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少年人的莽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早晨的凉风很快吹散了特尼的疲乏,湿冷而清新的空气总是能够让人精神焕发。两个人脚步轻快的追寻着那只白色的大鸟,但是大鸟飞得很快,林子又密,两个人很快就失去了它的踪迹。

    特尼给自己施加了一个轻术,然后凭着直觉,选了一个方向,也不管路到底对不对,就飞快的跑过去。索菲亚也依葫芦画瓢,驱使着调皮的风元素加快了步子。这时候,两个冒失的小家伙就像在享受一场充满了惊奇的野外旅行。危险?这个词还没能够进入两个年轻人的脑子里。

    跑了没多远,两个人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魔法元素剧烈的波动。无形的能量波动就像水纹一样从不远处一层层传递过来,温和,却强大。两个人周薄薄的魔法屏障一下子就被撕破了,所幸这只是一个不需要时刻控制的小法术,两个人才逃过了反噬的危害。

    魔法师?特尼的脚步一滞,而且是个很强的自然法师。虽然在法瑞那,杀戮和恶意的打斗都被严格止,但是在大陆的其他地方,并不缺乏蛮不讲理的强大者,虽然稀有,但是这一小群游离在法瑞那管束之外的魔法师反倒是最被忌讳的存在——还没有离开法瑞那,特尼他们就被这么严厉警告过。

    很可惜,两个小家伙还没有培养出敏锐的危机意识,在这个年纪,冲动和好奇永远占了上风,只犹豫了很短的时间,甚至都不需要商量,两个人都选择了继续前进。

    朝着元素波动的方向又走了一阵,他们的脚底下突然涌起一阵白色的浓雾。不像普通晨雾的轻盈飘渺,这阵雾气仿佛流水一样,缠绕在两个人的脚边,没多久,特尼就懊恼的发现,自己的小羊皮靴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

    他烦恼的甩一甩脚,十分心疼这件全最昂贵的装备,又很快被腰间的震动转移了注意力。

    皮鲁醒了?特尼松开他的宠物袋,一个蓬松松的脑袋就窜了出来。几天前,皮鲁进入了熟睡期,依照惯例,它怕是要睡上十来天才能醒来,所以小家伙现在的突然活跃让特尼很是惊讶,不过他心中还是欢喜居多。这个小不点可是特尼重要的战力。

    皮鲁窜出宠物袋以后,优雅的站在特尼的肩上,用小爪子梳理了一下凌乱的绒毛,然后显摆的抖一抖,粉蓝色的皮毛就无比柔顺无比齐整的蓬成一个小毛团。从索菲亚突然散发的粉红色光线就可以看出来,这小家伙是多么擅长于博得女士们的好感。

    整理好自的形象,皮鲁得意的“呜”了一声,它对自己的突然醒来似乎也有些意外,小家伙懒散的动一动尖耳朵,摆动着绒毛脑袋朝四周张望了一圈,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小家伙突然警觉起来,爪子一瞪,就朝前方窜了出去。

    特尼马上跟了出去,索菲亚也紧紧随在后头。

    皮鲁的速度不算快,它不时停下来等一等慢腾腾的小主人,看特尼走进了,又朝前窜一段,就这么跑跑停停,地上的浓雾越来越重,已经漫过了两个人的脚踝,皮鲁那小小的个头也早就被这阵雾气淹没了,若不是这个充满了活力的家伙跑动起来一跳一跳的,特尼几乎连皮鲁的踪影都看不见了。

    这时候的森林安静得诡异,即使在激烈的奔跑中间,特尼也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一丝风也没有,树叶子静得就像一幅死气沈沈的风景画,所有的鸟兽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虫鸣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静默。

    刚这么想着,特尼就感觉到皮肤上一阵灼烧感,那是魔法元素暴动的结果。之前短暂的静寂一下子被打破,浓重的雾翻滚着卷过特尼的头顶,他的眼前一下子就只剩下一片白色,他马上停住脚步,想喊住索菲亚。但是,这时候他的耳朵里充斥的全是各种各样的噪音。有树木被弯折摇动发出的沙沙声,宽大的叶片就像雨滴一样落下来,砸了特尼满头满脸。有枯树枝和小石子咕噜滚动的声音,它们被巨大的气流卷到空中,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或者是男孩子的上。最大的还是风声,特尼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么可怕的风的声音,快速的气流尖锐的划过他的耳膜,留下鬼哭狼嚎的啸声,兼还使得这个接近成年的男孩子像一个失去了控制的陀螺一样胡乱转动。

    好容易攀住一根粗大的树干,特尼感觉树在风中大幅度的摇摆着,但是坚韧的树仍旧提供了一个似乎稳定的小空间,特尼拼命的搜集着他所能听到的全部声音,很可惜,努力良久,他既没有找到索菲亚骄傲又任的呼救声,也听不到皮鲁软绵绵的呜声。

    真是糟糕透了,特尼对自己的鲁莽行径有些微的后悔,但是这点懊丧的心很快就被狂风挂到天边去了。

    过了很久,风才慢慢止住,恍如实质的白雾也渐渐散开,特尼终于重新得回了自己的视觉。他大呼了一口气,开始找寻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的贵族小姐和他的小宠物。

    索菲亚倒在离特尼不远的地方,虽然灰头土脸,但是看起来没受什么伤害,她从一支落下的树丫里爬出来,用力扯掉头上的树叶子,抖一抖衣服上的灰尘,才算是恢复过来。

    可是皮鲁却不见了踪影。小家伙的体型太过于袖珍,虽然实力不弱,但是特尼很怀疑它能不能躲过刚才那阵大风的洗礼。不过,因为对小家伙那与外表不怎么匹配的实力很有信心,特尼这时候倒也不着急。

    两个人终于谨慎了些,但是仍旧充满了无知与无畏,他们低声讨论了两句,决定还是朝着危险区域继续前进。

    特尼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声,是皮鲁!

    他大步的跑过去,边上是歪倒得越来越厉害的树林,再往前,大片的植被甚至被连根翻起,露出常年不见天的腐植层,特尼暗自心惊,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几棵年岁不短的大树七歪八倒的栽在地上,空出了一大块地方,皮鲁就在这块地中间,虽然叫声凄厉,但是还算有精神。

    特尼赶快朝着皮鲁跑过去,小家伙看到主人过来,才停止了尖叫,它敏捷的跳回特尼的肩膀上,撒似的哼了两声。特尼把它抓到眼前,很欣慰的发现除了毛皮凌乱了些,小家伙并没有受伤。

    “那你瞎叫什么?”特尼点一点皮鲁的脑袋,被小家伙很不耐烦的扒开,皮鲁虽然从激动中平复了下来,但是依然瞪圆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一个方向。

    特尼朝那个方向看过去,除了乱七八糟翻折的草木,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索菲亚赶了过来,她耸一耸鼻子,很嫌弃的问:“这是什么味道?有人受伤了?”

    特尼茫然的看看她,没觉出有什么味道,索菲亚再仔细的嗅了嗅,很肯定的指了一个方向:“在那边。”特尼回头望望,那并不是皮鲁盯着的方向。

    他还是决定相信女的敏锐感觉,没有理睬皮鲁在他肩膀上暴躁挠爪子的小动作,他朝索菲亚手指的方向走过去。

    翻开层层叠在一起的树枝,特尼终于看见一只巨大的脚露了出来。

    他心里有些害怕,年轻人还从来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死亡,但是在不断膨胀的好奇心驱使下,特尼还是壮着胆子一把拨开了面前的树枝。

    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