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晚上的时候,其他人都休息的时候,兰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烦恼着。

    他把三桩任务一一列出来,放在面前,然后翻来覆去的琢磨。可是算来算去,他也想不出来,怎么能够在期限内把这些难度不高但是繁琐异常的事全部完成。白天交任务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基础学院的通知,要求外出的学徒在五天之内全部赶回法瑞那。里面并没有解释原因,但是因为是以基础学院官方形式通知,所以他并没有质疑的余地。

    还剩下三个任务,兰肖算着时间,这次前头几个任务耽误时间太久,原本他还有意识的锻炼这一批稚嫩的年轻学徒,所以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可是现在只剩下五天,还必须要留下一天的时间回法瑞那,如果一个个任务做下来,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全部完成,但是如果选择放弃某一个任务,就会被算做失败,不但要扣除社团的成功率和相应的积分,学徒自的信用值也会降低。这次因为是学院紧急召回,之后虽然可以申请免除失败惩罚,但是剩下这几个任务并不是独立的,这时候放弃,也就意味着之前的好一连串任务都算失败,先期的准备也全都作废,损失依然不低。

    他摆弄了一下从图书馆里下来的地图,很头疼的换算着几个地方的距离,突然灵光一闪。要不,队员分成几个小队,三个任务同时进行?

    兰肖越想越觉得这么做可行,这三个任务,自己完全可以带人完成难度最高的那个,剩下的两个主要都是距离比较远,但是实际的难度,以学徒们目前的实力来说并没有什么危险。这些年轻人大多是第一次长时间的离开法瑞那,这次出来的本意就是为了锻炼年轻人,社团并没有报太高的期望,所以接的也都是些没有生命危险的任务,让他们自己去闯一闯,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他想了一下这次带出来的几个人,克兰默和迪迪的能力在几个人里是最出色的,完全可以各带一队,自己再带一对,倒也问题不大。这么想着,他也不管那两个人是不是睡熟了,马上就把两人叫了过来。

    兰肖向两人讲清楚是由,然后问:“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克兰默马上大咧咧的点头,迪迪则有些犹豫。

    兰肖开始详细的向两人讲剩下的任务。

    第一个任务是在百兽山脉的西南方捕捉一种殷红色的小型鸟类,据当地猎人提供的资料,这种不知名的低级魔法生物并没有攻击力,但是它们的飞行速度很快,而且多数时候都栖息在丛林深处,最麻烦的是,它们喜欢同绿云豹呆在一起。在平原上,绿云豹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生物,但是在森林里,它们却是当之无愧的丛林之王,它们在森林里诡异如风的穿梭和一击致命的利齿都让人胆寒。还好学徒们并不需要直接的挑衅这种危险的生物,只要将它短时间的引开就可以了,而这种好奇心旺盛的大猫又恰好是极其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的生物。

    第二个任务是去山脉另一边的幻池,取池边上一种植物:蓝色魔幻草。幻池在百兽山脉也算是一个传奇的所在,它的位置靠近大山深处,池子不大,但是据说其中的水有神奇的治愈能力,即使体健康,经常饮用这里的水也大有好处,所以很多魔法生物会在幻池附近出没,其中不乏让魔法师都感到头疼的高级魔法生物,但是自有记载以来,幻池周边始终保持着平和的氛围,在这里,即使是遇到了生死天敌,彼此也不会展现任何的敌意,所以只要人类不主动挑衅,这些强大的存在也并不介意你从它边路过,然后带走一株小草。因此,幻池算得上是百兽山脉里最安全的地方。

    最后一个任务是送将一封信送给大山里的守林人,送信人只需要沿着一条经常清理的大路,走一天左右的时间,再转入一条进山的小路走上小半天,就能看到守林人的木屋。这两条路并不偏僻,又都是主要的进山道路,冒险者和学徒络绎不绝,算是这附近重要的往来通道,所以这个任务虽然离深山最近,可是反倒最安全,只不过要完成这个任务,耗时也是最久的。

    兰肖准备带着人完成第一个任务,这个难度最大,危险最高,之后两个每人各领一个,刚这么说完,克兰默马上接话:“我愿意接去幻池那个,保证完成任务,说不定还能抓着什么不错的魔兽。”他这么说的时候两眼闪闪发光,似乎是看到了自己威风的宠物。

    兰肖的嘴角一抽,马上把这小子给排除了。去幻池,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不自知的想法,只有安静的进去再安静的出来才不会惹麻烦,一旦有人在那里显出贪婪的意图,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用,就会被那里强大的魔法生物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

    “迪迪,你去幻池,要注意千万不要惹到那附近的动物,就算是看起来最弱的长耳兔也不能够伤害,采到魔幻草以后就马上离开那里,然后退回到原路上就没有问题了。”迪迪点点头,很认真的答应。

    还有一个送信的任务,兰肖看看克兰默,越看越觉得这小子靠不住,虽然他的能力不错,但是格却不怎么适合单独放出去,兰肖决定还是自己带着他放心一点,那剩下的那个地方谁去呢?兰肖在剩余的几个人中间考虑了一下,突然想起今天表现异常出色的特尼。

    出来一个多月,那个男孩子多半时候都是不声不响的,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兰肖对他几乎完全不了解,他于是问面前的俩个人:“特尼人怎么样?”

