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体温第七季 寒冬腊月,梅花绽放。 时空体温第七季AB合一(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里 书名:时空体温
    时空体温第七季



    AB合一(6)



    



    公路边一辆墨蓝色别克商务车上,下来四个人。他们对拆迁的闹毫无兴趣,他们就像几个猎人,猎物就是那背着行囊的贾局。四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契地形成一个钳子一样的队形,不动声色地过来,将贾局钳在中间,跟围观的人群隔开。



    



    准备就绪,其中一个L市口音的人叫了声贾局的大名:“贾绍均!”



    



    贾局闻声一回头,看到几双虎视眈眈的眼睛,脸色刷地就白了。说时迟,那时快,几个人贴上来,两个强力壮的汉子一下子将贾局的双手反剪到后,后面的人顺势将已经被焐得烘烘的手铐熟练地卡在了那双手上。



    



    几个人动作神速,行事低调,尽量不惹起旁边人注意,避免围观。他们原本不想在这众人聚集的场合动手,但是贾局下了出租钻进人群就不出来。毕竟是拆迁现场,容易发生意外,他们担心遇到突发事件造成局面混乱,才决定提前行动。几个人簇拥着贾局,看上去若无其事,像老乡熟人一样亲,手底下却暗里使劲,一点也不放松。



    



    贾局的两只胳膊被死死架住,不由己地随着他们走向墨蓝色的别克商务车。他想反抗挣扎,却无力动弹,他想喊叫抗争,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感觉就像梦魇中一般,喉咙发干,心头着急。就在这绝望的一刻,贾局突然觉得自己拥有了神奇的魔力,体一抖就变化成了两个贾局。一个贾局被他们裹挟着前行,被按着头送进了别克车商务车。另一个贾局却从那伙人中间泥鳅一样滑脱出来,穿过人群,突破警察的警戒线,冲向平渡宿舍区。



    



    



    曾经来过 00:00:00



    林静你在哪儿?



    



    曾经来过00:00:00



    我一个人好孤独,就像没妈的孩子



    



    曾经来过00:00:00



    别让我落空落单



    



    曾经来过00:00:00



    别让我变成一只翅膀的鸟



    



    曾经来过00:00:00



    你是我的东莫村,是我避难的桃花源



    



    曾经来过00:00:00



    可是你在哪儿?



    



    



    阻隔在围观群众前面的警察,正有点无所事事。突然一个人疯子一样不管不顾,鱼死网破地冒险冲关。警察们大声喝叫,想要抓他,却发现后面还有一伙人紧接着跟踪冲击,警察们赶紧回头,集聚围堵。那伙人一边掏证件,一边急哧忙乎地解释。贾局一路狂奔,还得空回头幸灾乐祸地看那伙人跟警察们挤成一团。



    



    那伙人终于追了上来,贾局在宿舍区大门口的车辆和人群之间腾挪躲闪,跟他们玩起了“躲猫猫”游戏。贾局觉得自己手敏捷,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很有几分得意。但是那几个人很聪明,他们分散开来,对他形成包围之势,最后将他锁定在救火车和救护车之间。眼见无法逃脱,贾局双腿一弹,人就腾空而起离开了地面,开始飞翔。



    



    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觉得自己正跟林静一起飞,但是他看不见林静。楼房被拆得乱七八糟,变成了恐怖的峭壁和悬崖深谷。拆迁机械伸出怪兽一般的长臂,肆意横扫,摧枯拉朽。房屋倒塌颓地,尘灰遮天蔽。俯瞰下面,就像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曾经来过00:00:00



    我梦见和你一起飞,



    



    曾经来过00:00:00



    梦见你跟我一起去逃亡



    



    曾经来过00:00:00



    梦见跟你亲吻,*,怀着强烈的犯罪感



    



    曾经来过00:00:00



    犯罪的感觉太奇妙了



    



    曾经来过00:00:00



    我这才觉得抢银行跟到财务室支取工资有多么地不同



    



    曾经来过 14:39:49



    特别是我惦记这家银行已经有三十年了!



