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体温第一季 还不到六点,冬天,东部沿海城市天黑得早。 时空体温第一季A面(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里 书名:时空体温
    时空体温第一季



    A面(3)



    



    这么大的麻烦,贾局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虽然教学楼的建筑质量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但承接该校土地置换项目的鼎立集团却跟他不无瓜葛。他担心有人借题发挥,把关于他在土地置换中收受贿赂的举报,跟鼎立集团建设教学楼的质量问题联系起来,使原本已经基本摆平的事,重新变得复杂起来。建筑质量往往是贪*露的导火索,上海的楼倒倒引出了商倒倒,继而引出官倒倒,就是个可怕的范例。



    



    今晚宴席上要碰面的,就是鼎立集团的老板赵总。按照目前的况,贾局实在不想见这个赵总,要不是电话里说话不方便不保险,今天他就不来参加这个宴会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迅速有效地解决教学楼的建设质量问题,化解方方面面的矛盾,尽快平息影响。赵总现在压力很大,希望贾局能为他提供保护,但贾局考虑的是如何自保,所以他们必须要见面谈谈。



    



    这顿饭吃的时间不算长,该谈的都谈了,双方都做了些妥协和让步,达成了基本的共识,也有了具体的部署和安排。宴席结束还不到十点,赵总邀请他活动活动,他说今晚不行。赵总说开车送他,他摆摆手拒绝,然后自己步行回家。他想一个人散散步,把今晚交谈的况梳理梳理,想想下一步还要做哪些工作。



    



    城市的夜晚没有月光,只有灯光。街灯,景观灯,还有来来往往的车灯,哗,哗,哗。



    



    高大的材,宽阔的肩膀,深色的外,使他很适合在这样的夜色里独行。



    



    回家之前,他拐进路边巷子里的小吃夜市,在一家混沌摊上的棚子里找了个僻静角落,竖起衣领背街坐下。这是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小习惯,喜欢在酒宴应酬过后,独自出来享受一碗混沌。那些讲究档次规格的宴席,看起来铺张排场,却总让他觉得吃不饱。一碗混沌,不但能填补肚子,连汤带水下去,浑乎,还能醒酒回神。



    



    贾局小时候子清苦,觉得世界上最最好吃的东西,莫过于镇上馆子里的馅混沌。这种味觉根植在他的胃里面,使他一辈子都保留着这口低级喜好。他觉得灯红酒绿下的鲍鱼龙虾鱼翅燕窝,都抵不上这昏暗简陋的棚户摊上的混沌来得痛快过瘾。



    



    混沌摊的摊主圆圆眼,待人很忱,虽不知道贾局姓甚名谁,却跟他很熟。知道他的混沌要馅足味重,专门给他包了大馅混沌,做好后多放红油辣子和榨菜颗颗,他会付双倍的钱。贾局坐在寒风嗖嗖的简易棚子里,吃得脑门冒汗,很爽。



    



    摊主是城南田塘人。田塘贾局当然熟悉,他负责土地置换的科教园区就在田塘。这些年市区迅猛扩张,田塘被规划为城市新区。贾局不但参与了田塘的建设,还参加过田塘的强制拆迁。而今田塘的良田庄稼地都变成了高楼大厦,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也都成了城镇居民,纷纷挤进城里跟下岗职工抢饭吃。不过他们大都是干些建筑搬运打扫清洁收拾废品破烂等苦力活,像摊主这样能在小吃夜市谋个摊位算是混得比较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体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