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唯讷 书名:无极瞳
    唯安和何秦谈话期间,空静一直默默注视着他们,在她眼里,何秦似乎对唯安并不怎么感兴趣,这也是她沉默到现在的原因。

    唯安打量了何秦好一会儿,才发现一双眼睛抬着笑意看着她。唯安是个害羞的女孩,被何秦一注视,脸上马上涌现一抹潮红,低头看着地板,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呵呵......”何秦低低的笑了几声,唯安被笑得不知所措,有点恼怒:“你笑什么呀?”“.......没........没什么......你不适合这里”“啊.....其实我也不喜欢这里......”“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唯安斜着头,很小声的说:“这里····收入比较高·······”“你缺钱。”“嗯·····”唯安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眼睛湿润了,她强忍这泪水流出来,但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何秦愣了愣,无奈的扰扰头发,把手僵硬的抬起来,轻轻地擦去唯安脸上的泪水。唯安吃惊的抬头看着他,刚想说谢谢就被一股寒气给吓了回去去。

    酒吧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原本隐蔽的角落,现在却是众人关注的地方。一个女人懒懒的斜靠在沙发上,锋利的目光紧紧盯着人群,准确的说是何秦。“静·····静姐·····”唯安顺着众人的目光也将目光移了过去,当看清女人的面容时,吃惊地喊了出来,察觉到女人的目光是在自己上(唯安此时靠在何秦的怀里,所以才会错认为空静在看自己)吓得出了一冷汗,缩在了何秦的怀里。“你说谁·······”“静姐。”“全名。”“啊!”唯安还在犹豫要不要不敬的说出来时,耳边何秦的声音响起“路空静”“你·····你认识静姐·····”唯安的嘴巴大的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毕竟在他们这些员工眼里,静姐就是女神,一年内也只能见是几面。唯安虽然奇怪但迫于空静的目光有将头埋了下去,紧紧拽着何秦的衬衫,她不抓还好,一抓空静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她上,危险的气味弥漫在空静的周围。“很惊讶吧!”空静缓缓站起子,将目光移向了何秦,那股针对唯安的气势消失了,唯安只觉得浑发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嗯,我竟然一直不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装的吧·····”何秦苦笑道,空静只觉得内心被撕扯成了碎片,脸色一下子变了苍白,强忍着内心的伤痛,刚想说话却被一声粗狂的声音打断了,空静不悦地看向来人。“这不是静姐吗,好久不见还真怪想静姐的。”一个胖子从人群中走出来,笑眯眯的挨近空静,露出一副猪哥相。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俩上甚至还带有一些嘲弄时,奈何胖子的厚脸皮有有点吃不消,干咳几声,尴尬的说到:“别介意,别介意·······大家·····额·····各玩各的哈····继续继续······”音乐随后响起,众人也随之分散了。

    “有事···”空静淡淡的说道。随着一声低低的应答,胖子的眯缝眼睁开了,那副猥琐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焦虑,如果有人注意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胖子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唯一会关注这里的人,早在音乐响起的时候就离开了。“出什么事了?”空静有点诧异,她了解这人,他很少会流露出这副表,“还记得血石吗?”“······秦岭消失的那块······”“嗯·····它·····它又出现了!”“什么!!!那它·····它在哪?”也难怪空静会如此失态,这太匪夷所思了(空静的哥哥就是那支探索队的成员,血石的出现带走了他唯一的亲人,跟何况这几年来,血石在全世界出现不止十次,每一次从出现到消失带走了不知多少人的命,血石在空静眼中就是个魔鬼)。胖子复杂的看了看空静,缓缓道:“在邗矢的后山林里。”“······什么时候出现的?”“七天前。”(何秦的魔瞳开启与血石有什么关联呢?)“后山林·····七天·····”空静无神地喃喃道。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至全,空静不由地打了个冷颤。突然她想起了何秦,连忙抬头在人群中搜索,发现他并不在。空静心中的恐惧感更加强烈,她感觉如果自己不找到何秦,他便会永远消失。“静·····”胖子察觉到了空静的不安,想说却又不知说什么,突然空静猛地站起来,不管不顾地冲出了酒吧。她知道了,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安,因为,因为邗矢的后山林,何秦常常会一个人坐在那里看夜空,她百分之百肯定现在何秦就在那里,说不定他已经被那块血石·······空静不敢多想。

