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体温第七季 寒冬腊月,梅花绽放。 时空体温第七季A面(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里 书名:时空体温
    时空体温第七季



    A面(5)



    



    一月三十,是个值得纪念的子。这天,贾局起得比较早。一会他就要出发,直奔江南区双河路南平渡宿舍区,那儿是林静的家,他将要在那儿见到他的林静。三十年的夙愿,一朝成为现实,这个时候真的就要来了,他既激动,又害怕,其心惴惴,忐忑不安。



    



    出来逃亡的生活比想象的要艰辛。旅途奔波,挨饿受冻,才刚刚三四天,却让贾局觉得比十天半月还要漫长。后面的事,虽然作了打算安排,却不是很有把握,多少有些茫然。节临近,随处都能体会到的越来越浓烈的过年气氛,让他倍感孤独凄惶。此时此境,只有林静的无私,能给他人间温暖,让他还有一份精神支撑。



    



    “如果你是罪犯,我就是你的同谋!”本老电影《追捕》里真由美这句经典台词,惊世骇俗,魂涤魄。那种为赴义的决绝和忠诚,曾经震憾了多少男人女人的心灵,成为那个世纪的绝响。而今在他落魄窘困丧家逃难之时,初恋人林静义无反顾地喊出这句话,怎能不让他为之动容,为之感伤,为之泪盈眶!



    



    不论后面的结果如何,能跟林静相见,也算了个心结。如果还有时间,他要好好待她,报答她。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老天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把一袋方便面泡上,然后去楼层间上厕所。走到厕所门口,听到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说话的内容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无外乎C市小吃不错,办完正事好好去撮一顿,好好喝顿酒之类。但是这看不见面目的两个人,说的不是C市话,也不是其他地方话或者普通话,而是地地道道的L市话。贾局吃了一惊。



    



    贾局在L市生活了二十好几年,那地方的口音他太熟悉了,就像熟悉家乡的语言一样。从L市逃亡出来这三四天,他没有碰到过一个L市人,也没有听到过一句L市话,今早却在几千公里之外的C市听到,不由得他不警觉。他厕所不上了,回到房间方便面也不吃了,拧起行囊匆匆离开了房间。他连房都没有退,直接跑出旅馆,奔到街边就伸手打的。



    



    这条街还真是有点偏,出租车很少。偶尔一辆路过,车上又载有客人。外面气温很低,风倒不大,干冷干冷的。站了几分钟,贾局等不及,背着行囊沿着街道往前走,想尽快离开这可疑的旅馆,换个地方再打的。边走边回头,并没有发现有人冲出旅馆追赶,他稍微放了点心,希望碰到L市的人只是个巧合,希望是自己神经过敏。



    



    终于拦下一辆出租。报了江南区双河路南平渡宿舍区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果然知道,说那地方很远,而且市里在修建地铁,好几条路因为施工止通行,得绕道行驶。结果是绕道加堵车,走走停停竟然花了两个多小时,车到江南区双河路南已经快上午十点。



    



    到了路口却进不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路上站了很多的人,有警察示意他们停车。出租车司机说我只能到这儿了,前头就是平渡宿舍区。遇见警察拦车,贾局紧张得肩膀都耸了起来。观察了一下,见警察只是阻拦交通,并不搜索行人查验证件,才壮着胆子结账下车。



    



    下了车跟人打听,才知道今天是平渡宿舍区强制拆迁,里头正在清场,只准出不准进。放眼望去,平渡宿舍区那边也是东一群西一堆的人,还横七竖八地停了不少车,警车,城管的车,消防车,还有救护车。宿舍区的围墙已经被铲车挖掘机拆得七零八落。看得见里面不少宿舍楼也已经开拆。楼房垮塌处,尘土飞扬弥漫。



    



    贾局曾经参与过几次强拆,这种场面并不陌生。但是眼前发生的变故,完全破坏了他跟林静的约定,让他措手不及。他不知道林静家现在是什么况,不知道林静还在不在里面,不知道她家的老母亲是已经被人清理出来,还是在里面继续抗拆。他在人群里面东张西望探头探脑,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向他靠近。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体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