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少女小樱 第六章 军营较量

    第六章   军营较量



    



    军营,校场。



    



    慕容熙带着樱儿快步地来到校场,此刻校场上正喊杀声震天,一对对战车在场地上来回的奔跑,带出滚滚的烟尘,不远处的瞭望塔上,一个兵卒正挥舞着旗子。



    “原来,这就是他说的打架的地方。”樱儿心下正想着,子已被人签到了车上,手中一并多了根木棍。



    “你不是喜欢打架吗,来吧,让我看看你多能打。”慕容熙说着,吓的一声驾着战车冲进了校场。



    樱儿一个没站稳,子抖了抖,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站稳了。”一个声音在旁大声地说着。



    校场上,战车奔跑,鼓声阵阵。



    “看好了,红旗是防守,蓝旗是进攻。”男人大声地吼道。



    “什么!!??”樱儿大声地反问,可是没有回应,校场上真是太炒了。



    现在,樱儿的耳边除了滚滚的车轮声,什么也听不见。还好,她很快就分辨出,原来车阵各自插着红蓝两色战旗,红的在防,蓝的在攻。



    她在红方的阵营里。



    这时,一辆战车擦肩而过,唰,一只木棒不偏不倚地打了过来,樱儿歪过头,举起木棒顺势一挡,“浜”的一声木棒被挡了回去。顿时觉得手中酸麻,差点丢到了木棒。‘哇靠,好大力啊。’此时,又有兵车驶来,她屈下子,看准了一个兵士,竟将木棒挥了过去。



    “看好了,那是自己人。”慕容熙大声地的吼道。樱儿不好意思的做了个鬼脸。



    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打了好几回,终于,瞭望塔上挥起了绿旗。战车纷纷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樱儿举着木棒,看着慕容熙。



    男人莞尔一笑。



    “阵前休兵,休息。”一个军士小跑过来,递来一个水壶。



    慕容熙接过来递到樱儿的面前。“渴了吧。”



    樱儿也不客气接过水壶,‘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一抹陶醉的眼神洒遍女孩的全



    樱儿沫了沫嘴巴地水渍,“给”水壶撞到了慕容熙的口,慕容熙微微一笑,将水壶里的水喝干。



    咚咚咚咚, 鼓声又一次响起,两人重又站上了战车,杀进了校场。



    这次红旗变为攻势。



    烟尘中,双方的战车交缠在一起,混战中,有的军士被打落车下,有的被车旗拔掉,有的战马间淅沥沥叫着相互扭撞在一次,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臭猪头,这样不不行啊。”战车隆隆间,樱儿手持木棒,紧盯前方。正前方一辆蓝旗战车的正飞快地驶来。



    “那你说,怎么打。”慕容熙全神贯注地驾驭着战车,手中不停地抖动着缰绳,嘴中呼和不断。



    “盯紧前面那辆车,追过去。”



    “好。”



    于是,两辆车开始缠斗在一起。就在两车相会之际,樱儿手持木棒向对面横扫了过去,那边,士兵一个低,木棍扫了个空。两车交错间,樱儿又是一记木根打了过去,“浜”被对方又挡了回来。



    “臭猪头,你快点,别让他跑了。”樱儿站在战车上急急地吼道。



    “不能在快了。”慕容熙也吼道。



    他们驾着战车紧紧地尾随这辆蓝旗的战车,继续缠斗。很快,两车便并驾齐驱。两个木棒不住地击打在一起,发出“梆梆”地声音。正激战间,只见蓝旗士兵双手将木棍扭转过来向樱儿的肩头戳来,樱儿机灵地一闪,差点从车上掉下去。



    “的,敢打我。”樱儿迅速地站稳形,拿着木棒雨点般地向对方戳去。“叫你打我。叫你打我。”而蓝旗士兵不住地抵挡住凛冽地进攻。搜的一下,不知时哪来的力气,樱儿突然一下腾空跃起跳到了蓝旗战车上,于是,两人扭打在一起。



    慕容熙一边驾着战车,心里一边发笑,“这丫头,可真能打,要是个男娃子,肯定会是个好兵。”



    战车上,樱儿和士兵扭打在一起,只见两人头盔也歪了,铠甲也乱了,相互揪着对方衣服不撒手,双方都想把对方推下车去。



    “的,这样下去,赢不了哇。哼,对不起了,本姑娘不玩了。”樱儿想着抬起一条腿向士兵的小腹踢去。“啊”地一声,士兵松开了双手。“朴”接着又是一脚,士兵滚落到车下。



    “哈哈哈哈”一旁的慕容熙开心的大笑。



    “臭丫头,旗。”旗杆带着一股劲风飞了过来。樱儿拔掉蓝旗将红旗狠力地插在了车围上。远处密集地锣声响起,瞭望塔上,一个军士举起黑旗,战车们不再纠缠慢慢地驶回自己地阵营。



    “怎么了?”



