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胡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老妇人穿着一酱褐色的粗布裙子,衣服有些老旧,上面还有些陈年的污渍。老人关上门,把她枯树皮一样的双手在衣服上擦一擦,然后抬起头看两个陌生人。

    她的脸上虽然满是褶皱,但是却难以看出年纪,只惟一双眼睛亮得出奇。老妇人示意两个人坐下,然后在木头架子上拿下一个长方形的大盘子,转进了另一间房间。

    正对门的是一张餐桌,两张木椅子,桌子上面铺着一张泛黄的白布。两人对面的墙上是一个燃得正旺的壁炉,炉架上方是一个小摆设台,台子上随意放着几个杯子木架,都被烟火熏得有些发黑。更上面的墙上挂着几张兽皮,有大有小,但是看得出来主人家并没有很好的保养它们,每一张的皮毛都黯淡无光,同样有些烟熏的痕迹。

    真是古怪的好,特尼盯着墙上那张最大的兽皮看。他认不出那是一只什么动物,但是看它保留着的一只巨大爪子,就可以想见曾经的辉煌。在大多数国家,用还泛着腥臭气的兽皮装饰房间并不是什么正常的品味,特尼只听说过在蛮荒地区才会有类似的风俗。

    “啊呀,那是什么!”索菲亚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叫,特尼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也吓了一跳。房檐上立着一只巨大的折翼鹰。这种鹰之所以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并不是因为它翅膀有什么缺陷,相反的,折翼鹰的双翅不但大而且十分有力,是它飞行和攻击的利器。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源自于它一半白一半黑的双翅,乍看起来,黑色的外翼融在夜空中,就好像是翅膀短了一截似的,也因为这个醒目的外观,折翼鹰虽然稀少,但是极好辨认。

    这是一种十分有名的猛禽,虽然特尼只在图片里见过它。折翼鹰以其暴虐的格而闻名,据说在大部分时候,它会攻击看到的所有活物,包括自己的同类。因为这种残暴的习,折翼鹰的数量极少,甚至有人认为它早已经灭亡了。

    这座房子的屋檐很高,一个巨大的空架梁就正好悬在两个人的头上,折翼鹰就立在上头,双眼还闪闪发光,直直的盯着下头的两个人。特尼知道折翼鹰的体积不小,可亲眼看到的时候,他才真正体味到那巨大的震慑力。

    折翼鹰的翅膀收在两侧,微垂着头,双腿并立站着,即使这样,它也有特尼的两倍大,也不知道它张开翅膀会是怎样惊人的景象。不过这时候,特尼更多的是紧张,这只猛兽威名赫赫,即使是魔法师遇见它都需要小心,可不是两个小学徒对付得了的。

    这时候,老妇人端着一个盘子,拖着不太方便的腿脚出来了。她把盘子里的两杯茶水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两个被吓住的学徒,又抬头看看房顶,才冷冷的说:“那是个标本而已,死了很久了。”

    标本?特尼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无论是收起的羽毛,紧抓房梁的利爪,还是寒光人的眼睛,折翼鹰上的每一个细节中都澎湃着充沛的生命力,似乎下一刻就会振翅飞起。它勾起的尖喙上似乎还残存着血腥味儿,也许是刚经历了一番屠杀?这时候,说不定它正在养精蓄锐,准备发起下一次攻击?特尼心惊跳的盯着这只传说中的猛禽,担心自己会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索菲亚却马上相信了老妇人的话,她一下子就摆脱了恐慌,开心起来:“真是了不起的杰作,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真的标本,请问是哪一位大师的作品?”

    老妇人没有理睬叽叽喳喳的索菲亚,只是把桌上的茶杯一推:“请用茶。”

    过了好一会儿,特尼发现折翼鹰仍旧一动不动,他方才相信那真的只是一个标本。这时候,索菲亚已经端起杯子准备喝水。

    真是一位天真又好哄的大小姐,特尼暗自嘀咕。

    索菲亚动动鼻子,她柔美的脸蛋在腾腾的火光中有些模糊,金灿灿的长发半垂下来,神安逸仿佛正置于宫廷宴会中。

    一股人的香气源源不绝的从杯子里传出来,她端着杯子,粗瓷杯子有些旧,杯沿还有磕口,索菲亚对此不怎么满意,而且杯子里面装着的淡黄色液体,看起来也并不赏心悦目,可是这气味着实好闻,清甜的香气悠远飘渺,却极具惑。

    “请问这是什么?这味道真人。”索菲亚问。

    老妇人慢慢的把盘子收回架子上,然后才回答:“一种草药茶,安神的。”

    索菲亚挣扎了片刻,终于还是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是很快的第二口,她的表也一下子虚幻起来。

    “这真是一个奇迹!”过了半天,索菲亚才感叹,“喝着您的草药茶,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段最美好的时光。那个时候……”她半眯起眼睛开始微笑,似乎沉浸在一个极其美妙的梦中。

    老妇人只是点点头,又朝特尼这里看一眼,说:“你也喝。”老人的声音很低哑,就好像是一块粗制的铁坯,厚重,而且锈迹斑斑。

    特尼本来还有些犹豫,被那双眼睛一看,不知道怎么也端起了瓷杯。

    入口是很清爽的香气,还带着淡淡的甜味,特尼起先没有觉得什么,很快的,一股轻飘飘的微风就席卷了他全,从头到脚,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洗涤了一遍。这东西……特尼很惊讶的放下杯子,不敢再喝第二口。

    看特尼放下杯子,老妇人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看着大门。

    就在她转头的那一刻,巨大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一个粗混的声音在门外头喊着什么。

    老妇人死板森的表一下子松懈下来,她脚步轻快的走过去开门,然后一张胡子拉茬的脸就从门外面挤了进来。

    这个人材极高大,进门都需要弯着腰才进得来。他在门口抖索一下山林的雾气,兽皮做的袍子沙沙作响。他的肩上似乎还扛着一团不小的东西,一时间也看不出个究竟。

    看到两个陌生人,大胡子一愣,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很直接的露出友善的微笑。

    “来客人了?”大胡子进门以后,就把肩上背着的东西朝地板上一扔,这是一头刚被割破了喉咙的成年长腿羊,它软绵绵的倒在地上,血似乎已经在外头放干净了,但是浓重的腥味还是让人呼吸一窒。大胡子却对此毫不在意,他转动一下肩膀,就拖着长腿羊的一只后腿朝里走。

    索菲亚显然没有遇见过这种形,她震惊的看着大胡子粗鲁的甩甩手,就好像有血珠似的液体飞溅过来。特尼也很惊讶,他看着几乎同大胡子差不多大小的猎物,静默了半天才说:“您,真厉害。”

    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很得意的样子说:“为了追这畜生,老子跑了大半天的时间,总算是逮住了。”他的声音很粗,还有嗡嗡的回音,几乎快把房顶都震破了。这句活说完,大胡子就拖着猎物进了另一间房,老妇人摇摇头,却没有说什么,而是跟在大胡子后面,擦拭猎物被拖曳而留下的痕迹。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