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少女小樱 第七章 初识春柳

    第七章   初识



    清晨,军帐。



    樱儿渐渐地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大帐里,上的铠甲早已被除去,只剩下自己的一席小裤掛,上盖着一条锦缎的丝被,头发松散的垂在脑后。



    前面不远处的书案上,侧卧着一个男人的躯,头枕着一摞书籍,正沉沉地睡着。



    樱儿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唉,看来他还不坏。’



    正想着,只见那个影动了动,樱儿赶紧躺下子装睡。只听‘咚’的一声,有人发出轻微地哎呦声,从桌上掉到了地上。



    慕容熙皱了皱眉,站起子。帐帘外一束明亮地天光投在帐内,偶尔有马儿的喘息声,和鸟儿的叫声传来。



    慕容熙整了整衣服,回望了一下,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听到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樱儿坐起了子。看到昨晚的衣裙好好的挂在衣架上,便起取了下来,穿在自己的上。一旁的几案上放着一盆清水,樱儿走过去,取下架上的毛巾,将冷水附在了脸上。



    青光一現,有人掀开帐帘走了进来。只见,慕容熙端着盛盘快步走了进来。凌乱的头发,早已束起,衣服仍旧是昨天的装扮,一副贵族公子哥的模样。慕容熙走到书案旁,将盛盘放下,转过,走到樱儿边轻轻地说道“你起了。”



    樱儿点点头,用手拢过发辫一点一点的打着结,那只银簪重又别到了发髻上。



    “那快吃吧。我们只有半个时辰。”说着,慕容熙拉着樱儿坐到了书案前。



    “我睡了一夜。”樱儿一边合着米粥,一边问道。



    “是啊。”一双筷子夹起小菜放到了樱儿的碗里。



    “你可真能睡,昨晚军士们那抹炒闹,你居然都没醒。”女孩的鼻子被轻轻地刮了一下。



    “你以为我想睡那么久吗?”樱儿不屑地放下粥碗。“还不是你害的。”



    呵呵呵呵,慕容熙偷偷的笑着。



    “好了,看来你是吃饱了。那就赶紧走吧,不然你还得睡这里。”



    于是两人走出帐外。



    帐外,一匹枣红马正刨着脚下的泥土,见主人来了,兴奋地踱着步子,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慕容熙拍了拍马背,马儿立刻安静了下来,旋即翻跳上了马鞍,伸出手臂一把将樱儿拽上了马,轻轻一夹马肚,马儿驮着两人,一路小跑着出了兵营的营门。



    跑了一段路后,马儿渐渐地慢了下来。



    “你很喜欢马。”女孩问道。



    “是啊,你知道在战场上马有多重要,它可以决定一个士兵的生死,如果你的马够快够强壮,那你就能比你的敌人多活几个时辰。”慕容熙感慨的叹了口气,“你知道吗,我的白旋风是我从小喂大的,跟我的感特别好,它特别聪明,我们就像好兄弟,我从没打过它,可是你竟然打它的腿,差点把它废了。”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姑娘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晶亮的眼睛,和一抹淡淡地微笑。



    “现在,知道错了。”那抹笑意越来越深,离她的唇越来越近。



    “那个,我一定还你,我说话算数。”樱儿觉得有股气息压迫着自己,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是吗,那就还还看。”气息越迫越近。



    马儿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悠闲地吃着地上嫩草,樱儿看着那抹微笑离自己越来越近,一阵阵地气吹到脸上,有一丝丝的发烫。终于那抹微笑化成一双唇瓣附在了她的唇上。



    她本能地抗拒着,轻轻地躲闪着来自男人的攻击,可是一双大手却紧紧地扣住了她的头,牙齿已被那舌头撬开,正霸道的攻城掠地。樱儿用力地推拒着男人的双肩,想逃脱这个膛,没想到,换来的是更激烈地拥吻。终于,她不再抗拒,任凭那男人在她的唇上肆虐,闭上了眼睛。耳边涌进男人一声声浓重的鼻息声。渐渐地男人的喘息声平静了下来,恋恋不舍地的离开她的双唇。



    “臭猪头,你欺负够了,还不送我回家。”



