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的风雨期 二十一 夜宿李立安家,师生大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狼 书名:翼之梦·内外
    虽然学校里的老师大多数时候对学生们说将不会分文理科,但是还是不时有说会分文理科的谣传从各种小道途径里传出来,结果学生们对是否分文理这个问题议论纷纷。



    一节课后侯欣然问李建鹏,“假如分文理科你会选择哪个?”



    李建鹏:“不是很多老师说分科的可能很小么,所以我没想过!”



    说完张令天突然探过头来,“如果真分科,我会选择理科,欣然,你呢?”



    侯欣然:“哎,我没问你,我在问李建鹏。”



    张令天:“好,好,就当我没说。李建鹏她问你呢,快说啊!”



    李建鹏:“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不急欣然急啊,嘿嘿!”张令天一脸坏笑。



    说完后侯欣然的脸有点红。



    李建鹏:“你个小四眼眼对我笑什么,别被其他人以为我们是同恋!”



    张令天:“我呸,就算我对欣然笑也不会对你笑。”



    侯欣然:“你说什么?”



    “厄,没什么!……,对了我有个其他班的小弟,我找他有点事我先出去一下。”张令天神有些紧张,说话吱吱呜呜,刚说完就逃似得走了出去。



    李建鹏:“奇怪啊,刚才张令天还说下课没事干呢,怎么突然一下子有事出去了。对了,你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我想如果分科的话我会报文科,因为物理和化学我实在是学的不好啊。”



    “啊,报文科。”侯欣然显的有些失落。



    侯欣然:“其实你也可以报理科呀,物理和化学不好可以请教我嘛!”



    李建鹏:“如果分文理你报理科?”



    侯欣然:“嗯。你也……”



    “行啦,又不一定会分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别讨论这个问题了。”李建鹏没等侯欣然说完抢先说道。



    侯欣然:“好吧。”



    侯欣然觉得很失落,她不明白为什么李建鹏不懂她心里的想法。



    李建鹏的生到了,李建鹏按照和艾立东及秦希承的约定,在星期的时候请两人到一家很出名的烤店吃饭。他生的那天又请了张令天,王荣鹏,侯欣然,李婷婷以及几个女生一起在学校超市的餐厅里吃了一顿。



    自从李立安对艾立东讲出他突然变化的原因后状态明显好了很多,渐渐的又恢复了原先的开朗格和多动的习惯。但是艾立东和潘文等能够明显感受到他真的少了很多浮躁,沉稳了很多,艾立东觉得与自己相比李立安在经历家里的那件不幸事件后成熟了很多。



    一天在上早自习的时候艾立东来到教室里的时候看到李立安和忧郁的那些子差不多正拿着一支笔在一个笔记本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他的名字“李立安”



    艾立东:“喂,你怎么又郁闷啦!”



    李立安:“你才郁闷呢!”



    艾立东:“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已经完全好了,可你干嘛在那一遍又一遍的写你的名字?”



    李立安:“闲着无聊,练字呗!”



    艾立东:“嘿嘿,你还想当明星?”



    李立安:“我才不稀罕呢,当明星有什么好!”



    艾立东:“那又有什么不好?诶,对了最近总有人在议论可能分文理的事,如果真的分科你会选哪个?”



    李立安:“随便,哪个都无所谓,反正哪个都不好。蚊子,如果分文理,你选哪个?”



    李立安拍了潘文一下,潘文正在认真的背英文单词突然被李立安拍了一下吓了一跳。



    潘文:“什么,你问我什么?”



    “三儿问你分文理你选哪个?”艾立东抢着说。



    潘文认真的想了想,“应该是理科。”



    艾立东:“为什么?”



    潘文:“因为不用背一些东西!你们呢?”



    艾立东:“我讨厌物理,化学所以绝对不会报理科,你看三儿整天都在练字一定是想去文科。”



    李立安:“我才不想去,我练字跟学什么没关系。”



    艾立东:“好吧,随你选什么!对了三哥我有件事求你可不可以?”



    李立安:“有事就说呗,婆婆妈妈什么!”



    “说话又这么讨厌,看来李立安真的完全好了。”艾立东心想



    艾立东:“今天我姥姥和邻居的婆婆们一起去旅游了,今晚回不来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晚上我可不可以到你家过夜?”



    李立安:“就这事啊,行啊!”