    克兰默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估计这一次是没有什么指望了,说的话倒也实诚:“那小子还不错,人稳重的,就是格不怎么活泼。”

    不怎么活泼才好,就怕他是个野马子,栓都拴不住才麻烦。兰肖满意的点头,又听到迪迪说:“他人其实聪明的,魔力进步得不慢,可惜就是痴迷于炼金术,所以耽误了自然法术的学习,但是他火球术练得很不错。”

    “火球术在森林里可是忌,轻易用不得。”兰肖说:“不过这一路上也不需要什么攻击的法术,你说他的炼金术不错?那可是魔法师的领域。”兰肖对此表示了惊讶,早先看到特尼使用那个金属器械,他也有些好奇,法瑞那规定,学徒不许使用任何魔法道具,所以他事后也检查过,发现那只是一个制作有些毛糙的半成品,倒还不算违例。原本兰肖以为,这个半成品是他家里人给他的防工具,可听迪迪说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他已经得到哪位炼金术士的赏识了吗?那个半成品是谁给他的?”兰肖半是羡慕半是惊讶的问。

    迪迪还没有开口,克兰默马上说:“那是他自己做的,还跟我借了不少的材料,据他说花费不少,可惜就是个一次的消耗品。”那小子不简单!兰肖脑子转的飞快,几乎确定自己发现了一个还没有发光的钻石。一个学徒时期就可以制造炼金物品的天才?即使是半成品,那也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兰肖宣布了昨天晚上的决定,年轻的学徒们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期待。

    迪迪在众人中威望足够,所有人对他担任小队长都没有疑义,兰肖想了想,选出比较稳重的六个人和迪迪一队,并且再三交代要注意的细节,等一切安排好,他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到位,看着这七个神采奕奕的小伙子,兰肖摇摇头,努力打住了自己没完没了的担心。今后还有那么长的路,这些小家伙们总得自己去闯。

    至于给守林人送信的那个任务,兰肖并没有马上说由谁担任队长,这时候他还有一点犹豫,在他的印象中,特尼过于的内向了,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子,总是文文静静的,一点也不像大多数男孩那么活泼,喜欢胡闹。他再看看其他人,又觉得这些年轻人一个个都让人放不下心来,总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至少,文静一点,不容易惹出其他的麻烦吧。

    克兰默看兰肖没有马上宣布第二队的队长,或许是觉得自己还有希望,他跃跃试的看着兰肖,准备开口说什么。兰肖看到克兰默这个样子,心里一横,马上说:“特尼,你……”他看了一眼剩下的几个人,克兰默第一个排除,剩下的七八个人里,几个男孩子都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怕特尼约束不住,可是女孩子又显得文弱了一点。他突然看到凯西,这个高个儿女孩站在一边,正嘻嘻哈哈的嘲笑着克兰默。兰肖就想,这小姑娘相比特尼,倒是更男孩子气一些,“和凯西一起,你们两个给守林人送信,这个任务只是耗的时间久一点,只要一直都走大路,不要走进林子里,就没有关系,你们两个人就足够了。”他向特尼交代。

    凯西长大嘴巴,不清不愿的看一眼特尼,又看看克兰默,有些不乐意。克兰默也有些惊讶,他张着嘴,又不怎么好意思开口。

    这时候索菲亚却跳出来,她在兰肖边上转起圈:“前辈,让我去嘛,我一直都很想去看看守林人的小木屋,据说很漂亮的呢。你看看我的裙子,”她提起自己的长裙,“它们也不适合在密林里头行走,那些矮树丛烦透了,一点也显不出我裙子飘逸的美丽。”

    兰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小木屋的传言,那不过就是一间森林里的木房子罢了。他这时候被索菲亚晃得头晕,对这位大小姐平的做派也很有些厌烦,只是胡乱的摇摇头。

    凯西也接腔了:“我想去看看绿云豹,我很久以前就想看一看那个了。”然后她还嗔怪的看一眼克兰默,于是克兰默也坑坑巴巴的说:“是啊,凯西很久以前就同我说过,绿云豹很有意思,想亲眼见一见。”

