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寻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守林人的木屋离这里并不太远,至少以一个重伤者的体力,大胡子竟然奇迹般的撑到了目的地。

    一路走过来,森林愈见幽暗,层层叠叠的树冠笼在头顶,几乎见不到蓝天,偶尔会有敏捷的小兽飞快的从树枝间窜过去,间或好奇的打量一眼陌生的闯入者。地面上覆盖着厚厚的落叶和草皮,踩在上面松软厚实,沙沙作响,但是因为林间的光线实在昏暗,两个少年人有时候会踩进被掩盖起来的陷坑里,索菲亚就因为这个扭了脚,她怒气腾腾的踢了一脚挡路的枯枝,结果就直接被一个拳头大的小坑绊倒了。

    “这实在是,实在是……”索菲亚皱着眉,死死盯着沾满了黑泥的衣服,仿佛这样就会有一个清洁术从天而降,拯救这位狼狈的贵族小姐。很可惜,以两个人的水平,还驾驭不了那个精细复杂的法术。

    特尼闷不吭的扶着索菲亚,对她喋喋不休的抱怨暂时闭上了耳朵。他担忧的看一眼走在他们前面两步远的大胡子,

    这位真正的伤者虽然看起来行动艰难,但是速度并不慢,可是这种几乎在燃烧生命的方式,同自杀实在没有太大的区别。

    就在特尼为此担忧不已的时候,大胡子终于停了下来:“到了。”他看着不远处的木屋,语气中却并没有任何轻松的绪。

    在浓密的树荫里,特尼看见幢木房子,安静的立在一棵大树的枝杈上。

    “甘蒙先生,请问您在吗?”索菲亚唤了一声,但是除了一只被声音惊飞的小鸟,没有任何反应。

    小木屋离地面有两三个人高,木屋的门半掩着,上面吊下来一根打结的攀绳,特尼走过去拽一拽,绳子很结实,但是连战都站不稳的大胡子,显然已经无法借此攀爬上去。至于索菲亚,这位年轻的女士看上去更加不适合这种事,更何况她的脚还受了伤。

    “我先上去看看。”特尼说。他手敏捷的依靠攀绳和树干上的结疤,几下就爬了上去,这棵树年岁不短,粗壮的枝杈间有一个开阔的小空间,木屋就巧妙的搭建在这里。

    就像是一个丛林精灵的杰作。特尼忍不住赞叹一句。木屋比看上去更大一些,墙壁是用柔韧的藤条编织成的,浅褐色的表面上布满了细致精巧的纹路,看上去轻巧美观,但是手摸上去,却又十分的紧密结实。屋顶是一个微微拱起的圆顶,同样是藤条编的,不过上面还盖着几片宽大的阿萝根叶子,用来防水。

    特尼一边打量着这幢屋子,一边向上爬,等他终于跳上了木屋门前的藤编小平台,推开半掩着的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屋子里头的摆设十分简单,只有一张铺着苇席的单人,一张木头台子,都整理得干干净净,一边墙上挂着几块干,一小袋盐矿石,边上还吊着一串香料,散发着清爽的香气。

    “这里没有人,好像是出去了。”特尼趴在树上喊,然后用比爬上来快得多的速度跳了下去。

    “你真像一只野猴子。”索菲亚耸耸鼻子,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尖酸了,她又补上一句:“当心一点。”

    特尼稳稳的落在地面上,树下厚实的落叶成了他很好的缓冲,手矫健的男孩子直起子,冲索菲亚微微一笑,在这个暗的森林里,竟然也有几分阳光的味道。

    大胡子可看不懂这些男孩女孩之间的小把戏,他焦急的抬一下头,想了一下,才说:“这时候,他可能在溪边上。”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终于站立不住,半靠在略有些滑腻青苔的树干上,脸色越发焦灼。他直直的看向特尼,眼睛中带着点哀求的神色,“你能帮我去找一下甘蒙吗?就在溪水的上游。”

    特尼想起过来的路上听到过水的响声,他指着一个方向,问大胡子是不是那边。

    大胡子忧虑的看一眼特尼,摇摇头,然后指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特尼也不管索菲亚低低的嘲笑声,他傻笑一声,抓抓脑袋:“我到那边去找找,你们先休息一会儿。”

