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黎明 第十回 丁原—农夫与蛇的故事

    下面介绍一个倒霉蛋。



    这个倒霉蛋叫丁原,但是他倒霉,却也是咎由自取。说他倒霉,是因为他死在了自己一手栽培扶持的干儿子手上。说他咎由自取,是因为他原本可以避免这一场悲剧的发生。



    伟大的伊索在丁原之前八百年的古希腊写出了农夫与蛇的寓言故事,却在八百年后的东汉末年找到了现实版。丁原就是那倒霉的农夫,吕布就是那条蛇。



    突发奇想,觉得笔者这篇乱弹应该给现在的父母和子女都看看。且听我慢慢道来。



    丁原作为被何进招进京师剿灭宦官的四路外兵之一登场,当时他是武猛都尉,并州刺史,不错,带武职的省长,还算颇有地位。而吕布则是他的义子,兼任心腹大将。吕布,大家都知道,《三国志演义》中毫无争议的第一猛将,而且凭借其俊朗的外表和高超的武艺在对三国了解相对较少的人群中,注意,只是这一部分人,占有很高的人气。吕布又是怎么成为丁原的义子,不为得知。也许是因为欣赏吕布的能力,也许是吕布是一个弃婴、孤儿,被丁原养大,个人认为接近前一种状况,是因为上下级关系而产生的“父子之”。至于为什么这父子之要打引号,是因为这份感泡沫的成分太多,也许丁原是真心把吕布当儿子看,可吕布不一定把丁原当爸爸。



    丁原确实是个铮铮傲骨的汉子。董卓进京后,凭借原本庞大的势力吸纳了何进的部下,变得更为强大,随后威百官到温明园商议废掉少帝的事宜,与其说是商议,不如说就是董卓提议,百官们和政协委员似的象征的举举手。这是董卓第一次提议废帝,第二次大家都知道,袁绍跟他闹了那么一出。“诸臣听罢,默默无言,各各低头觑地。座上一人推桌几直出,立于筵上,大叫:“不可!不可!汝乃何等之人,敢发此语?欺俺汉朝无人物耶?天子乃汉灵帝嫡子,又无过恶,安可废耶?吾知汝怀篡逆之心久矣,吾岂能容耶?””丁原在无人敢应的况下扮演了卫道士的角色。



    说到卫道士,现在很多人,其实应该是整个社会弘扬的主流观点都对这种人不齿,似乎卫道士就是因循守旧,顽固不化那种人的典型,和什么封建、儒家一样都应该被扔进历史的垃圾箱。当然,这一切很符合所谓的“现代价值观”。因为在金钱至上,利益至上的社会中,道义、仁德、信用早就被唾弃,耻笑,一切不能立刻变成利益的东西都不会让人们的眼皮子眨一眨。自然卫道士也被拿来嘲笑。尽管卫道士的确有保守的一面,但是卫道士却也是可的,更是可贵的。因为卫道士绝不会欺瞒自己的亲朋好友,绝不会辜负自己的信念;因为卫道士绝不会背叛自己的良心,卫道士绝不会服从于强权和暴力;卫道士绝不会造黑心棉,整三聚氰胺和毒豆芽;卫道士绝不会整躲猫猫,更不会当城管。知道为什么卫道士可贵了么?因为卫道士不会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做坏事。因为在他们心里,即使想到了,这些事就和他自己飞上天一样属于一种幻想,一种YY,仅此而已。你若让他们去做这些事,恐怕让药家鑫、三鹿他们不这么做都难。



    言归正传。前文说到了袁绍在朝堂上毫无顾忌的抨击董卓是毫无意义的自寻死路,那丁原这么做呢?丁原这么做却完全不必那么恐惧。一来董卓当时的势力还没到完全控制中央的地步,二来,就是董卓眼中看到的一个人。“董卓大怒,叱之曰:“朝廷大臣尚不敢言,汝何等之人,辄敢多言耶!” 遂掣佩剑在手,斩之。时李儒见丁原背后一人,长一丈,腰大十围。弓马熟闲,眉目清秀。”董卓显然没意识到这是谁,可他的军师李儒却不是傻子。他心里清楚,假如董卓对丁原动刀子,那绝对是一个皇帝引发的血案——可能董卓和他顿时首异处。丁原之所以如此自信的对峙董卓,就是仗着吕布这一张好牌。得到李儒暗示的董卓最终也没在温明园会议上对丁原动粗。可丁原,这个对汉室忠心耿耿的老臣却绝不善罢甘休。



