时候,就只能在王家开大型沙龙,生Party,然后极其难听的哭上几声,没准儿大多数还是装出来的,眼泪都挤不出来。



    无论曹以后变成什么样,在国家最需要救世主的时刻,只有曹站了出来,而且不惜以自己命为代价。青年时期的曹,是无愧于“英雄”这个称号的。



    所以只有他才会在群臣集体流马尿的场面,仰头大笑。不过说真的,看到一大群达官贵人聚在一块儿吃生晚餐却突然之间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哭,真悲伤的大哭,不悲伤的假哭,没眼泪的挤眼泪,挤不出眼泪的也要跟着“呜呜”几声,估计我都得笑出来。但曹的笑可不是我们这等凡俗之辈看到大臣们这副囧态觉得搞笑而笑,而是“非笑别事,笑众大臣无一计杀董卓耶。某虽不才,略施小计,可断董卓头,悬于都门外,以谢天下。”寥寥数语,足可为晴天霹雳。什么概念?二战期间你跑到盟军司令部说我有能力在两天内送希特勒上西天,你试试看。估计什么艾森豪威尔、蒙哥马利等人非得冲出来拥抱你不可。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一贯以谋略见长的曹,初出茅庐的第一个计策,竟然是亲自行刺董卓。刚说曹这话是晴天霹雳,这下真应验了,多雷人呀!且不说董卓这厮本就是少年游侠,成年后也是西北军阀,而且书中多次强调董卓力大无比,伍孚等人行刺未果还赔上了命,董卓终披掩心甲,铁甲武士夹道护卫;再看看董卓边的贴护卫,那可是三国毫无争议的第一猛将吕布啊,他的方天画戟只怕是关羽张飞这样等级的勇将都要惧怯三分。这对于材矮小,武艺平常的曹来说,该是多大的难度?只怕是难度比《行动目标希特勒》中阿汤哥面临的境地更艰难。



    鼠目寸光的我,的确小看曹了。刺客,更多不是依赖匹夫之勇,而是周密的计策。



    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董卓如此器重曹。是董卓智商太低,还是曹装的太像?亦或者,是因为董卓曹两人个中凶残的一面而惺惺相惜?应该说,上述因素都有。正因曹深得董卓信任,才得以跳过层层防御,靠近董卓边。而曹为了接近董卓,想必平时的阿谀奉承少不了,这么做的原因,我坚信定不是为了和董卓狼狈为,而是为了除掉董卓这个魔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而曹行刺的过程和结果,却是很多“*”所不齿的。平心而论,我真的不喜欢曹,甚至有点厌恶,但我必须承认,曹这次的刺杀行动,虽然不那么成功,却是极具艺术,极具脑含量的行动。个人认为,曹的在演义中所描述的这次刺杀过程,比荆轲更具含金量。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看曹行刺的全部过程。有朋友问过我,为何曹一定要找王要那口七宝刀?其实很简单,前文说过董卓自从伍孚行刺之后,上朝议事都会披重铠,如果是普通的刀剑,想必很难穿透董卓那肥硕的躯,因而只有宝刀才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可见老罗不简单啊,前文后文都有严格的逻辑联系,不像那脑残《新三国》的编剧:前边于献连环计,过了几集庞统咧咧着个丑嘴大嚷连环计是他的功劳……曹入见董卓时,董卓问曹为何上班迟到,曹的回答是“马羸,行迟。”说白了就是跟领导说自己的车减震、下车头、汽油泵都坏了才造成他迟到的,放今天,曹这个月奖金指定没了不说,估计工资都得倒扣。但是董卓这老板真的是好啊,不仅不扣钱,还让吕布亲自去给曹选个新座驾。这么好的领导,现在到哪找去!



    实话说,董卓对曹真的不错。可能在他周围除了吕布最亲近之外,曹比李儒都走得近。这也更可见曹的可贵之处了,为了国家大事,不惜牺牲小利。而董卓太天真可了,毫不犹豫的将吕布调走,而且自己居然还因为太胖了坐都会坐累,倒便睡,头还向着里面,曹大喜:“此贼合休!”要说这点,曹的难度可就比荆轲动手的时候小多了。有意思的是,一生都占尽天时的曹居然失了手,刚把宝刀出鞘,却被面带猪相,心中嘹亮的董卓从衣镜中看个正着,更危险的是,此刻吕布已经牵着马返回了。我第一次读的时候,我真以为曹会被赶上的吕布大卸八块,尽管我那时候知道曹后来建立了一番大事业,可是在这个节安排下他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可是曹真不愧是曹,“刀已出鞘,就倒转刀靶,跪下,曰:“有宝刀一口,献上恩相。”卓接视之,果宝刀也,递与吕布收了。”然后曹以试马为借口,从容离去了。而后李儒并不是吃素的,很快识破了曹行刺的真相,继而曹成了全国A级通缉犯,此乃后话。



    有人说,曹行刺不成却遁走,这是临阵逃跑,苟且偷安。这我可真不能苟同,我不仅不认为曹这是苟且偷生,反倒认为曹这才叫大智大勇,而荆轲等刺客行动失败杀取义却更像是匹夫之勇。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丈夫堂堂七尺之躯(呃,曹好像还没七尺),又怀壮志,既然行动失败,就应该能屈能伸,想办法东山再起,而不是单单拼血气之勇。而随后曹也并没让人失望,很快就担负起了号召天下诸侯共伐董卓的大任。青年曹,的确是国之栋梁,也许他没有阿汤哥那么帅,可是他的确比《行动目标希特勒》中的史迪芬贝格更具智慧和勇气。

重要声明:小说《乱弹三国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