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惊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 )    特尼是在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中被梅德曼法师留下来的,他抑郁的看着其他人走出去,再看看微笑着站在边上的美丽女法师,心中充满了不被理解的苦闷。

    “特训特训。”等所有人走远了,梅德曼法师拍拍手,很得意的说。她甩一甩自己蜜棕色的长发,又好像嫌它们碍事一样,把头发飞快的盘在脑后。

    “你坐在那里。”她指着一块原来什么也没有的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放了一块圆形的小地毯,“越靠近大地,越容易进入冥想的状态。”

    特尼撇一下嘴,还是依言坐了上去。

    “盘腿坐好,手上结冥想法结,不对不对,你的手心要合拢,再合拢一些,双手合拢的程度要像是把整个人的重心都放在手心上,不只是敷衍的贴在一起。”梅德曼法师单手插腰,她穿着粉色的魔法长袍,行止间隐约可见曼妙的幅度,不过这位年轻女这时候没有怎么注意这个,而是专心的指导着特尼的动作,“还要沉下去一点,就觉得自己紧紧依靠着大地,整个人都觉得很稳,你要坚信,自己可以很长久的保持这个姿势而不会累。”

    “还是不够,你的心要沉下去,不要马上就急着念法诀,当你觉得自己足够沉静了,再试着引导边的元素,一次不要引导太多,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够,先一点点的转化,等你自己觉得适应了,再扩大范围。”

    “把你的心神放出去,元素都是很敏感的,只有你全心全意的接纳它们,它们才会愿意接纳你,你要充分的放开,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像一张网一样,连接起你所能够连接的所有元素,然后使它们全都保持一种频率,这时候才可以开始转化。”

    “慢一些,再慢一些,你要把魔法元素都想象成调皮的小孩子,要小心的哄,这样它们才会听你的话,否则它们只会一哄而散。”

    梅德曼法师开始还是好声好气的教导,渐渐就急起来。特尼显然不是一个有悟的学生,而年轻女法师的耐心也飞快的被磨灭掉了。

    特尼并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孩子,他也很感激女法师的教导,但是少年人的别扭这时候突然冒了出来,被这样一位年轻又漂亮的法师不断的训导,男孩子心里头浮出越来越强的逆反心理,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特尼听着梅德曼法师滔滔不绝的说着,总是忍不住朝相反的方向走。

    他觉得越来越别扭,总是不对不对的,又要注意这个又要记得那个,在女法师轻柔活泼的声音里头,特尼却只感觉到异常的烦闷,他连自己的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摆了,就这么被翻来覆去指挥得打成了一个个死结,精神力的流动越来越不顺利,特尼甚至有一个错觉:他现在和魔法元素简直是两看相生厌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梅德曼法师也看出了特尼的别扭,她气嘟嘟的看着面前这个比她矮不了多少的大男孩,觉得又挫败又恼怒,“冥想冥想,不是叫你发呆,你这个样子能有什么进步?你还嫌被别人甩得不够远吗?即便不为你自己考虑,也不要甩我的脸子,你看看自己这个样子,你再这么下去根本就不配在法瑞那当学徒,如果你一直这样倒不如直接回你那个穷山沟沟的好,免得浪费所有人的时间。特尼,我现在郑重警告你,不要以为你现在进了法瑞那,就不会被赶出去,太差劲的学徒也是会被驱逐的,难道你真想成为那样的耻辱者?”

    特尼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他揉一揉发酸的双腿,闷不吭声的站在一边。

    “本来这个事是不能跟你们说的,”梅德曼法师深吸一口气,放缓了语气,“头一年基础学院也会暗地里对所有新学徒考核,培养学徒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物资,不可能平均分配,所以,也许你一生都不会知道这次考核的结果,但是这会关系到你们以后的发展,关系着你能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而且考核会有一个最低的基线,如果你连这条基线的水平都没有达到的话,就会被赶出基础学院,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过这么耻辱的例子了,你难道是想试一试?不行不行,我会被嘲笑死的,你就算没有伊萨大人那样的天赋。至少不能够成为最差劲的家伙。”梅德曼法师说着说着,就自己烦恼起来。

    特尼再一次不不愿的坐下,他的腿还在发麻,心里也怎么都静不下去。

    “你的感知也不算差,怎么会有这么低的转化率?你要定下心,否则你好不容易吸引来的元素又会逸散,全做了无用功,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梅德曼法师泄气的说。

    特尼实在有些不耐烦了:“法师大人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成为被驱逐的那个,现在也确实是在浪费时间啊,我已经能够使用火球术了,我现在就可以为你演示。”

    “火球术?”梅德曼哈哈笑了两声,“就算你现在能够用出来又怎么样?那只是最低级的自然法术,连伤害力都很有限,你不要老是想着那个,那没有任何意义。”她托着额头看倔强的少年。

    “你以为学院为什么要用这么久的时间巩固冥想术?这才是你们今后成长的基础,看看你想在的样子,浮躁,自以为是,却丝毫没有根基,打个比方,就算你现在的精神力真的是其他人的几十倍,可是你自己想想,按照你现在冥想术的效率,根本不用很久,你就会被其他人赶上然后再远远的甩在后面,更何况你现在根本就落后了其他人一大截!”

    “你告诉我,你以后想做什么?骄傲自大但是一无是处的自由学徒?还是真正拥有荣耀和特权的魔法师?路是你自己选的,我没办法控制你,但是你自己想一想,很多年以后,如果万一还有人记得你的话,你是想被人说:啊,那个特选生?那个一无是处的学徒?果真直觉这种东西就是靠不住的。还是说:特尼?嗯,那是一个不错的魔法师,虽然他是一个特选生,但是万事皆有可能?”梅德曼法师严肃的看着男孩子,“如果你选择前者,那好,我以后再也不会管你,我是一个出色的魔法师,偶尔一次眼光失误并非不可原谅的过错,但是你甘不甘心,让你自己变成一个错误?”

    特尼一下子哑然了,他低下了头。

    他细想一下,发现自己最近的确有些得意忘形了,但是自己又有什么可得意的呢?他好运气的得了一点小礼物,便忍不住在心里头扬威耀武,虽然并没有刻意去炫耀,但是自己多少次在心里头觉得自己就是与众不同的呢?他刻意的强迫自己谦虚,但是不断警告自己谦虚,不就是因为自己现在有些飘飘然了吗?女法师说的没有错,即使他现在同其他人相比有了点优势,但是这点优势也不过就像是一个小婴儿,比其他婴儿朝前多爬了几步,然后就一股坐在那里开始咿呀呀的乱叫,然后看着其他人超过自己。

    他的冥想术依然差劲,增多的精神力对此毫无帮助,而他甚至因为短时间的增长而忽视了真正基础的东西,他现在又有什么可以得意的?他的幸运?别人的好意?还是他那可笑的洋洋得意?

    特尼这一回真正踏实的坐下去,定下心,开始冥想。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