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三十五章:紫陌红尘

    忽然,门扉后暗青色影一动。



    “谁?”微雨出剑,浅浅地刺入那人的右臂。



    “慢,”楚尘玉一闪,挡在微雨剑前,“让她走。”



    只见门后,南宫如梦一手按住伤处,飞快地逃出了拂云楼。



    “刚才我说的都记住了?”楚尘玉脸上泛起一丝莫测的笑。



    “是。”微雨躬答道。



    “那就全忘了,”楚尘玉眼中闪现着锐利而冷漠的神色,“暮色降临之时,攻入太平帮。”



    她眼中的锋芒愈来愈盛。



    三街巷。



    这里是太平帮总坛所在地,原本是极为闹的市井,自从太平帮驻扎在此,争斗不断、纷争四起,竟也益没落,透出几许荒凉。



    “九哥!”



    南宫如梦一路飞奔,扑入三街巷中的紫陌亭中时,仇九正在和几名属下举杯痛饮。



    “帮主,听说您明要纳翠云楼的红裳姑娘为妾?”



    “你小子!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啊!”仇九笑笑,对那人挥了挥手。



    “红裳姑娘这一来,帮主您可就有九房姨太太了啊,只是不知,帮主夫人这位置谁来补上啊?”



    “那还用说,定然是南宫大小姐了!”



    “去你的!少在这里提那个黄毛丫头!提起来我就来气!什么都横插一脚,连我纳个妾还要偷偷摸摸的背着她,还是把她早点嫁出去的好,少在我面前碍眼!”仇九不耐烦地说道。



    “可是,南宫大小姐对帮主您的心意,明眼人可都是看得出的……”



    “她自己要送上门来,我有什么办法?你若喜欢,那不如送给你?”



    “帮主说笑,岂敢岂敢……”



    “九哥!”



    南宫如梦忽地闯入紫陌亭:“九哥,大事不好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喝酒?”



    “能有什么大事?”见是她进来,那几名属下顿时噤了声,仇九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冷淡地说。



    “拂云楼明一早要攻打我们太平帮!九哥,你还不赶快召集部众去准备抗敌啊?!”南宫如梦急道。



    “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仇九冷冷一笑。



    “九哥,我今正午在落阳楼行刺拂云楼主,不料没有成功,还被他们捉了回去,今夜趁他们不备,我逃了出来,临走时我听到他们的谈话,说是明一早要来攻打太平帮。”



    “如梦,我看你是这几天玩得疯了累坏了吧?你去行刺拂云楼主?居然还能趁她不备从拂云楼逃出来?你以为那是寺院后花园,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么?”仇九不屑地笑笑,“拂云楼主,岂会有如此大意的时候?”



    众人也都纷纷说道:“大小姐,你一定是听错了,这么机密的事,拂云楼主又怎么会让外人轻易知道呢……”



    “可是,我……”



    “好了,你回去歇着吧!这点儿小计策都看不出来,要是你能那么轻易从拂云楼偷听来报,除非你是细!”仇九不耐烦地挥挥手,“二当家,送大小姐回去!”



    “不要你来送,我自己走!”南宫如梦两眼含泪,转离开了三街巷。



    “南宫小姐莫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巷口,微雨静静地立着,笑问。



    “这里是太平帮的地盘,你来做什么?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九哥立马会杀了你!”这话,南宫如梦说得颇有些底气不足。



    “哦?你的九哥会不会出手,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微雨轻掠了一下额前的头发,“他连你的伤势也不关心,你的话也不信,他还会为你出手么?”



    “不管怎么说,我们太平帮可是名门正派,从不做那些趁火打劫、掠人财物的苟且之事!”南宫如梦愤愤地说道。



    “是不是名门正派,到时候你自会懂得,又何须我多言?”微雨淡淡一笑,“只不过,近来江宁城中盛传太平帮帮主要纳翠云楼红裳姑娘为妾,这事,南宫小姐竟然不知?”