    于是丁董双方爆发了演义里地方势力的第一次火并。仗着西凉军勇猛的董卓显然没把丁原放眼里,却没料到丁原仅仅依靠吕布率军冲杀就把董卓杀得惨败。而丁原没料到的是这一场大胜居然还给他带来了杀之祸。



    就像现在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后,主教练总要打对方MVP球员的主意一样,董卓也想到把吕布挖过来。而结果是,董卓居然只花费了一匹马+一些转会费(对于董卓来说就是太仓减一粟),就轻易的让吕布改换门庭,还顺带着让吕布杀死了自己的干爹丁原。



    吕布怎么被挖角的我们下回再说,单单看丁原死的有多惨:



    丁原秉烛观书,当见提刀而至,丁原曰:“吾儿来,有何事故?”布曰:“吾乃当世之大丈夫也,安肯为汝子乎!”丁原曰:“奉先何故心变?”布向前,一刀砍下丁原首级,大呼左右:“丁原不仁,吾已杀之。肯从吾者在此,不从者自去!”军士散其太半。



    刚刚获得一场大胜的丁原并没有纵庆祝,深夜还秉烛观书,估计也是看的圣贤书或者兵法之类的,不会是网络小说,好一位忧国忧民的良臣。看到吕布提刀前来,估计吕布面上还带了浓重的杀气,丁原居然没有丝毫的怀疑,反而以为吕布那里出了什么事故。也许当吕布一刀砍下丁原首级的时候,丁原还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部将被董卓挖角了。更没意识到的是这个部将是义子吕布。



    有网友说,也许吕布杀死丁原的原因是丁原只是简单的利用他,并没重用他。且不说为何吕布拜丁原为义父,就看看丁原死后众军的行为——在古代,经常可看到主将被杀之后其他士兵被全数招安,而丁原死后军队却散走了一大半。为什么呢?估计是因为丁原平时对自己的手下不薄,大家都看不惯吕布背叛的行为,由于忌惮吕布的勇猛,所以无人敢反抗,但又不肯跟着吕布一同叛逃,因此散去。这也可见丁原对部下固然不薄,士兵尚且如此,何况自己的义子呢?再者丁原对吕布毫无防备也可看出丁原对吕布的确推心置腹,他根本就没想到,也不敢想到吕布会背叛他,更别提亲手杀死他。



    演义第一回到这里提到了两对通过结义形式成为一家人的英雄。一对是刘关张三兄弟,一对是丁原吕布父子。而为主公的刘备和丁原,都算是在乱世纵横九州的英杰,为何人生历程如此迥异?他们都是认了猛将做家人,一个认了关张,一个认了吕布,父子之按理说还更亲于兄弟之,可是一个是得到了关张生死不离的报答,一个却得到了血光之灾,首异处,这又是为什么?



    原因就藏在农夫与蛇那则小孩子都看的懂的寓言里。农夫对蛇百般怜悯,这和丁原提拔吕布何其相似?出生在北疆的吕布早年可能只是关外流匪,与冻僵的蛇多么相似。而将蛇藏于怀中为它取暖,这就像丁原认吕布为子一样,毫不防备。最后被蛇咬死的农夫,大概死时也和丁原一样,根本就想不通。



    之所以刘备和丁原下场迥异,是因为刘备比丁原懂得识人。关张和吕布虽然都是一勇之夫,可是关张比吕布重义,为了桃园誓约可以赴汤蹈火。而吕布则是豺狼本,嗜血如命,有便是娘,所以他可以认丁原为义父,也可为了赤兔马马上杀了丁原找董卓当干爹。吕布,就是那条毒蛇。而丁原,就是这可怜的农夫。



    在乱世,懂得大义是不够的,掌握重兵是不够的,拥有吕布这样的猛将是不够的,想在乱世存活,更需要的是识人。

重要声明:小说《乱弹三国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