    “你可要记住回来的路。”索菲亚的这句提醒也不知道是善意还是恶意。

    大胡子已经半歪着坐了下来。他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只是迷茫的对着特尼过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索菲亚犹豫了一下,然后坐到大胡子边上,轻声说:“不要担心,您的妻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大胡子强撑着咧了一下嘴角:“是啊,伊莲娜很了不起的,她可是我们寨子里最厉害的乌那。”

    索菲亚没听懂,她歪了一下脑袋,看到大胡子一脸幸福的笑容,于是也接着话:“她那么厉害,肯定不会出事的。”

    然后就是一片安静,只有微风卷过树梢的细细响动声。

    ————————

    特尼跑得有些急,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弯腰喝了一口溪里的水。水入口清冷,带着淡淡的甘甜,特尼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然后顺着蜿蜒的溪流,一路向上。

    因为是上山的路,溪流速度很快,飞溅起的水花也润湿了边上的道路。特尼尽量捡着稍微好走的地方下脚,但是湿滑的路实在不怎么亲切,一个哧溜,特尼就一股坐在溪水里了。也许是振动过大,宠物袋里的皮鲁也不安起来,它呜的大声叫着,还不停的踢袋子。

    “真是个小祖宗。”特尼头疼的把小家伙放了出来,可刚一解开袋子,他就被皮鲁对着脸踢了一脚。虽然不疼,但是主人的威严受到了巨大的挫伤。

    “你给我乖一点。”特尼捏着皮鲁的后颈,晃一晃,然后才把小家伙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头,继续赶路。

    皮鲁没什么精神的趴着那里,小爪子紧张的抓住特尼的衣服,一直在轻声哼哼,特尼甚至能够感觉到小家伙尖锐的爪子透过自己的衣服刺到皮肤上的生疼感。他抽空敲了一下皮鲁,小家伙才安分一点,没有再继续虐待主人的肩膀。

    “真是报复心旺盛的家伙,你肯定是一个小姑娘。”特尼点一点毛绒绒的团子,这么理解突然变得古怪的小宠物。

    皮鲁哼哼了两声,没有理睬他。

    走了不短的一段路,特尼终于在溪上看见一条半靠在陆地上的独木船。完全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无聊到把船弄到这个地方来?特尼在心里头暗自嘀咕着,走了上去。

    船舱窄得可怜,特尼觉得这艘船更像一个小孩子玩具。但是他惊讶的发现,一个小小的老头竟然缩在里面睡得正想。

    “甘蒙先生?”特尼试探的叫,还敲了敲船边,小老头扭了扭脖子,继续呼呼大睡。

    “甘蒙先生?”特尼用力的拍打一下船上的木板,船发出了低沉的砰砰声,但是这么点声音也丝毫搅不了老人的好梦。

    特尼继续大声喊了几句,终于把船里的人叫醒。小老头慢慢的坐起来,翘一翘脸上的白胡子,含含糊糊的抱怨:“是哪个家伙在吵?我老头子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他睁开眼睛,迷瞪着打量特尼:“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森林里可不是你这种小家伙的游乐园。你冒失的打搅一个老人家的睡眠,可是很严重的过错。”

    特尼马上慌慌张张的说了大胡子的事

    “阿奇他们家出事了?”老甘蒙清醒过来,很困难的站起,试图从船舱里爬出来。可惜他手短腿短,还完全没有年轻人的手脚利落,船舱又太过于仄,一下子竟然把他给困住了。

    特尼手忙脚乱的把老人家扶出来,可惜这点子好意并没有取悦守林人。老甘蒙爬出来以后,就生气的甩开特尼的手:“冒失的小鬼,你看不起我这个在森林里生活了几十年的守林人吗?你的行为简直是羞辱了我。”

    他气呼呼的朝木屋的方向走,没有再理睬特尼。

    皮鲁趴在主人的肩膀上,对着守林人的背影发出一连串龇牙声,似乎在为主人打抱不平着。

    对着这个倔强的小老头,特尼有些好笑,他拍拍肩上的宠物,把小东西安抚下来,然后连忙跟上了走起路来腿脚如飞的老人家,少年人可没有信心能顺利找到来时的路。

    我终于从地狱里爬回来,泪盈眶……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