    “什么?他……九哥他要纳红裳为妾?这不可能!九哥一向为人正派,又怎么会娶一个青楼女子?”南宫如梦顿时失措,颤抖着声音说道。



    “纳妾而已,并非娶妻,南宫小姐有何必如此失态?”微雨继续不依不饶。



    “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要去找九哥问个明白!”南宫如梦转走。



    “跟我走!”微雨出手如风,已点了微雨几处道,抓住她的素腕,影一闪,离开了三街巷。



    



    “仇九是个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太平帮自任无心病逝后,仇九夺取了帮主之位,这些年来,也做下了不少不义之举,掠取了不少不义之财,起初,念在南宫如梦是他的小师妹,在她面前,倒也收敛几分,近来,太平帮在仇九手中声势益壮大,便愈来愈不把南宫如梦放在眼里,与一批趋炎附势的属下肆意胡作非为,掳掠,无恶不作,只是这一切都瞒着南宫如梦。”



    暮,黄昏。



    在前往三街巷的路上,微雨听楚尘玉不徐不疾地说道。



    “杀仇九犹如杀一条狗,费不了多少工夫。”楚尘玉漠然地说。



    “楼主,那南宫如梦该如何处置?”微雨问道。



    “既然仇九把她保护的那么好,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统统不知道,那么,我们也该做一点儿什么才对,”楚尘玉轻轻咳嗽了一声,问道,“微雨,你觉得摧毁一个人,一个女人,最简而易行的办法是什么?”



    摧毁一个女人,最简单的办法?



    一路上,微雨都在苦苦地想这句话。



    直到紫陌亭中,碧梧成荫,楚尘玉静静地坐在石桌旁,悠闲地品着佳茗,亭外,已是喊杀声四起,刀光四起,血光飞溅。



    她就这么静静地捧着茶盅,轻轻呵口气,再细细地品。



    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离紫陌亭不远处,仇九正在浴血奋战,虽说是花天酒地惯了,整流连于温柔乡,但武功倒也没怎么拉下,一柄大刀,使得呼呼生风,眨眼间,已然砍翻了好几名拂云死士。



    仇九心中怒气正盛——他又如何不怒?昨夜与属下正在紫陌亭中痛饮,一夜过后,这紫陌亭竟成了楚尘玉的地盘,今清晨,刚刚迎娶回第九房姨太太,眨眼间,强敌在即!



    一阵刀风,扫下几片梧桐树叶,落在楚尘玉的白衣上。



    “我们来了有多久了?”楚尘玉拂落树叶,转头淡淡地问微雨。



    “已有半个时辰了。”微雨答道。



    “拖得太久了,这时辰也够了!”



    楚尘玉眼光一边,白色的影一晃,已然在紫陌亭外。



    碎澜青锋,剑光忽现。



    一眨眼,楚尘玉已经回到了紫陌亭中,端起茶盅,垂首咳嗽了几声,只有衣襟上溅上了一小片血迹,证实刚才的出手。



    亭外,仇九当被剑洞穿,已然毙命,双目仍旧圆睁,直直地望着天空。



    “回去吧,剩下的事,交给拂云死士料理,看他这幅样子,想是舍不得他那位刚刚过门的如夫人,”楚尘玉抬袖轻轻拭去唇边的茶水痕,“那就一并杀了,免得他在曹地府孤单。”



    微雨不一惊——杀掉一个不会丝毫武功的弱女子……楼主何时变得这等不近人了?一抬头,正迎上楚尘玉冰冷的目光,只得把到了唇边的话咽了回去。



    “九哥!九哥!”



    听到这声音,楚尘玉微微皱了皱眉头,但那唇间,依稀有笑意。



    只见南宫如梦提着剑,一路飞奔,闯过紫陌亭,见到仇九的尸,愣在当场:“九哥……”



    抬头,面前是渐渐近的拂云死士。



    “啊……”南宫如梦忽然大吼一声,转向总坛正堂跑去,很快,消失在一扇红门之中。



    “楼主,要不要派人抓她回来?”



    楚尘玉脸上泛起莫测的笑:“无需劳神,她自会回来。”



    “为什么?”



    “她该知道的事,现在她自然会全部知道。”楚尘玉淡淡地笑了。



    她该知道的事……微雨一愣,待回过神来,不由得心惊,难怪,楼主会说,摧毁一个女人,最简单易行的办法……



    在那小小女子的心中,她的太平帮,是名门正派,侠士豪客无不聚集于此,他的九哥,是她心中的神明——使得一手好刀法,为人果敢、坚毅,就算平素对她不理不睬——那兴许是他太累了吧?



    然而,摧毁她的信念,却只需要一瞬,让她明白原来太平帮是如此的藏污纳垢、胡作非为,自己的九哥又是个多么荒无度、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楼主,这样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不管是人或物,如不能为我所用,必毁之。”



    楚尘玉的眼眸依旧冷冷的,不带丝毫感



    饶是跟随拂云楼主时已久,微雨心中也不由得渐渐升起一丝寒意——这样的拂云楼主,陌生得让她既敬且畏……



    夜幕,竟零零星星地落了几点细雨。



    回首,紫陌亭,寂寞地淹没在红尘烟雨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