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铁匠 第二章 进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迟陆 书名:魔法师特尼
    ( )    特尼.索安,铁匠老索安的独生子,一个拥有火红色头发和碧蓝色眼睛,却又有些安静文弱的男孩子。

    说实话,老铁匠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儿子,虽然这是他唯一的孩子。对于老铁匠而言,总是显得过于乖巧的特尼或许更适合做一个装模做样的贵族老爷,而不是骄傲的打铁匠。不过,虽然对这个儿子不怎么满意,但是在老铁匠心里,作为自己唯一的继承人,这个儿子理所当然的应该接下老铁匠的班,成为一个或许不太优秀的小铁匠。

    选矿,冶炼,然后用水和火淬出最完美的结构。对于老铁匠而言,这种生活无比丰富和充实,他甚至都无法想象,当有一天自己不能拿起大锤的时候,生活将变得多么可怕。但是,对于未来的小铁匠而言,炽的高温,永不停歇的噪音,还有沉重的铁锤,却是他苦闷的来源。

    也许父亲说得对,他并不适合做一个铁匠,也永远无法体会源于铁匠的骄傲。但是每当面对将铁匠生涯看作高于一切的父亲,特尼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似乎所有的铁匠都喜欢美酒,脾气暴躁,而且异常固执,老索安也不例外。虽然因为需要稳定的双手而不得不克制饮酒这一项乐趣,但是固执和暴躁两个特点,却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哪里也不能去,就给老子留在这里乖乖的学打铁!”老铁匠狠狠的砸着沉重的铁锤,呸了一口沉默的儿子,“老子养你这么大,可不是为了养出一个尽做白梦的蠢货!‘

    虽然老索安执着的认为铁匠才是这世间最高贵的职业,但是,至少在整个高林厄尔大陆上,为世人所公认最高贵,最神秘,最强大的却是魔法类职业。法师、术士,还有祭司,这三者被统称为魔法师,他们沟通人与神,掌握着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是被凡人仰视的存在。

    因此,对于大多数怀揣着梦想的少年而言,成为一个魔法师,就是他们梦想的极致,特尼也不例外。他从小就听到过无数个关于魔法师的传说,他们是智慧和力量的象征,是神的意志在人世的直接体现,是为神所深深宠的神之子。

    而如今,一个或许可以触摸到梦想的机会就在眼前。

    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魔法天赋是必不可少的。很难说清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但是它却是唯一踏入神秘世界的门槛。虽然拥有魔法天赋的人并不一定就能够成为一名高高在上的魔法师,可一个没有魔法天赋的人,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入那个世界。

    不过,被称为神祗恩宠的魔法天赋,却并不是依据任何一种人类能够掌握的规律存在,它非关于血缘、种族或是地域,而是源于某种更不可知的神意。

    而且,即使获得了神恩,缺乏系统的魔法学培养,神之子仍然有可能泯于凡俗,这绝对是一种令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浪费。所以,为了发掘这种宝贵的资源,使之不至于白白虚耗,大陆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会定时组织关于魔法天赋的测试,以找出拥有魔法天赋的孩子。

    不过高林厄尔大陆广袤辽阔,人口众多,这种需要魔法师参与的测试自然不可能普及到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如特尼所在的偏远行省,几乎每十年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

    昂西行省,位于帝国边陲,以险峻的山区和贫瘠的土地闻名帝国。对于大多数昂西人而言,优裕的平原地区只是他们闲暇时候的谈资,茂密的丛林和吝啬的土地才是现实的生活。

    因此,柔弱的平原贵族出现在昂西,绝对算得上是一件稀奇有趣的事,更何况,还有神秘的,只在传说故事里出现过的魔法师大人。于是,昂西举行魔法测试的事很快传开来,连远在山村的特尼都听说了这件事

    这次测试,将在昂西行省的全部十五个城市进行,历时五十天,许所有五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参加,而且只需要极其低廉的报名费用。

    听说了这个消息,特尼理所当然的想要参加这个测试,事实上,每一个昂西的少年人都理所当然的想要参加这个测试。

    然而,当特尼向父亲表明这个想法的时候,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激烈反对。

    在老铁匠看来,打铁就是一切,甚至高于生命。他无法容忍任何对于铁匠生涯的轻忽,尤其这种轻忽还是来自于自己的儿子。特尼表现出来的对于其他职业的向往,简直是对老索安信仰的亵渎!

    特尼却永远都无法理解父亲的固执,更加无法理解老索安对铁匠生活深入骨髓的

    特尼居住的山村名义上属于马西莫城,但是要赶过去至少还需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如果参加这次测试,他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五六天时间和不多的费用,换来的,却可能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所以,对于父亲的激烈反对他始料未及,但是绝不妥协。

    “这次机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放弃,再说,那不过就是一次测试。”特尼很少如此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个平素安静异常的男孩子也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说过话。

    可惜向来嫌儿子太过文弱的老索安此时可没有那个闲心欣赏特尼难得的气势,他早气得涨红了一张老脸,愤怒的挥舞着大铁锤:“什么鬼测试,不过是骗钱的玩意,那些个神神叨叨的东西,怎么比得上打铁实在,连打铁都学不好,你个没用的东西,还做什么白梦,蠢货!”

