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恶作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 )    侍者悄无声息的送上来几杯酒,克兰默得意的招呼朋友们尝尝鲜。艳丽的色泽混着酒精的浓香,有一种堕落的惑。特尼以前不是没喝过酒,但是山里的劣酒不但浑浊,也没有什么酒香气。他皱皱眉,以前糟糕的经验让他对酒这种东西本能的不喜欢,更何况他也知道,酒精只会扰乱头脑,对魔法的研究有害无益,所以他轻轻的推开面前的酒杯,摇摇头。

    克兰默大声笑起来,他老气横秋的对特尼说:“年轻人,不要老是这么一板一眼的吗,现在不懂得及时行乐,到老了可会后悔的啊。”

    这话一说出口,就被朋友们一阵哄笑,凯西捏捏克兰默的面皮,嬉笑着说:“让我来看一看,这个老人家年纪有多大了?”双胞胎里的丹尼也扯一扯他的胳膊,回到:“嗯,还是个壮小伙子呢,就是有点肥了。”

    克兰默愤愤的拉回面皮,收回胳膊:“这是我爷爷的口头禅,真正老人家的经验,不行吗不行吗?”他揉揉鼻子,自己也想笑了。

    边上有几个人也听到了克兰默的话,嘲笑起来,有个人大声的对这边说:“几个还没长毛的小股蛋子,整天只会跟在大人后面学,还是早点回去喝妈妈的去。”

    年轻人全都一愣,他们还没有碰到过这种况,大人的世界,可不单只有美人和美酒。

    克兰默气红了眼,他腾地站起来,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瞪过去,又很快的坐下来,捏着杯子泄愤。特尼也跟着看过去,发现说话的是个穿着红色魔法袍的魔法师。虽然说上级魔法师必须对他们的后辈予以尊重,但是在这种乱糟糟的地方,特尼他们也本能的知道,还是不要招惹这些人为妙。那个人对自己说的话似乎还有点得意,他又大声的对自己的同伴说:“几个小崽子跑到这里来,也不怕被那些娘们儿勾了魂去。”

    另一个人搭话:“他们怕还不懂得娘们儿的乐趣,能被勾什么魂。”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年轻人正是血沸腾的时候,被人奚落还不敢还嘴,心里全都憋闷得很。

    “真是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凯西嘟囔着,“真想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老头子。”那个红袍魔法师其实不过中年,但是对少年们而言,那人确实是一个该进坟墓的老家伙。

    达尔格里斯费卢希斯骨碌转动一下眼睛,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乍一看是个冰美人,其实心里堆满了坏主意。他伸手在自己的袋子里摸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用还不太熟练的费洛语说:“我有办法,教训他。”

    “真的?”凯西高兴的说,声音不小心大了一点,她又马上把语调放低:“怎么做?”

    达尔格里斯费卢希斯掏出一个小水晶瓶,摇一摇:“我们那里,好东西,跟着酒喝下去,会糟糕,整他一下。”他虽然坑坑巴巴的说着,不过几个人还算能猜出来一些。

    迪迪看看那个水晶瓶子,问:“有多糟糕?”

    名字长得拗口的高斯人认真的想了一想:“不会很糟糕,上臭,臭几天。”

    “让那个臭的家伙上也好好臭一下?真是个好主意。”克兰默偷偷笑,其他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孩子也纷纷附和。

    介于儿童和大人之间的少年人,最忌讳的就是被人笑作小鬼,那个嚣张的红袍子恰恰犯了这个忌讳。学徒们虽然不敢明着冒犯他,但是偷偷捣一下蛋的胆量还是有的。

    克兰默和两个双胞胎贼眉鼠眼的拿着高斯人友赞助的药水离开,特尼几个人则装作浑不在意的又大声聊起天来。这时候,蜜雪儿的魅力都不足以转移少年人的注意力,复仇……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恶作剧,仍旧让他们有了复仇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刚才离开的几个人又偷偷摸摸的坐回来,特尼看看那个红袍子,他正和边上的人拼着酒,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小小的异常。

    “怎么样?”凯西小声问。

    克兰默得意的晃晃脑袋,没做声,丹尼笑着的同凯西咬耳朵:“那个侍者真是蠢,看到两个长得一样的人就走神了,克兰默趁机把药水掺到那个老鬼的酒里面去了。”说完,几个人就笑作一团。

    克兰默推一推面前的酒杯:“喝酒喝酒,谁也不能不喝,这可是有纪念价值的。”说完他还挤眉弄眼了一番。

    几个人都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拿起来,小口的喝这味道古怪的液体。特尼也没有再推迟,他端起酒杯,闻一闻凛冽的酒香,然后喝了下去。这酒又辣又涩,一路滑进肚子里,这个上都**辣的难受,特尼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儿,他摇一摇脑袋,觉得眼前有些晃了。

    “这个,不好喝,不如我们那里的。”长名字的高斯人也摇摇脑袋,不过他是为了表示对这清淡酒水的不屑:“和水一样。”

    其他几个人正迷糊着,突然闻到一股恶心至极的恶臭,那股臭味突然出现,可是来势汹汹,直把周围的人全都熏得打颠。

    “这是什么味儿,该死的地方,你们要退老子的钱!”红袍子在那里大吼大叫,他也被这味道熏得发晕,怒气腾腾的把自己手里的酒杯都摔了出去,他虽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妥,但是已经有敏锐的人觉察到了臭味的来源,红袍子的边渐渐变成了一个小范围的无人区,这在拥挤闹的歌坊里也算是难得的一景了。

    几个小朋友缩着人群里面,要笑不笑的面面相视,一个个眼睛里全是得意。

    很快红袍子就被人请了出去,他虽然仍旧骂骂咧咧的,但是倒却没有摆出魔法师的谱来,只是口里说的越来越难听,同他上的气味却也恰恰相配了。这个大胡子的红袍子自己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中了什么该死的诅咒?他嗅一嗅自己上,差点被自己的味道熏晕过去。

    他的边上只有几个侍者不远不近的跟着,其他人看到这人走过来,全都远远的躲开了。红袍子显得有点狼狈,但是却还没有示弱,他昂着头,在熏人的味道中离开了。

    看到这副样子,几个少年除了得意,心里又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点内疚来。凯西推推克兰默:“你的药水是不是放得多了点。”

    克兰默局促的晃一晃子:“也许……可谁叫他嘴巴那么臭。?,达尔,那药的效果不会太久?”

    “我的名字是达尔格里希费卢希斯,”高斯人正色用飞快的语速朗读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然后语气就弱了下来,“那个药,不会很久……。”

    几个小孩子彼此看一眼,心里有点发虚,可又忍不住笑出来,真是……一次奇怪的经历。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