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少女小樱 第八章 混入王府

    第八章 混入王府



    入夜,王府角门。



    两道影,一袭黑衣,借着月色,悄悄地接近一座高大的院墙。院墙边一座朱漆大门紧闭着。除了几盏大红的宫灯,没有一个人影。



    两个黑衣人迅速地来到墙下,一个人影哈腰托手,一个人影垫步上前,轻轻一跃,便骑上了墙头,又一跃便消失在墙内。只听院墙内,一阵犬吠声过后,便不再有声响了。



    吱拗,大门被人从内悄悄地开启了一道缝隙,于是,墙外的影闪晃进了门里,后紧跟着一个小小的影。



    “你怎么跟来了。不是叫你在家看家吗。”一个浑厚的声音埋怨到。



    “哥哥们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一个小地声音。



    “你想连窝端啊。”子忆狠狠的瞪了樱儿一眼。



    “哼,不带我来,好,那我就喊。”樱儿撅着嘴。



    “哎呀,别吵了,赶紧进来,想让人都看见哪。”福子压低声音催促到。



    于是三个黑影闪进了大宅。沿着院墙一路向北,穿过一座石桥,将形藏在了假山石后。福子给子忆丢了个眼色,福子会意地点点头,一猫腰从上抽出吹管,来到一座大屋前喷进了些许*,便蹲在屋外听了听,片刻,朝后一挥手,两道黑影便急急地奔了过来。



    “好了。”福子一努嘴,三人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屋内。



    屋内,一群小太监睡的正香。一旁堆放着散乱的宫衣。三人立即换上衣服。



    “走”子忆一摆头,三人一同消失在夜色里。



    此时,王府前院,一片灯火,卫兵们手握腰刀,神警觉地地沿路巡视。掌事崔公公在一堆如山高的箱子面前,手持账册,正带着一众小太监们清点数目。众太监们在崔公公的吆喝下,晕头转向的忙碌着。



    “唉,唉,我说你看哪儿呢,这个放这边。”崔公公拉扯着一个小太监的衣袖,丢到一边。



    哎呦,小心点别把那玉壶碰碎了。”一个小太监怀里抱着一只半人高的雪白的白玉高樽耳瓶,摇摇晃晃地往前走着,一个站立不稳就要往前倒去,恰好一个形高大的太监扶住了他,同他一起将高瓶放入了大箱里。



    “唉,你说说,你说说你们,我要你们这些猴崽子干什么用,一堆的废物点心。”



    说罢一脚踹到一个小的影上。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干活去。”小的影低行了个礼,便混入了搬运的队伍里。



    “唉,你,”崔公公指着刚刚小的影喝了一声“把这对金碗放到那个箱子里去。”



    樱儿不动声色地拿起金碗走到一个箱子面前,掀开盖子放了进去。悄悄地将葙上的锁头换到了袖子里。



    “王爷驾到。”随着侍卫一声呼喝,所有人齐齐地立于一旁。闪出了一条不大的通道。



    “都清点好了?”一个男人磁的声音响起。



    “是,王爷。”崔公公跪地行礼。



    “装车。”詹王李辰风手一挥,一众人等便急急地抬着箱子向不远的车子走去。



    “等一下,”一个侍卫飞速地跑来在一个都统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放了样东西,便站到了一边。



    “王爷,有贼偷。就在这些人里头。您看。”都统手持一条巾帕,跪在了李辰风的面前。



    李辰风拿起巾帕看了看,只见上面绣着一簇美丽的桃花。



    “不好”



    “糟了。”



    “该死。”



    人群中有三个人默默地叫苦。原来,那是樱儿的巾帕,平时她总是带着上,现在被人发现,肯定是刚刚换衣服时弄掉了。樱儿急的眼睛到处乱看,“不行,得找机会脱。”



    “都转过来。”都统大声喝令,言语中透着杀气。



    “把头抬起来。”



    “把衣服都脱了。”都统继续命令到。



    “该怎么办,樱儿你快想想办法,哥哥不能被抓啊。”樱儿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突然,她高高的抬起头来,火辣辣的眼睛直直地对上一双深邃的目光。她知道他发现她了。



    “诶,不必了。继续装车。”



    “可是--”衷心的侍卫狐疑地看着后这个高大的影。



    “我说了,继续装车。”言语中不容半点拒绝。



    “是,继续装车。”



    宫人们继续抬着沉重地木箱往马车上堆放,一旁又响起崔公公一句句的唠叨。



    “你,过来。”李辰风顺势一点,一个小太监便低走到了旁边。



    “到最前面的车上,把我披风拿来。”小太监行了礼,急急地走远了。



    李辰风悄悄地走到都统的边,“看好最后那辆车。”都统会意地点了点头。



    子忆和福子在人群中故意放慢速度,将樱儿做个记号的箱子放在了最后一辆马车上,随着,马车的开动。他俩钻进了车里。



    车子一路走着,发出有节奏的咔嗒声,就像是催眠曲,搅得车里的人昏昏睡。



    樱儿坐在李辰风的车厢里,心里着急,可是又不能出声。对面的两个宫女早已昏昏睡去。李辰风则斜靠在一旁看着书。出城有一段时间了,樱儿一直不知道哥哥到底得没得手,还是已经抽跑了出去,金子现在有没有到手,到是不重要,先保命要紧。



    樱儿的额头已渗出细细地汗珠,瞟了一眼李辰风见他依然若无其事地看着书。袍袖下压着她的巾帕。轻轻地抹了把头上的汗,有意无意地碰了下李辰风宽大的袍袖。李辰风不慌不忙地坐起子,将巾帕及时的塞进了怀里,撑着子导向另一侧继续看书。



    ‘的,真狡猾。’