    特尼握紧了拳头,第一次说出了一直不敢开口的想法:“我对打铁没兴趣,也不会当一个铁匠。”

    老索安听了这话,一下楞住了,好半天,他才哆哆嗦嗦的开口:“你,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我不愿意学打铁,也不愿意当一个铁匠。就算测试不合格,也可以做其他的事,马西莫城的机会更多,我想留在那里,而不是一直呆着这个地方。”特尼清晰而确定的说。

    紧绷的沉默,然后是更爆裂的怒火。

    老索安毫不犹豫的把手里几十斤重的大锤甩向儿子,看特尼躲了过去,反而更怒了,他狠狠的指着门,大声吼:“滚,你给老子滚!老子没有你这种混蛋儿子,你也不配流着索安家的血,滚出索安家,再也不要回来!”

    特尼安静的站了一会儿,咬咬牙,出了门。

    二

    虽然到马西莫城还需要走将近一天一夜的山路,但是这对于被狩猎之神所眷顾的子孙而言甚至都算不上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至于特尼,即使他从来都不愿意成为一个打铁匠,可是经历了十几年铁与火的淬炼,少年的体力明显要胜过一般的同龄人。

    看着其他欢天喜地的孩子和满怀期待的父母,特尼叹了一口气。

    这次去参加测试的孩子们一大早就在村长的带领下出发了,一天走下来,除了几个体力弱一点的女孩子,其他人几乎没有什么疲倦的样子。晚上夜宿在山里,村长安排好了睡觉和值夜的次序,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满腹心事的特尼坐在树下发呆。

    知道了特尼家的况,暗骂一声那个老顽固,村长也只能安慰伤心的小男孩:“你那老爹就是嘴里说得难听些,等你回来,他还真能赶你走不成。”

    特尼苦笑,却没有回话。

    村长心里很清楚,魔法天赋是极其难得的东西,至少这么多年以来,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村里有人能通过魔法测试的,临近几个村里也同样没有获得过类似的眷宠。据说在整个昂西行省,每次能通过测试被招进魔法学院的孩子也从来不会超过三个,甚至还有几次一个也没有。所以孩子们这次去马西莫城,更多的是为了开拓他们的眼界,毕竟大多数孩子连城市是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识过。成为一个魔法师?那简直就像一个美丽的童话。

    实在是个不可理喻的老顽固!村长决定等回去以后要好好说说老索安,他怎么能够用这么幼稚的方法教导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虽说成为铁匠也是一个不错的出路,但是孩子的意志也是不应该被忽略的,要知道,叛逆期的小孩子,连智慧女神都没有办法驯服,况且还是用粗暴的武力和威胁。

    至于说,特尼如果能够通过测试呢?村长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对于未来,其实特尼也有些茫然。他这次之所以这么坚决的出来,一是为了看看传说中的魔法师究竟是什么样子,其次,也只是为了逃离那个让他窒息的铁匠铺。

    母亲过世以后,眼里头只有矿石和火炉的粗暴父亲带给小特尼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压力和否定。特尼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也越来越无法忍受枯燥的打铁,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几乎从来没有反抗过父亲权威的少年终于爆发出来,可等真正被赶出了家,特尼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茫然和恐惧。等待他的,又将是怎样的未来?

    他了解自己的父亲,那些话也绝对不是什么气话,脾气暴躁的老铁匠向来言出必行,这个年轻人被赶出索安家,就真正再不是索安家的儿子了。

    至于以后如何?不过十六岁的孩子,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到达马西莫,但是还没有进城,闹非凡的景象就把这些山里孩子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这么,这么多的人?”一个向来最活泼的女孩子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孩子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城门口长长一线还要绕上几个圈的队伍,还有一对对巡逻的士兵和不时飞扬跋扈奔驰过去的贵族车马,在他们有限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一次就看到这么多人的经历,更何况,这都还没有进城呢。

    孩子们都显得格外的兴奋,这从来都没有见识过的大场面,实在令人心生向往。几个小点的孩子不断跳着看城门里面的世界,然后是叽叽喳喳的议论,在他们心里,似乎玩耍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至于魔法?那更像是吟游诗人随口编的故事。

    可是,漫长的等待总能够磨尽最后一点耐心。等到将近晚饭时候,特尼他们才终于进了马西莫城。走再远的路也不会觉得累的孩子们这时却一个个显得疲惫不堪。真是……可怕的一天。被人潮彻底磨灭了新鲜感的孩子们第一次无比怀念山里清新的空气。城里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所幸半个月前村长就已经在一家旅馆里定好了房间,否则还真不知道能把这些孩子安排在哪里。看街上来往不断的人流,就连已经经历过好几次测试的村长都忍不住长呼一口气。他估计附近所有适龄的孩子都聚集到这里来了,要知道,即使是在贫穷的昂西行省,马西莫都算不上什么好地方,平常多数时候,这里不过就是一个安静的小城,也只有在举行魔法测试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人满为患的景况。

    幸好早做了准备。村长大叔得意的点点脑袋,可看着自己订下的房间,又有点失落。

    为了这次测试,村上凑了一笔钱作为旅行的费用,可是村子本来就不富裕,孩子不少,钱却不多,村长也只能够小心翼翼的算计着用。所以,他这次订的是两间大通铺,二十个男孩,十五个女孩,正好分开来睡。房间的环境算不得十分差,可也绝对称不上好。暗潮湿的房间,带着浓浓霉腐味道的被铺,即使是最不挑剔的孩子看到这里也不住皱起眉。可即使是这样的地方,也已经花去了村长带来的绝大部分钱。真是一群恶毒的商人!村长愤愤不平的想。不过他当想到还有更多人连这样的地方都睡不到,只能在大街上打地铺的时候,又觉得安慰很多。

    虽然不少孩子都表现出不太乐意的样子,但是也许是太累了,即使在这样的地方,孩子们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但愿,能有一个好梦。

重要声明:小说《魔法师特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