    “三哥,太感谢你啦!”艾立东拉着李立安的胳膊做感动状。



    李立安:“得得得,你别让我麻!”



    晚上放学后艾立东跟着李立安一起坐车来到了李立安的家,李立安的家离学校不是很远,位于新城的郊区新桥村。



    李立安没有直接带艾立东回家,而是两个人先在附近的街道边的一家烧烤店买一些烤鸡翅。在买的时候李立安遇到了一个好哥们,李立安叫他猴子,那个人叫李立安三哥,打完招呼后李立安带着艾立东回到了他的家。



    李立安的家是一座看起来很新的平房,前面有个很大的院子,家里有一百二十多平方米,三室一厅,一个厨房和餐厅。艾立东的第一感觉是李立安的家和自己家的大小差不多,只是布局差异很大。



    在刚进门的时候艾立东差点弄出个笑话,两人进门后一个年纪看来有些老的胖女人迎了上来。艾立东心里以为那个女人是李立安的姥姥,正当他要喊大姥,“大”字刚出口,“姥”子还没喊出来的时候艾立东听到李立安向他介绍说,“这个是我妈”,艾立*然觉得喉咙卡了一下,顿了一下后,说出“姨”字,“大姨好,我是艾立东,李立安的同桌”。



    李立安妈很的接待了艾立东,本来还想给李立安和艾立东做夜宵,但是李立安解释两个人买了烧烤吃,最后李立安妈只好放弃了,转而提醒李立安和艾立东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起早上课。



    在进到李立安自己的房间后,艾立东和李立安坐到了上一边吃烧烤一边聊天。



    艾立东:“三哥,你妈今年多大?”



    李立安:“54岁,怎么了?”



    “啊,那个大啦,我妈才30多,你妈都快和我姥姥一个时代的人了,我刚才还以为她是你姥姥呢。”艾立东漫不经心的说着。



    李立安:“喂,我以前给你们讲过我有两个姐姐,她们都结婚了,你说我妈该多大!另外,我姥姥在几年前就去世了。”



    艾立东看到李立安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沉静。



    艾立东:“不好意思,又让你提伤心的事了。”



    李立安笑了笑,“没事,我从小就和我姥姥没什么感,况且我早就记不清她长什么样子了。”



    艾立东:“我的况和你相反,我对姥姥的依赖比较大。说实话,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有怎么养过我,都是我姥姥一手把我拉扯大,从小到现在我都没有经历过家人离去所以我不敢想象家人离我而去我会怎样!”



    李立安:“时间会改变一切的,适应就好了。”



    艾立东,“嗯。好了,不谈这些了,我们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李立安:“行!”



    在收拾完吃掉的烧烤的残留物后李立安:“我这儿只有一张被子,因为平常就我自己一个人睡,而我想现在我妈她们应该都睡觉了,我俩只能盖这一张被子。”



    艾立东:“哦,没事,两个男人怕什么,不瞒你说,我在学校住宿时冬天为了抵抗寒冷曾和秦希承挤一张睡,还险些被查寝老师抓到呢。”



    两个人躺下后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结果两个人又聊了起来,艾立东和李立安两个讲了很多自己上曾经发生的故事,李立安讲了他初中时是如何的*不羁,惹是生非和他姐夫是如何在最初家人都不同意的况下贷款建立水泥厂到最后家人一致支持的创业经历,最后在李立安讲他懵懂不懂得珍惜的初恋中艾立东睡觉了。最后李立安发觉艾立东睡觉后叹了口气,转了个也要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李立安妈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餐,简单的牛和面包,李立安和艾立东吃完后就上学去了。



    早自习老师不在的时候李立安发现许多同学围在孙杰的座位附近并议论着什么,那些同学的目光都注视在孙杰那里。李立安觉得一定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于是离开座位凑了过去。



    原来孙杰的手里正拿着一个装着少量水的塑料罐子,里面一只小乌龟在爬来爬去。



    李立安:“嘿,老亮,从哪儿弄得这玩意?”(因为孙杰总是剪很短的头发,几乎比秃头强不了多少,于是李立安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最后全班同学都这么叫)



    孙杰:“你猜?”



