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奇怪的关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躺在那里的,是昨天还对着年轻人憨憨傻笑的大胡子。

    几棵树凌乱的倒在一起,周围一片狼藉,特尼终于闻到了那股浓重扑鼻的血腥气,他几乎马上就想起了死亡之类不怎么让人舒服的词汇。这个站起来几乎高过特尼一个头的大胡子男人,这时候正死沉沉的躺在树下,原本杂乱但是生机勃勃的深棕色胡子上头沾满了尘土和血渍,粗糙的兽皮袍子上面血迹斑斑,数不清他上究竟有多少个伤口,但是看得出来,其中最严重的一个伤口伤在腹部,这时候还不断渗着血。

    特尼心里有些害怕,看到认识的人,他对死亡的敬畏感更加深了一步。少年人鼓足了勇气,刚想伸手探一探大胡子的死活,后头一声震破耳膜的尖叫声就吓得特尼手一抖,差点直接向前摔下去。

    索菲亚刚刚赶过来,就看到那个人凄惨的样子,年轻女士马上就用尖叫表达了她的心。不过这位贵族小姐对鲜血的适应能力显然要好过特尼,她看到特尼哆嗦的样子,很不屑的推开碍事的男孩子,自己探出手。

    “还活着。”索菲亚很欣慰的说,但是,他们似乎很快就要亲眼见证一个人被死神拥抱的全过程,这显然并不是什么很好的经验。

    比起沉默寡言的特尼,索菲亚活泼的子使得她同大胡子更加熟悉,昨天晚上的短短交流过后,她显然已经把憨厚的大胡子看作了自己的新朋友,再说了,昨天晚上她还享用了一顿主人慷慨提供的美味大餐,这让自从出了法瑞那以后,就备受干和粗面饼折磨的贵族小姐享受到了久违的食物的安慰,她也因此对主人家更多了几分亲切的感

    虽然因为主人的突然失踪,索菲亚贵的心灵受到了不轻的惊吓,但是从眼前的况看来,的主人显然遭遇到了可以理解的危机。

    索菲亚难得的忧虑了一回,这位年轻小姐已经习惯于坐下来享受地位和财富带来的安全和便捷,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麻烦。呆了一会,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踢踢特尼,她很快的抢过背在男孩子背后的大旅行袋,慌慌张张的翻起来。特尼眼睁睁看着她从里面掏出了长长的丝绸睡衣,华丽的晚会长裙,还有……一件贴内衣?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时候把这一堆东西塞进去的。特尼睁大眼睛,突然对每天都背在自己背后的大包生起了敬畏之

    “找到了!”索菲亚欢快的说,然后掏出一小瓶药水,透明的瓶子,七彩色的液体,特尼不确定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昂贵,稀有,只有炼金术士才可以制造的新生魔药,据说是比祭司的治疗术更有效的治疗用药水。

    她一点也不迟疑的把药水递给特尼,示意他给大胡子灌下去,特尼小心的接过瓶子,觉得手里有些沉重。不过再昂贵的东西,总也比不了一条生命的重量。索菲亚都可以大大方方的把这个价值千金的东西拿出来,他怎么反倒被药水背后的价值迷花了眼?这么想着,特尼暗自唾弃了一下之前的小家子气。

    他半扶起大胡子,把珍贵的药水从大胡子的唇缝里艰难的灌下去,昂贵的药水很快起了作用,几乎是用眼可见的速度,大胡子原本惨白的脸上渐渐回复了一点红润,终于不再那么像一个死人了。

    不多久,大胡子已经可以微微张看眼,他的眼神有些涣散,打量了面前的两个年轻人半天,他才用微弱的声音问:“伊莲娜,伊莲娜在哪?”

    那是谁?特尼和索菲亚茫然的对望一眼,却完全没有头绪,但是大胡子说完这句话,就像是耗尽了全的力气,很快又陷入了半昏迷之中。

    “帮人帮到底。”索菲亚咬咬牙,又掏出一瓶药水。特尼惊讶的看看她,这个滴滴的小姐偶尔表现出来的慷慨,令特尼也很是吃惊。

    再用了一瓶药水,大胡子的精神终于好了很多。他张开眼睛,眸子里的神色都清明了不少。这个粗豪的山里猎户强撑起子,还没来得及表达感谢,就焦急的询问伊莲娜在哪里。

    “那是谁?”索菲亚问。

    “我老婆。”大胡子的声音里还有些虚弱,但是掩不住其中的得意,“你们也见过啊,昨天晚上,你们不是还夸过她的好手艺吗?”

    ……特尼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他一直以为那个老妇人是大胡子的母亲,想一想老妇人枯树皮一样的双手,还有苍老的面容,再看看面前的中年壮汉,特尼一时间震惊得脑子都糊住了。

    “可是,那一位,但是……”索菲亚显然也有些无法适应,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坑坑巴巴的。

    大胡子摇摇头,不怎么愿意讨论这个话题,他向两个年轻人询问之前的况,可惜实力不过关的年轻学徒,除了狂风和大雾,什么都不知道。

    大胡子看起来很失望,他看一眼两个年轻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你们之前说过,到这里来是为了找甘蒙那个老家伙?”

    两人点点头。

    “我带你们去,那老家伙住得不远,”大胡子艰难的站起来,看得出来他在强撑着,原本有一点血色的脸随着他的动作马上又惨白起来,只不过这一切都被他蓬起来的胡子遮住,看不怎么真切。

    皮鲁在特尼上左蹿右跳,小东西刚刚才乖了一会儿,这时候不知道因为又激动起来,它一下子在特尼耳边呜乱叫,一下子窜上特尼的头顶拽他的头发。特尼被它烦得焦头烂额,可是怎么也安抚不了它,没办法,他只能把小家伙塞进了宠物袋。皮鲁对这种遭遇很是不满,它一直在袋子里拳打脚踢,吱吱乱叫,但是这时候特尼实在没办法再分出精力去管小家伙了,所以也只能够暂且粗暴了事。

    大胡子脚步虚软,看上去随时可能摔倒,但是他仍旧坚持在前头领路。两个年轻人满心的不安,战战兢兢的扶着材几乎是他们两倍的重伤患,可惜倔强的伤者对两个人的好意不怎么稀罕,他总是不断的甩掉特尼搀扶的手,一直在催促着两个人快点走。

    路上索菲亚忍不住好奇的问,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惜大胡子对此始终闭紧了嘴巴,他唯一肯说的也只有一句话:或许老甘蒙有办法帮他。

    很抱歉,临时被抓去学习,今天晚上才借到电脑,匆忙赶了一章。很感激还关注我这本书的各位,虽然没有办法同更五六千的大侠们比,但是这篇文应该不会太监。

    我最初写这本书,实在没有什么奢望,很荣幸还有人愿意看,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