    



    曾经来过00:00:00



    那种刺激和幸福真不是言语能够形容



    



    曾经来过00:00:00



    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



    



    



    好几栋宿舍楼上都插着鲜艳的国旗,这一面那一面地飘扬。贾局见识过这些小儿科的玩意,想用这些方式抗拒拆迁,一点用都没得。包括那些更为极端的大幅标语,“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人在房在,房亡人亡”、“我以我命保我房”,甚至还有真正的亡命之徒在阳台上摆下煤气罐,汽油桶,燃烧瓶,都不过是螳臂当车,根本无法阻挡强拆的巨大威力。



    



    紧闭的门窗被一一砸开,高压水枪喷得里面的人无处躲藏,弄不好还有催泪瓦斯。着迷彩服的人狼群一样地忙碌,把赖在房子里的人拖出来,塞进准备好的面包车里,或架或拖,或四脚朝天地抬。那边四个男人抬出来一个女人,女人拼命挣扎,露出白白的肚皮。手执盾牌的人前面开路,着铁锤洋镐把的次第跟进,冲进各家各户,一顿乱砸乱刨,破坏得越彻底越好。叫天也好,喊娘也好,没得用,一点用都没得。



    



    



    曾经来过00:00:00



    人有两种东西装不住,痛苦和喜悦



    



    曾经来过00:00:00



    现在我两种感觉都有



    



    曾经来过00:00:00



    林静,你给我的,这辈子偿还不清



    



    曾经来过00:00:00



    我前半辈子辜负了你,却又没有了后半辈子



    



    曾经来过00:00:00  



    致命的错过,造成了三十年无望的等待,



    



    曾经来过00:00:00



    而今只剩下的最后时间,的时间,



    



    曾经来过 00:20:33



    让我们的在生命中读秒



    



    



    贾局觉得自己既像是在飞,又像是在跑。不管是飞还是跑,他现在急切要找到的,是平渡宿舍区的十七号楼,那儿是林静的家,是他心中的圣。他就想看到那儿的紫色蝴蝶兰,看到紫色蝴蝶兰,就看到了他的林静。风在他耳边呼啸,夹杂着挖掘机的声音,楼房坍塌的声音,水枪喷的声音,拆迁队员呼喊回应的声音,还有殴打哭喊的声音。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终于看到了。哇!蝴蝶兰,那么多的蝴蝶兰,铺满了十七号楼前所有的空地,组成一片紫红色的花园,在这被折腾糟践得满目苍夷的宿舍区中间,撑开了一片花的心海。花朵们绽放着笑脸,向他殷切问候,向他表示烈的欢迎,慰籍着他那颗颠沛流离的心。滚烫的泪水灼了贾局的眼睛,心哭的绪涨得满满,浑洋溢着盛不住装不下的幸福。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就像放映无声影片,蝴蝶兰,只有蝴蝶兰,紫色的蝴蝶兰……那是时空纠结交织沉淀在一起的深的紫色,蕴含着生命的精神体温……蝴蝶兰,紫色蝴蝶兰……



    



    



    曾经来过00:00:00



    我耳边有音乐响起,那么庄严,那么华丽



    



    曾经来过00:00:00



    音乐是灵魂的翅膀



    



    曾经来过00:00:00



    它带着我们在时空中穿越,



    



    曾经来过00:00:00



    它会让所有的感升华



    



    曾经来过00:00:00



    让最朴实的往事长成一棵树



    



    曾经来过00:00:00



    让所有的牛郎织女在不能相见时彼此不忘



    



    



    一辆铲车开过来,所有的蝴蝶兰都在不安地躁动。铲车铲翻了一片片花钵,碾压在紫色的花瓣上,遍地伤痕,像紫色的血。贾局飞了过去,匍匐在蝴蝶兰上。他有一幅宽大的翅膀,遮蔽了残余的花朵。另一边,配备着十五米臂长的大型勾机正在十七号楼作业,巨大的机械恐龙一般,将楼体鼓捣得摇摇坠。十七号楼终于倾倒下来,砸在贾局的上,将他覆盖,将他掩埋。



    



    



    曾经来过00:00:00



    林静我找到你了



    



    曾经来过00:00:00



    多么美的蝴蝶兰,美得让人心痛,两眼迷离



    



    曾经来过00:00:00



    是人类唯一的花朵,但却常含着泪水的露珠



    



    曾经来过00:00:00



    我全心地拥抱它们,跟它们融为一体



    



    曾经来过00:00:00



    花非花,我非我



    



    曾经来过00:00:00



    尘归尘,土归土



    



    



    一月三十这天晚上,一辆墨蓝色的别克商务车从C市检察院出发,在夜色中开往机场。当晚,有一趟飞往L市的航班。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体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