    李立安:“别绕弯子,你不说我上哪能猜得到。”



    孙杰:“那好,告诉你吧,我从一个朋友手里抢的,你也见过,就是长得黑的那个二强,以前我们曾经一起喝过酒的那个”



    李立安:“哦,没想到他还好这玩意啊。”



    王小帅:“三儿,其实那个二强手里一共三只,被他抢走了一只,现在还剩两个,你想不想要一个?”



    李立安:“我不稀罕,我没心没事养乌龟玩,不过老亮你这个乌龟先借我玩一会,一会儿我还给你。”



    孙杰:“不行,我还没摆弄够呢。”



    李立安手快,一下子将那个罐子从孙杰的桌子上将抢到手里。



    李立安:“嘿嘿,小抠,我一会还你。”说完回到了座位上。



    孙杰本想追回来,可是在他刚走出座位的时候杨老师走了进来,杨老师看见所有人都在座位上看书,而孙杰站在座位旁的过道上,于是喊道:“孙杰,你要干嘛?”



    孙杰看见老师来了,没好气的找了个借口,“没事,笔掉了,我找笔。”



    李立安拿到自己的座位后将罐子放到他与艾立东中间的地上,孙杰看了看自言自语到这个乌*和老亮的头真像,然后伸出手去触碰乌龟的头,乌龟被碰到后将头缩进了壳里。艾立东看了后觉的有意思,也伸手摸了摸乌龟壳。



    下课后李立安按约定将乌龟还给了孙杰。



    这一个礼拜来,孙杰几乎天天将乌龟带到教室里偷偷玩弄,晚上就带回寝室。



    在星期的时候,杨老师的英语课上,杨老师正在黑板上写着英语句子,突然听到有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接着听到班级的后面一阵躁动。



    其实是孙杰的罐子从孙杰的桌子里掉到了地上,小乌龟掉在地上,此刻小乌龟正奋力在过道上爬着,爬到了孙杰右前方的一个同学附近。孙杰小声对那个同学喊话,意思让那个同学把乌龟给他抓住,可是那个同学没太听清楚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正在这时老师走了过来,看到了乌龟。



    杨老师:“这是谁带来的乌龟?”



    教室里一阵安静,没有人回话。



    杨老师有些急了,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教室里还是一片寂静,没人承认。



    杨老师真的急了,抓起了乌龟,走到了讲台旁的窗户旁打开了窗户。



    杨老师发怒了,“好,你们没人承认是吧,如果再没人承认我就将它扔下去!”



    孙杰在犹豫要不要承认,正当他要承认是他带来的,在他刚张嘴说是我的,别扔的时候杨老师将小乌龟扔了下去。



    杨老师听到了孙杰承认的声音但是她已经将小乌龟扔了下去。



    孙杰没想到老师真的会将小乌龟扔了下去,但是眼看着杨老师将小乌龟从三楼扔了下去,孙杰有些发怒了。



    孙杰大声喊道:“你凭什么把它扔下去?”



    杨老师:“学校不忍许把宠物带到教室你不知道么?”



    孙杰没有说话,而是起打算跑出去去看看他的小乌龟怎么样了,在他经过杨老师边的时候杨老师将他拽住了,“你给我回来,现在是上课时间。”



    孙杰突然大声喊了一声,“你别拉我,放手。”说完已用了挣脱开来,跑出了教室,留下杨老师惊愕的愣在原地,嘴上说“你……”教室里的同学被这一幕惊得鸦雀无声。



    杨老师让同学们先上自习,说完她走出了教室。



    杨老师刚走出教室后,教室里立刻想炸开了锅似的,同学们纷纷议论起来。



    李立安:“哎,怎么弄出这种事出来,孙杰这小子今天要倒霉了。”



    潘文:“不知道那只乌龟死没死。”



    艾立东:“应该不会,乌龟有壳保护自己。”



    李立安:“你傻啊,那么小的乌龟从三楼掉下去,那点壳有个用。”



    在他们讨论的时候王小帅一直在窗户旁往下望,突然他喊道,“大家静一静,孙杰上来了。”



    教室里突然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教室里的同学们听到走廊里传来了杨老师和孙杰争吵的声音。



    两个人的声音都很大,艾立东听到老师责怪孙杰的声音和孙杰骂老师的声音。从孙杰的声音中艾立东可以确认小乌龟死了,而一向调皮捣蛋的孙杰哭了。



    作者题外话:

重要声明:小说《翼之梦·内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