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江湖秋水多 第三十二章:天南云荒

    “那件事,你打算一直瞒着楚楼主?”



    避开了众人,喻秋寒淡淡地问。



    “如果我现在告诉她,她会原谅我吗?”萧临夜叹了口气。



    “这不是你的错,”喻秋寒一字一顿地说,“尽管当年错在义父,但义父的一生也在为之赎罪。”



    “该知道的,她早晚会知道,”萧临夜微微蹙眉,“以她的子,她不会容忍……”



    “《楚氏秘典》既出,一切都重见天了。”



    说完这句,喻秋寒忽然顿了顿。



    喊杀声,近,渐近,越来越近。



    “地宫里的人,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交出楚尘玉,可以饶你们不死!”



    顾齐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朝廷鹰犬!”喻秋寒冷冷地一笑,并不出手。



    另一旁,楚尘玉、凌霄、季莜蓝与惜月运功疗伤后皆已醒转,楚尘玉冷冷地说:“想抓我,也得看看自己是谁……”说毕,心口一痛,微微皱眉。



    “落落……”



    一抬头,看见凌霄正抬头望着自己。



    “我没事。”



    脚步声,越来越近。



    “师妹?你怎么……”



    剑光,秋水。



    众人应变未及,只见柳青岚强撑一口气,秋水剑飞出,稳稳地刺入顾齐口,直没剑柄。



    “你……”顾齐惊惧地看着口,又望望柳青岚。



    “我没有理由,但你必须得死。”



    柳青岚怨毒地说。



    转,望向众人,手中多了一卷破旧的书卷:“秘典在我手中,你们……”



    话音未落,铁索飞出,柳青岚已然应声倒地。



    铁索收回,剑尖带有一丝淡淡的血痕。



    凌霄取下《楚氏秘典》,递给楚尘玉:“不管楚九州是不是你的生父,这秘典毕竟应该属于你,如今,虽不算完璧,好在物归原主。”



    “多谢你。”望向他,楚尘玉点头说道。



    “来了那么久,我们也该出去了。”凌霄笑笑。



    他的笑,不同于喻秋寒的冷傲,如云散出。



    



    “老蓝,来时可曾见过云护法?”出了地宫,楚尘玉问道。



    “见过他啊,他说,会在此接应,照说,如果有他接应,顾齐无论如何不应该进入地宫的啊。”季莜蓝挠挠头。



    “公主,楚楼主,喻公子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处等候我们。”惜月快步走过来说道。



    “等找到了云护法,我们自会前去,你且去吧!”季莜蓝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惜月,“那么多人,你眼里只有喻公子么?”



    “我……”惜月脸庞微红,“公主不要取笑惜月。”说毕,转离去。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楚尘玉冷冷地瞥了一眼季莜蓝。



    “难道……云护*遇到什么不测?”季莜蓝讶道。



    “但愿不会,近年来变故,拂云楼部众折损大半,我的感觉很不好……”



    “那……那是谁……”季莜蓝一转,指着不远处的宫墙边,惊问道。



    “幽云!”



    一眨眼,楚尘玉已然飞赶来,倒在地上那人正是幽云,浑竟有几千处剑伤,周模糊,鲜血染红了素衣。



    “楼主……属下……属下无能……”幽云见是楚尘玉赶来,用勉强保存下得一口真气费力地说道,“云州不保……是萧……萧-临-夜的命令……属下不是对手……”



    “你说凶手是谁?”楚尘玉一惊,扶住幽云的肩,问道。



    “萧……萧临夜……我认得他的剑……”



    幽云费力地说完,仿佛耗尽了全气力,缓缓地放开了手,双目圆睁,已然气绝。



    “萧临夜……”季莜蓝愣愣地问,“怎么会是他?不应该……”



    “我也希望不是,但你知道云护法的为人,他可曾有过丝毫欺瞒,何况,云州,我知道他不会应的如此轻易,”望着幽云的尸,楚尘玉伸手,缓缓为他合上双眼,“吩咐南越分楼的部众,厚葬云护法!每到清明,我会亲自来来祭扫。”



    楚尘玉起,向前走去:“走吧,我们也该去会合他们了。”



    她微微回头,对季莜蓝说道:“记住,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提!任何人,都不可以!”