    “哈哈哈。”慕容熙坐直子,朗声的笑了,策马扬鞭。



    “我们走。”马儿欢快地奔了起来,卷起一阵淡淡地烟尘



    半月后,皇宫,宣政



    “陛下,下月十三,有西域的番使和高丽的使者要来觐见。”礼部尚书站在宣政内毕恭毕敬的向宝座中央的皇帝承奏着。



    “那就一切礼仪事宜照旧。”皇上懒洋洋地说道。



    “可陛下,那番使是极其傲慢之人。上次就因酒后在京城胡闹,打死了人。要不是陛下仁慈,早就让守城的兵士砍死了。”礼部尚书依然站在那里,愤愤不平的说着。



    大上此时一片静默。



    丞相王霄觉得脊背发凉,一道目光冷冽地向他来。他知道那目光的用意。于是,清了清嗓子,“唰--”内所有的目光汇聚到他的上。王霄冷冷地笑了一下。



    “陛下,我想这不足为怪,想那番使是个粗鄙之人,京城又是繁华之地,闹过了头也不足为奇,这次,若是在来,就请陛下多赐些美姬给他,有女人绊住,我想那胡儿就是在想胡闹,也没那个力气了。”



    “哈哈哈哈”朝堂上响起一阵嘲讽地笑声。



    “陛下,不可。”御史陈琳从朝班中走了出来,恭敬的鞠了一躬。



    “为何不可。”皇帝李啸寒冷冷的回敬了一句。



    ‘妈的,这个陈琳,总是与我作对,仗着年轻气盛,想高我一头,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多高明。’王霄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陛下,”御史陈琳对王霄投来的蔑视地目光装作浑然不知,依然大声说道:“陛下,这高丽国素来与我朝交好,并从无战事纷争,如果这样,会让高丽的使臣觉得我们慢待了他,对两国交好恐怕不利。”



    “为个把女人就起战事,那高丽国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一旁的兵部尚书开了腔。



    “可是,要一味由着那番使胡闹,皇上的脸面何在,我天朝国威何在。”礼部尚书寸步不让。



    “那就打他狗的。”兵部尚书挥了挥拳头。



    “哈哈哈哈”朝堂上有传来一阵笑声。



    “如若如此简单,当初先祖皇帝何必与他们签订盟约。于阗之盟,天朝之耻也。”



    御史陈琳激动得双肩抖动。



    朝堂上又是一阵静默。



    “陛下,我到是有个万全之策。”只见詹王李辰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李啸寒将头转了过来,眼里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小王在城郊有座温泉别院,院子虽说不大,但也样样齐全,不如由小王出面接待两方来使,我想纵是那番使刁蛮了些,在这园子里也兴不起多大的风浪来,到时在请陛下多赐些美姬与他们,我想他们也挑不出什么不是来。”



    “好,就依你。”玉阶下丞相王霄张了张口,还想在说什么,皇帝李啸寒装作没看见,把脸避过一边。



    “赏赐好说,只是这美姬上哪去弄那么多。”



    李辰风抖了抖袍绣,浅浅一笑,“这个好说,京城有那么多青楼楚馆,挑几个送去就是了。”



    “哈哈哈哈”朝堂上顿时哄堂大笑。



    午后,市集。



    樱儿手持发辫,漫无目的地走在市集上,今天是十五,所以街市上特别闹,因为这是每月的大集,所有商家货郎都将货摊摆在了街市的两侧,吆喝声此起彼伏。可是,这些却提不起樱儿的半点兴趣。



    最近,她总是被那个坏小子缠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的,总能在哥哥们出去的时候出现,然后拉着她闲逛。有时听戏,有时吃饭,有时什么都不干,只是骑骑马,跑到山顶看落,然后在‘欺负’她一下。她都快烦死了。这样的话,她总没机会出手,什么时候能把钱还他,不再欠他这个人呢。等一下,樱儿的眼睛光亮一闪,的,本姑娘又被算计了。好你个慕容熙,你摆明了是不要我还钱,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我卖给你,做伺候你的女奴,你就可以天天欺负我。臭猪头,你休想,我偏要把银子还你,到时我看你能把我怎么办。



    正想着,不知不觉地已来到了街口。



    “老板,你这胭脂可不香啊。”街对面传来女人滴滴地声音。



    “我说姑娘,你闻闻,这还不香,远近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胭脂刘的名号。”



    “切,虚名而已。我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依然是滴滴地声音。



    “呕,原来姑娘想是要特别的,有,有,”货郎胭脂刘神秘地笑笑,忙不迭地从货箱里取出一个椭圆的小盒,打开盒盖,递到了女人的鼻下。



    女人弯下细腰,将鼻子凑到了跟前闻了闻,一对大大的球颤颤地顶到箱笼的边缘,差一点挤出那艳粉色的抹,呼之出。



    胭脂刘的被搅得眼神不时地飘香女人那浑圆的脯,吞咽着口水。



    “这个除了一点清香,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女人抛了个媚眼。



    “嗬嗬嗬嗬”货郎坏笑着向女人招招手,女人听话的将脸凑进货郎。



    两人一阵耳语。



    “嘻嘻,你说是真的,真这么管用。”女人吃吃地笑着,一脸的媚态。



    “不信,姑娘用用就知道了。”货郎说完,还不忘在女人那大大脯上摸了一把。



    “嘻嘻,那好吧,我要了。”女人说着接过了盒子。



    “八个铜板,可不贵欧。”货郎拉着女人细腻白嫩的手。



    “哎呀,还说不贵,人家可是挣的辛苦钱。”说着,女人那细腻白嫩的手轻轻的反扣,一下子将货郎的手掌按在了颤颤的上“人家好心疼的。”