    “结束了。”慕容熙抹了把头上的汗水,紧垮了几步,跳下车来。微笑着走到樱儿的战车旁,伸出双臂,将准备跳车的樱儿,抱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打架王。”



    “臭猪头,你以为我好欺负啊。”说着,樱儿扶了扶歪掉地头盔,只觉眼前发晕脚下发软,直接往地上坐去。



    “哈哈哈,真是只煮不熟的鸭子,嘴硬。”慕容熙赶紧上前,搂住樱儿的腰,低下将她扛在肩头,往黑色大帐走去。



    太阳已渐渐西沉,只留下一点点落入的余晖。校场外已有篝火燃起,青烟徐徐地升到空中,慢慢地弥散开,伴随着仅有的一点天光,在整座军营中飘



    



    入夜,后宫  养心



    李啸寒坐在内的书案前,手握奏折,低头凝思。奏折里尽是弹劾丞相王霄,盘剥地方,任用亲信,排挤大臣的呈文。“唉,”李啸寒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他知道这些奏折肯定已被王霄看过,之所以承到他这里,无非是想看看,他这个做皇帝的对他会是个什么态度。其实,他早已受够了丞相王霄那种表面上谦卑恭谨,实际上奉阳违。仗着自己是朝中的辅政大臣,又有太后这个姐姐给他撑着,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处处对他紧。朝堂上多是他的门生党羽,他这个皇帝不过像庙中的菩萨,一个摆设。



    “王霄,你这只老狐狸。”李啸寒心下狠狠地想着,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陛下,御史陈琳求见。”一个影子投在帐帘外。



    “不见。”李啸寒靠在椅子上,闭上双眼,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他知道陈琳此次来,无非又是那些个圣主明君该如何如何。



    “圣主明君,哼,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李啸寒苦笑一下,用手揉了揉太阳。接着,又拿起一个本札继续看了起来。



    “陛下,”人影再一次出现在帐外,



    “说过了,不见。”李啸寒从书案边站了起来,来到书架前。



    “是詹王下来了,太后请您去安庆宫。”帐帘外,人影杵立在呢,显然是等待里面的应答。



    持书的手滞了一下。



    “知道了,请安庆宫执事转告太后,就说我一会儿就到。”



    “是”人影旋即转离去。



    此时,安庆宫,灯火通明。太监和宫女皆恭恭敬敬的立于外,太后王凤端坐在高榻上,手持一只白玉茶盏,轻轻抿着,一旁的塌下坐着詹王李辰风。



    “还是詹王有心啊,总是来看我这老太婆。”太后慢悠悠地发话了。



    李辰风随即站起拱手侍立。



    “太后,您老人家说笑了。克进孝道,乃是当臣儿的本分。”



    “我虽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还能如此尽孝,难得啊。”说话间,太后放下白玉茶盏,抬眼看了看榻下的詹王李辰风。眼中流露出一副不屑地神,“尽孝道,哼,说的好听,不过是一年来两三次,比去昭陵的次数恐怕少多了吧。来看我,哼,无非是想刺激我吧。”想到这,太后站起来,“詹王爷,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有二十五了吧。”



    “是,太后。”



    “怎么还不纳妃呢。你这个年纪要是在民间,怕是孩子都一大堆了吧。”太后说着走下金漆木阶,来到李辰风的面前,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头。



    李辰风微微地笑了笑,稍稍欠了欠,“太后您又拿臣儿说笑了。民间怎能与皇家比呢。您不是常说,为皇子就该为皇家尽力吗。我还没建功立业,怎么能谈儿女私呢。”



    “哈哈哈,好吧,那随你。”太后转坐回了高榻。



    “皇--上--驾--到”一声公鸭嗓,所有人皆匍匐跪地,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过,皇帝李啸寒一杏黄软缎九龙袍服,出现在两人面前。



    “参见母后。”李啸寒躬行了个万寿礼。



    “皇上快快平。”太后挥了挥宽大的袍绣,淡淡地说“怎么,皇上最近很忙吗?也不来看我,非等到詹王爷来了,让哀家请你,你才来吗?”