    夜寒,眸子,冷如星。



    单薄的城墙弯弯曲曲,如一道螺子黛染过,笑意渐冷的眉弯。



    远处,云山荒凉。



    月冷,云横。



    清俊的男子坐在轮椅上,眉目温和儒雅。



    冷傲的少年微微侧,斜倚着一棵柳,他的旁,是明眸皓齿的红衣少女。



    俊逸的剑客站在一旁,抱着剑。



    “她注定是你的,这是宿命。”凌霄微笑着说,眼神落寞,但却并不落拓。



    “凌兄……”萧临夜望着他,却不知如何开口。



    “答应我,不管如何,替我照顾得她周全,”凌霄笑了,“我当然相信你。”



    “我答应你,”萧临夜望向他的眼睛,“你知道,这份感,我能给予她的不比你少。”



    而后,萧临夜心中不由得一叹:“如果她真的知道了真相,还会原谅自己么?”



    “我说过,我当然相信你,”凌霄微笑,复又望着月,“我该走了,如韵应该还在长安镇。”



    “你要走?”



    缓步走来的,是楚尘玉与季莜蓝。



    “落落,我该回揽月城了。”凌霄微微笑着说。



    “你……”楚尘玉言又止。



    “何须多言……”凌霄转,略略回头,深深地望着楚尘玉眼睛。



    “何时想念,何时相见。”    



    那笑容,依约婉转,定格,成永恒。



    “小城主他走了……”季莜蓝皱了皱鼻子,一转头,惊喜地叫道,“秦襄哥哥!”



    “秦兄!”萧临夜拱手道,喻秋寒只是淡淡地点头一笑。



    秦襄笑着还礼,转向季莜蓝,说道:“怎么?你是用鼻子闻出来的么?”



    “嘿!我又不是狗,哪来这么灵的鼻子……”季莜蓝吐吐舌头。



    “秦师兄,怎么你还在南越?”楚尘玉问道。



    “我一直都在明察暗访,从未离开,”秦襄微微叹气,“萧墙祸起,我也救不了他们,何况,为人鹰犬、滥杀无辜,早已失了捕快的本分。如今,一切总算了解,我也该回京师了。”



    “那穆烈要治你的罪要杀你怎么办?”季莜蓝问到。



    “不会,”秦襄肯定地说,“现在我虽仍是刑部总捕,但现下刑部已成立‘天下堂’,召集天下名捕,但凡办案行事,凭‘天下堂’令牌皆可免罪。”



    “秦师兄,顾齐师兄的事,我很抱歉。”楚尘玉垂首说道。



    “这不是你的错,他犯下的错,就算今不死,罪也早晚要治,”秦襄问道,“关于楚氏一族的事,我还是会继续追查。”



    “楚九州前辈若是泉下有知,也会瞑目的。”楚尘玉说道。



    “这件事,我自会追查到底,只是眼下‘天下堂’还缺人手,只怕还要假以时。”



    “秦兄,”一旁的喻秋寒突然开口,“你说‘天下堂’尚缺人手?”



    “是,建立之初,未免有太多不便之处。”



    “那你看我如何?”喻秋寒微微扬眉。



    “你?”秦襄一惊。



    “二弟,你要去‘天下堂’?”萧临夜皱眉。



    楚尘玉与季莜蓝皆是十分惊讶地望向喻秋寒。



    “难道瞎子便不能做捕快?”喻秋寒冷冷地剔起一只眉毛。



    “喻公子有此意,当然是‘天下门’之幸,只是……”秦襄笑着,看了一眼萧临夜。



    “大哥,我去意已决。”喻秋寒淡淡地对萧临夜说道。



    “二弟,你……”深知眼前这位兄弟决定的事自是无人能改,萧临夜只得叹了口气,“你……多保重。”



    “公子……”惜月深深地望了喻秋寒一眼,“公子,你……保重……”



    喻秋寒微微垂首,向众人一揖:“秦兄,我们回京师吧。”



    “临别仓促,大哥见谅。”转,对萧临夜说道。



    两个影,终于消失在苍茫月色与云海之中。



    又辞别了返回乌苏的季莜蓝与惜月,城外,只剩下萧临夜与楚尘玉。



    楚尘玉看着月,萧临夜看着她。



    月正中天,云山荒凉。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试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