    “额,呵呵,”货郎又咽了咽吐沫,小小的眼睛里挤出讪讪的笑,又狠狠地抹了一把肥嫩的脯。



    “那—那就六个铜板,不,不能在便宜了。”



    “唉,货郎哥真是狠心啊,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女人故作揾怒地撅起了嘴。



    “真的不能在便宜了。”



    女人见货郎坚持,只好掏出钱袋,“好吧,六个,就六个。”



    丝帕一甩,女人谄媚地笑了,“货郎哥,有空想着光顾我绮苑哪,我还想让你教教我,这玩意怎么个用法呢。”



    “一定,一定,到时我一定去找姑娘。”货郎的头如捣蒜一般。



    两人一手拿钱一手交货。



    樱儿在一边看得脸红心跳,‘这个女人,真让人受不了,勾搭男人还真是有一。咦—冷。’



    正想着,忽然见一个小乞丐从女人的边跑过,那光艳艳的钱袋便无声地落入乞丐的手中。



    ‘这是哪里的贼偷,竟然光天华之下,在她樱儿的面前偷东西,也太不把她放眼里了。’



    “站住,别跑。”樱儿一声力和追了出去。



    女人纳闷站在一边,下意识地摸了下腰间,原来,钱袋已经不翼而飞。女人浅浅地笑了笑,站在原地,她相信一会那个姑娘就会来找她。所以,她悠闲地找了个凉的地方坐了下来。



    樱儿气喘嘘嘘的追了两三个巷子,终于将乞丐近了一条死巷。两人全都停了下来。



    “你干嘛偷她钱。”樱儿插着腰,气喘吁吁指着小乞丐。



    “喂,我劝你少管闲事。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一个男娃子的声音。



    “小孩,你懂什么,就这点钱也值得一偷。”樱儿不屑地摆了摆手。



    “活该,谁叫他勾引男人。”男孩愤愤地瞪着眼睛。



    “扑哧”一声,樱儿给气乐了。



    “那你也不该偷她,她一个女人也不易的。



    “哼,你是女人当然向着她说了。”



    “咯咯各”樱儿爽朗的笑了,“小孩,不是我向着她,我知道你也不易,只是,你若要偷,也该偷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他们才是你的恩主。”



    “快拿来吧。”一只手伸到了男孩的面前。



    男孩心里虽不愿意但还是将钱袋放到了樱儿的手上。



    “哼,今天被你抓到我认栽。”



    樱儿笑着接过钱袋, 并不答话,顺手解下腰包,掏出一把碎银,“这些你拿去,够你这几吃了。”



    小乞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姐姐,抓住了他,不但没有去报官,还给他银子买东西吃,难道她真的是心地善良的人。



    小乞丐慢慢地往后退着步子。



    “别害怕,拿着吧,真是给你的。”



    小乞丐的手中多了一捧碎银。



    男孩的眼睛湿润了,几滴泪花扑簌簌地掉落下来,这是他这些天碰到的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一下扑到樱儿的怀里,呜咽起来。



    “谢谢姐姐。”



    “好了,不哭了,记住男人不要随便哭泣,那样只能让自己没骨气。”樱儿擦了擦男孩脸上的泪水,送出一抹灿烂的微笑。



    男孩用力的点点头,一转跑走了。



    樱儿直起,手拿钱袋往原路走来。不远处,只见刚刚那个女人正站在原地,一脸媚笑地看着她,看得樱儿面红耳赤。



    “你的钱袋。”樱儿别过脸去,快速地将手中的钱袋递到女人手里,转就跑。



    手却被人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唉,别跑啊小妹妹,我还没谢谢你呢。”一股香气撞进樱儿的鼻息。



    “啊,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樱儿的手摆的像拨浪鼓。



    “咯咯各各”一阵清脆地笑声过后,女人着大,凑到樱儿的面前。



    “怎么我还能吃了你。”



    “别—别—别靠近我。”樱儿竟然一阵口吃。



    “咯咯各各”又是一阵清脆地笑声,“好吧,我叫柳,是绮苑的掌事,以后姑娘要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可以来找我,我可是知恩图报的。”说完,松开了手,樱儿只觉的脸上一阵的发,头也不抬赶紧跑开了,后留下一串清脆地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女奴(暂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