    “太后,您错怪皇儿了。”李辰风的脸上平淡如水。



    “皇儿只不过想多做一些事,让相父好少劳一些。”



    “好吧,你要做圣主明君我不拦你。只是,别冷了你那些妃嫔们,我可不想哪天听到她们跑到我这里来哭诉,我老了你们的事我管不了了。”太后冷冷地瞥了李啸寒一眼。



    李啸寒的脸上依然平淡如水,只是眉头微微地簇了一下。他知道太后的心思,无非是想在后宫中控制他,他们姐弟无非是想架空了他这个皇帝,心中立刻升起一种厌恶。



    空气中,淡淡的裹挟着一股冷冽地的味道。



    “参见皇兄。”李辰风趁机跪拜在地。



    “詹王快快平。”李啸寒赶紧伸出双手搀起了一旁李辰风。



    “詹王,最近可好。”



    “一切都好。”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意味深长地笑了。



    “好了,你们慢慢聊,我累了。”太后从高榻上慢慢地站起,早有近宫婢搀扶着,拖着长长的背影,退到了后



    大中回着清冷的声音,“恭送太后。”



    许久,两个人站在大内,彼此言又止。



    “摆驾崇华”随着内侍的一声通传,内的兄弟二人一先一后的走出了安庆宫。



    紫宸宫  崇华



    皇后陈婉着一席绣着锦绣荷花的便服立于宫门之外,远远地只见有两人在一堆宫人的簇拥下向她走来。



    “参见陛下。”随着皇后的徐徐下拜,后呼啦啦的又跪倒了一群。



    “唉,婉儿,快起来。这里风大,在吹着了你这体。”李啸寒赶紧欠拉起了皇后陈婉,一旁一个人的脸上献出一丝轻微地抽搐。



    “来人呐,还不给皇后披风。”声音落处早已有宫婢为皇后披上件丝绒披风。



    皇帝李啸寒掺着皇后走进了崇华



    “婉儿,最近体好些了吗?”李啸寒扶着皇后坐在了软塌上。



    “还是老样子,让陛下担心了,都是婉儿的不是。”



    “参见皇后娘娘,祝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李辰风撩开袍襟跪在了地上。



    “啊,皇叔快快请起。”皇后的嘴唇抽动了一下,微微地欠了欠



    “来呀,赐坐。”有内侍急急地搬来一把椅子,放到了李辰风的后。



    “婉儿,我说过在我面前不要太拘礼了,你这体吃不消。”李啸寒拉着皇后的手柔柔的说道。



    一道深地目光投到皇后的脸上,陈婉羞涩地扭过头去,却对上另一道火辣辣的目光。她只好低下头垂下眼帘。



    “来呀,看茶。”宫婢端来三盏清茶,跪在三人当中。



    “婉儿,替我给詹王敬杯茶。”李啸寒拿起一只茶碗放到了皇后的手上。



    皇后轻轻地起,双手托着,眼角处有一抹潮湿,一步步走向李辰风。



    “皇叔请。”



    李辰风悠悠地站起来,就在两人的双手触碰的刹那,眼中闪过一丝淡淡地慌乱。



    “谢—谢皇嫂。”



    皇后陈婉低着头不敢触碰那目光,生怕自己乱了方寸。



    “辰风,不必太拘礼了,这不是太后宫中,你我兄弟何不亲近些。”李啸寒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李辰风的脸上立刻浮出了迫人地微笑。



    “辰风,讲些外面有趣的事给我和你皇嫂听听。这宫里实在是太闷了。”李啸寒拿着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放到了一旁的边机上。



    “不知皇兄想听什么。”李辰风的脸上依然挂着人的微笑。



    “你讲就是了。”



    “其实,外面也没什么有趣的事,不过最近到是看到一个女孩很是有趣。”



    “偶,是吗,能詹王感兴趣,那一定很有趣。”



    于是,樱儿与侯府少公爷当街打架的事就这样传到了宫廷里。



    “哈哈哈哈,辰风你说的这都是真的。”李啸寒坐在软塌上,大声地说着。



    “怎么,皇兄,您不相信。”



    “不,只是有点奇怪,虎父无犬子,至少,那个慕容熙不至于输的这么惨吧。”



    “是啊,所以说很有趣呢。”



    “我到对这姑娘很感兴趣呢。”陈婉低头笑道。



    三人说说笑笑。连边的一众宫人也稍稍放松了下来,不再拘谨。



    “陛下,内侍间来请示下,今晚宿在何处。”一个内侍跪于地上。



    空气中立刻又恢复了刚刚的尴尬。



    李啸寒望了望两个人,慢慢地回转过子。



    “回景福宫,养心



    “是”内侍起退了出去。



    “辰风,在多讲几个笑话给你皇嫂,她好久没笑了。”



    说完拉起皇后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替我陪陪辰风。”



    转走出了崇华,留下一道落寞的影。



    可是,留在这崇华的两人又有谁是快乐地呢。



    “他对我很好。”陈婉有些哽咽。



    “我知道。”男人的声音有些无奈。



    “别怨他。”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男人的肩上。



    男人凄凄地笑了一下,将手附在了另一只手上。“你太多心了。”



    “养好子,开心些。”男人柔的摩挲者那支柔若无骨的手。



    陈婉微微地点点头,“我会的。”



    “如意,替我送送詹王爷。”皇后慢慢地抽回手,转闪进了内



    只留下李辰风怅然的站在空寂的中。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女奴(暂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