    而此时何秦漫无目的地走进了后山林,原本宁静安详的山林此时却给何秦带来了极大的不安,枯木枝条在何秦的脚下发出不堪的吱嘎声。就在何秦放松警惕的一瞬间,一道银光迅速刺向他,1个多月的生死拼搏让何秦对生有着强烈的渴望,在银光刺来时,弯腰、缩腿、翻转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与银光擦肩而过,就在那一刹那,他看清了缩在树荫中的几条黑影,何秦内心一阵,如果这些人同时出手,自己已经被刺成刺猬了。后背上的冷汗打湿了他的衬衫,舒缓了一下心,低吼到:“你们是谁!!??”“刷刷刷——”树枝抖动几下五道黑影如鬼魅般挨近何秦,锋利的长刀在月光下闪烁,何秦从没练过什么武功,他的一切反应只是本能,这是一种可怕的天赋,闪烁的长刀在树林间乱舞,何秦喘着气绷着神经躲避着,可毕竟是个普通人,在如此密集的刀下,他已经挨了整整十一道,血液的流失,让他的神志越发模糊,搏斗的六人谁也没有发现,何秦粘在树枝树叶上的鲜血正以丝线般飞向东北面。

    此时的何秦双眼血红,恨恨的盯着面前的五个人,在之前的打斗中,他扯下其中一个人的面罩,而上有四道刀痕是在那是留下的,他的失神把他近了绝路,那被他扯掉面罩的人竟然是家族的管家,那个曾对自己爷爷忠心耿耿的管家,他愤恨地向那人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连·····连你也······要背叛爷爷!!!为什么你要为秦世年那畜生做事!!!”管家不为何秦的话所动,冷漠的说道:“老族长已经病逝·····”“你说什么·····爷爷死了······一定是那畜生杀了爷爷······你竟然还······”何秦发疯了一样拽起管家的衣服,怒吼着,“大少爷,你该上路了····”“你······”何秦的瞳孔一缩,一把镶嵌着秦家族文的长刀穿透了他的心脏,何秦死死地等着管家:“秦世年,你这老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生命的光辉在他上消失,管家抽出刀,擦干了血迹刚想砍下何秦的头颅,密林里传出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怎么办?”“死也死了,唉,留个全尸把。”“嗯。”五人相互对视几眼,迅速向反方向离去。

    “何秦······何秦·········何!!!”来人从林中走出,那张苍白的脸月光下显得那么无助,空静跌在地上,无神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尸体,喃喃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空静爬到尸体旁,眼泪如洪水般用了出来,她在也控制不了,扑在何秦的上,无助的喊道:“何秦·····何秦你醒醒啊!!!不要在丢下我了······何秦······何秦!!!!!!!”

    在迷迷糊糊间,何秦似乎听到了空静的哭喊,不过他马上苦笑到,空静怎么会在知道我在这里呢·······呵呵·····我不甘心,我绝对不能死,我还没有为爷爷报仇,我好没有实现对静的承诺,我不能死!!!!!贼老天!!!!

    悲痛绝的空静昏倒在何秦上,如果她在坚持一下就会看见,一块血石正悬在空中,眼可见的血丝环绕在血石周围,一个个诡异的符文凭空出现,如果何秦能看见话,一定会很吃惊,这些符文竟与无极瞳中的一模一样。

    血光缠绕在何秦的上,一双杀伐的眼睛出现在天空之上,一时间血雾弥漫,只不过这至延续短短3秒,一切都消失了,连同空静抓着的何秦的尸体。

重要声明:小说《无极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