    兰肖在头昏脑胀间还抽空向克兰默和凯西了然的瞟了一眼,天来了啊……

    特尼本人倒是不声不响的站在旁边,他不怎么愿意同生惯养的索菲亚一起出去,但是比起总是对他吹胡子瞪眼,怨恨被他拆散了的小侣相比,索菲亚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女孩子呢?两个人单独呆两三天,不会不方便吗?他不怎么理解兰肖的想法。

    其实兰肖真没有什么想法,提凯西的名字都只是随意想到的,他哪里知道年轻人这么多的小心思,一时间,三十岁都不到的兰肖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看索菲亚撒耍泼差不多了,兰肖想,这位大小姐虽然贵一点,但是实力确实不弱,据说上还藏着不少的好东西,她本家里又有炼金术士的背景,同特尼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天才的人物倒也般配。

    兰肖又想到,自己这几天也可以趁机甩掉一个麻烦的大包袱。他对索菲亚时时刻刻都像参加舞会一样的装扮早就看不过眼了,但是这位小姐可不是听得进劝告的角色,所以他对此已经头疼了很久,这一次,倒正好眼不见为净。

    这么想着,兰肖就同意了索菲亚的自荐。

    看着得意洋洋的冲自己笑开了花的索菲亚,就像一朵不分时节不分地点绽放的丽玫瑰,摇摆着艳红色的花瓣,特尼觉得头有些疼。

    吃了点干粮,所有人就上路了。在第一个路口,特尼和索菲亚两个人看着大部队从另一个方向走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等到所有人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两个人才一前一后的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去。

    时渐秋冬,早上的阳光不怎么烈,懒洋洋的透过疏密不一的树冠,洒在他们面前的道路上,山林里的阔叶树浓绿中带了一点成熟的微黄,却还不到坠落的时候,于是在这最后的好时光里,它们更显得生机勃勃,闹的沙沙作响,特尼却在着响声中觉出一点压抑着的惆怅。

    索菲亚可没有这么感怀,她开开心心的走在前面,任及踝的长裙子飘飘,完全不在乎自己粉色的裙摆沾上道旁的尘泥。她今天又换上了一新衣服,粉色的蓬蓬裙上系着蕊黄色的蕾丝花边,紧紧束缚住腰的缎带让特尼替她都难受。这时候,索菲亚还撑着一把同样色系的蕾丝阳伞,一派贵族小姐出来郊游的风范。

    特尼也有些看不惯这位的大小姐做派,对她自问也没有什么和颜悦色的时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第一次见面,这位小姐对特尼就显得格外,自从进了同一家社团以后,更是极其乐于缠上他。

    “这还是第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出来呢。”索菲亚在路中间转了一个圈,阳光次落的洒在她金黄色的长发和粉色的长裙上,随着她轻快活泼的转动,树荫轻轻的在她的裙摆上划过,勾勒出美妙的图案,她苍绿色的大眼睛看向特尼,然后弯出美妙的幅度,长长的睫羽在阳光下漫出柔和的光辉。那一瞬间,特尼似乎看到了丛林精灵,传说中世界上最美丽的生物。

    他甩甩头,对自己说:“都是错觉,都是错觉。”年轻人的心怦怦跳得厉害,又突然异常的尴尬。

    索菲亚又跳过来,拽起特尼的衣袖:“我今天特地换上了最好看的一条裙子,还戴上了我最漂亮的项链,”她朝特尼展示了一下自己前的蓝宝石项链,“好看吗?”

    特尼被那块蓝宝石迷花了眼,宝石上反的阳光刺得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摇摇头:“你出来的时候还是穿的简单点比较好,这个样子……”

    “你真是块木头。”索菲亚转过,向前大步走了几步,“就不懂得说几句好话吗?懂得怎么对女伴赞美可是一位绅士的基本素养。”

    特尼悄悄嘀咕:“我可不是什么绅士,那也太累了。”

    “你说什么?”索菲亚转过看他。她脸上显得气鼓鼓的,俏的脸蛋染上淡淡的绯红,衬着金灿灿的长发,显出一种极其柔嫩美的光泽,特尼一下子觉得这个女孩子也不那么麻烦了,贵族的那点子骄傲劲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碍眼了,他支支吾吾的说:“我说,你这样还是漂亮的。”这么说完以后,他就因为麻忍不住一个哆嗦。可是索菲亚听到这句话,脸上的嗔怒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毫不吝啬的展现出最明朗的笑颜。

    好吧,特尼摸摸鼻子,觉得刚才那句麻话其实还对的。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