    突然,后面响起了一阵喧闹声,有侍卫骑着马急急地在车外奔跑。“王爷,有人截车。”



    “留活口。”



    侍卫应了一声,拨转马头,向后车奔去。



    此时,子忆和福子早已退去了宫衣,刚刚他们出城没多久,便将驾车的宫人捆在了车里。瞅准时机,驾着马车向另一条小路驶去。车后一队侍卫紧紧尾随,为首的就是刚刚那个都统。



    “哼,就知道你们是贼偷,都与我拿下。”



    侍卫们手持钢刀一轰而上。



    “福子驾好车。我来对付他们。”



    子忆一个欠,手里一多了一根木棒,不时地抵挡着砍下的钢刀。车子在马群的围堵下,打着转转。



    唰—一记蓝光闪过,刀锋直向福子劈来,福子一闪,钢刀贴着头皮划了过去。



    “子忆行不行啊。”



    “架好你的车”子忆边喊边打。



    唰—又一记蓝光闪过,刀锋向子忆砍来。子忆一个闪让过了刀锋,伸手一抓,便将一个侍卫重重的拖到马下,一个纵,高大的黑影带着一股劲风,窜上了马背。



    乒乒乒,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又有两个侍卫被砍落了马下。



    “妈的,他还能打。”都统气的哇哇直叫。一把抄起挂在马鞍上的大枪,向子忆刺去,只见马上的黑影一个翻,来了个蹬里藏,就在二马交汇的霎那,抬手一刀砍伤了持枪的手臂,夺过了长枪,只三两下又挑下了两名侍卫。随着马车扬长而去。



    李辰风坐在车内一脸的不悦。刚刚他听侍卫来报说,那两个人很是了得,其中一人大枪使得飞快,跟去的七八个侍卫竟只有两个毫发无损。其余的都多多少少的受了伤。他还真小看了她的帮凶,竟让他们真的截了一车金子去。



    樱儿刚刚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此时背靠在车辕上,一脸轻松地用袍袖闪着小风。



    “臭丫头,竟敢气我。”



    刚刚还怒气未消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继续赶路。”



    “是”有人在车外应了一声,一切恢复如常,大车继续赶路。



    “你们下去。”李辰风将两名女仆哄了下去。车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樱儿依然若无其事的扇着小风。



    啪----一只大手打落了她头上的帽子,随着一股劲风,樱儿被重重的压在男人的下。



    “臭丫头,说,他们是谁。”一道犀利地目光直樱儿的眼睛。



    “王爷,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樱儿闪着狡黠的目光,柔柔地说道。



    “是吗,看来,我被算计了。是我自作多救错了人。”李辰风也附上一个狡黠的笑容。



    “王爷呀,您到底在说什么呀,小的真的不知道啊。”声音依然那么柔弱。



    “是吗,也许这样你会告诉我。”



    嘶—嘶—随着一声声丝帛破碎的声音。樱儿的膛袒露在李辰风的眼前,细嫩白皙的肌肤闪着淡淡地健康的光晕,一对双峰急促地起伏着,勾人的心魄。



    “怎么样,愿意开口了吗?”



    “不,你这个禽兽。”女孩不但没有妥协,还睁着大大的眼睛,直李辰风的双眸。



    “好啊,”李辰风狡黠地笑了一下。



    “那我现在就将你扔出车外,告诉他们你是冒牌货,让他们把你关在木笼里游街,我相信到时不用我费力,就会有人自投罗网。”



    说完,托起樱儿的腰,就往车外送去。一只银簪不偏不倚地戳到了李辰风的脖颈下,声音冷冷响起。



    “你敢,我杀了你。”



    李辰风潇洒的笑了,用手一指,“你出去。”



    女孩一惊,手已被人大力地反扣到背后,两具重重的躯重又叠压在一起。



    “看,你杀的了我吗。”



    樱儿喘着浓重的鼻息,抬起脚想挣脱这个男人,却被他的腿死死的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么护着,他们不会是你的人吧。”



    “呸,脏心的家伙,你以为他们像你一样。”樱儿狠狠地骂了李辰风。



    “不是人就是亲人喽,他们是你的哥哥,对吗?”



    樱儿愣了一下,糟了,又上当了。



    李辰风的眼里浮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怪不得,慕容熙喜欢她。够辣!



    “呸,”樱儿愤怒的扭动着躯,“你个禽兽不如的坏蛋,让你来世做王八。”



    “住口,别我动粗。”



    樱儿哪管的了这些,既然他猜到了结果,就不能让他伤害哥哥,只要吸引他的注意,哥哥就会安全。



    “别动。”李辰风的眼里闪着**的光。下的女孩已经挑起了他体内雄雄燃烧的**之火,那火烧的他无法自控。一低头狠狠地吻上了那俏的唇瓣。



    “啊--”突然一记吃疼,唇上被咬出了一道殷红的血印,一缕血丝正顺着唇角慢慢地向外弥散开来,带着一股血腥。



    “你敢咬我。”男人的声音中充满了**和愤怒,一双眼睛燃烧着一种迫人的火焰,那火焰让樱儿看了发抖。她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刚刚被咬过的唇瓣,带着血腥重又附了上来,她分明感到那吻一次比一次霸气,一次比一次无所顾忌。那舌尖疯狂地在她的脸上,上游走,留下一串串火的温度,搅动着她纷乱的心。



    “王爷,到了。”咄咄有人敲了两下车窗。



    “知道了。”两个躯叠加着,彼此听得到浓重的喘息声。



    李辰风抱起樱儿,轻轻地替她拉上衣服,拿过披风披在了外面,宽大的披风遮挡住了里面的光。找出刚刚打掉的帽子,重又带在她的头上。一只大手轻轻拂去她脸上的碎发,眼中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别出声,跟紧我。”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女奴(暂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